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正文 第二十章 废墟域

正文 第二十章 废墟域

    “哗!”

    璀璨刀芒劈在了那晶莹白色鳞甲之上,锋芒透彻,贯穿全身,雨蛟王都感受到了自己身躯的颤抖与惊然。

    “噗!”

    血液冲天而起,那雨蛟王的身躯被那刀芒凌空斩过,它虽避开了头颅,但整个颈部以下却被彻底撕开,瞬间扩大成为了一道六七米长的巨大伤口。

    要知道,雨蛟王此时的体型也不过就十米而已,这是近乎剖腹一般的酷刑,甚至,那刀芒切开了它的腹腔背部,令它的背部生疼。

    这一刀,差点将它破个对穿。

    ...

    那平静湖底中。

    “江寒!”雨蛟王低吼,它的心中,尽是后怕,那一刀,差一点,差点就将它彻底斩杀。

    它虽然躲过了这一刀,但体内真元消耗殆尽,伤势极重令它近乎死亡,已经伤到了生命本源,想要彻底恢复过来,起码要消耗数年来修养。

    “不过,值了。”雨蛟王摆动尾部,低吼道:“二弟,三弟,仇我已报,希望你们能够心安转世。”

    直到此时,亲眼见到江寒被那漆黑洞口吞噬,它的心中才好受些。

    “这一战后,这江北怕也不能呆了,我还是顺着延江,找个地方好好修养身体,再前往圣国。”雨蛟王心中思索着:“当初大妖时得到的传承功法,我出来后突破到天元境这几年,刚刚修炼完了上篇,唯有借助圣国的资源,才有将下篇修炼完成的可能!”

    思索着,雨蛟王也不愿再停留在这里,即使它自幼长大于此,但一想到那漆黑洞口,它的心中就发憷。

    轰!

    猛然一窜,雨蛟王已划开流水形成一通道,朝着湖泊外的河道而去。

    不久,

    一道金光窜来,停留在了大湖之上,发出了凄厉的嘶吼声,在那湖面上,回荡不绝!

    ******

    江寒感觉身体被彻底禁锢住,转眼,就已被那漆黑洞口彻底吞噬。

    紧接着,眼前的洞口彻底合拢,之前的湖泊水底景色,就如虚幻一般,彻底消散。

    此时,周围,一片漆黑。

    突兀的,一股无形的力量将他包裹住。

    这黑暗中,没有上下左右之分。

    “不好!”江寒的心中一紧,他感觉自己和小盘的灵魂联系被切断了。

    突破天元境后,他的神魂之体在质上提高了十倍,与小盘的灵魂联系更加密切,即使相隔万里,他们都能模糊感应到彼此的存在。

    而此时,那种冥冥中的灵魂联系,随着那漆黑洞口的封闭,彻底消失。

    “我已远远离开了江北郡!”江寒的心中顿时明悟。

    如果他依旧在江北郡的范围,则表示这个地方隔绝了那冥冥中的灵魂联系,以江寒所了解,即使是传说中的圣者都做不到这一点。

    更大的可能,那漆黑洞口是一时空通道,他来到了距离江北郡无比遥远的一处地域。

    “希望是另外一个大世界或者小千秘境。”江寒暗道。

    江寒从典籍中了解过,这诸天星河有着一个个大世界,一个又一个神奇浩瀚的天宇,偶尔宇宙星空发生扭曲会偶然形成通道,贯穿连接两个世界,将偶然路过的生灵传送过去。

    不过,江寒也清楚,抵达一个安全地域的可能性很低,那雨蛟王敢动手,怕是有着极大的把握让自己陨落,这次,对自己来说,无比的危险。

    “不论如何,我都要尽自己所能,活下来!”江寒扫视着四周,希望能得到一点有用的讯息,可惜,依旧是无尽的黑暗笼罩。

    他的心,已冷静到了极致。

    地狱九万年,从转世的那一刻,江寒就知道自己要走的路是何等艰难,只是,他从未放弃过。

    “我想要要成为如同十殿王那样的绝世存在,一言可令轮回,一语可慑诸天。”江寒的目光幽寒:“这条路,何等难?怎么可能不碰到生死危险?哪一个强者,不是从尸山血海中杀出?纵然真的陨落在此,也无悔!”

    “轰!”

    那包裹江寒的无形力量突然消散。

    江寒感觉周围一阵涟漪泛起,原本漆黑一片的空间已变得光明,自己已悄然落在了地面上。

    “嗯?”江寒心中警惕,眼眸微动,入眼景色令他顿时惊愕。

    一片荒凉的大地之上,地面开裂,沙粒石块随处可见,放眼望去,是一座座废墟崩塌的大殿,那破灭的殿宇上散发着古老腐朽的气息,瓦砾遍地,有的楼阁甚至崩塌成为了戈壁山丘,近乎于沙化。

    这里,是一片死地,因为,江寒没有看到任何植物,哪怕是枯萎的,也没有见到任何生灵。

    而大地之上,是无尽璀璨的星空,一个个星辰绽放着自己的光芒,遥远的只有点点星光,这些星辰,映衬大地,不断变幻轨迹。

    “这里,是什么地方?”江寒有着震惊了,那一座座大殿,有的高达数千丈高,宛若一座巍峨高山,那楼阁顶部,有着一个个被轰破的大洞,似乎是被某种重物轰碎崩塌。

    弥散来的,是一种沧桑与枯寂之意。

    一座座殿宇楼阁相连,可以想象这里昔日的繁华盛景,江寒甚至有一种感觉,这个地方在其全盛时期,其繁盛怕是丝毫不亚于冥域都城。

    而江寒自身,恰好处于一座高大雄伟,却又破败不堪的祭坛之上。

    “这就是雨蛟王所说的死地?”江寒轻轻起身,没敢冒动:“是一位绝代强者留下的传承地?还是一超级势力的葬灭地。”

    浩瀚天宇,无尽岁月来不知诞生过多少风华绝代的至强者。

    往小一点说,仅他现在所在的这方大世界,国度数量就不少,一代代以来,有着无数圣者陨落崛起,再向前推,这大地上的一次次国度战争,乃至中古纪元时代的屠神战中,陨落了不知多少仙神。

    一位位神圣者,或是主动,或是无意的,总有的会流下传承,这些传承之地,可能是一片废墟域,可能是一座小世界,也有可能是洞天古地。

    也有一些超级势力,在一些劫难或至强者的对决中被打的崩塌沉灭,形成了特殊时空。

    这里,可能就是那样的神秘地带。

    突然,低头,江寒看着自己脚下,那一块块破碎的巨石都被尘埃遮蔽。

    蹲下,伸出手,江寒轻轻一挥,那尘埃被扫到一旁,巨石上,出现了一副破碎的画痕。

    漫长时光,一切都已被掩埋在了这历史的尘埃中,这画痕也已模糊不清,江寒也只能勉强看清这图案的最下端,有着疑似尾羽的翎羽飞扬。

    整个图案,似乎是一兽类图腾?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