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正文 第十章 必须死

正文 第十章 必须死

    “咳!咳!”江寒忍不住的咳嗽起来,那心中的疼痛令他整个人都忍不住的颤抖。

    “噗!”

    一口鲜血,直接吐在了地上。

    周围的江氏族人们,心中顿时一颤,他们都知道江寒那可怕的实力,可此时,他竟然吐出了鲜血,他们都知道,这是心头血。

    江寒一挥手,一股无形的力量波动,原本崎岖的山坡就已经变成了平躺光华的地面。

    心念一动,那少女白色衣衫上的鲜血和泥土已悄然消失。

    轻轻低头,江寒浅浅吻在了少女的额头上,嘴角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然后才将少女轻轻放下。

    闭着眼的林夕,除了脸色苍白了些,就仿佛是,刚刚睡着了一样,依旧是那样的动人。

    江寒缓缓起身,他的面色恢复平淡,心中却早已杀意滔天。

    雨蛟王!

    “寒儿,节哀!”江阳川走到了他的身旁,手放在了江寒的肩头,轻轻叹息道。

    他是看着林夕和江寒一起长大,虽然他不知道江寒为何一直不接受林夕,可又怎么会不明白两人的情谊。

    江寒是江氏的领袖,但在旁人的眼中,林夕又何尝不是江寒的身边人?

    一座竹山,只有林夕能随意进出,一盒饭食,只有林夕能送,闭关修炼,只有林夕能够守候,江正夫妇的居所,只有林夕能够进入打扫。

    一切,其实已经明了,只是,江寒过不了自己心中那一关罢了。

    “罢了!”江阳川轻轻叹息。

    有些事情,终究无缘。

    生活在这片大地,江阳川经历了太多的悲欢离合,当年山庄初建时,他还不过是一个幼童,看着父亲与一方方势力交手,看着自己的母亲倒在了血泊中,看着自己的两个哥哥被无情杀死。

    那是的他,只能默默看着,默默承受。

    这个世界,有亲人,有爱情,有一切美好的事物。

    可同样不缺的,是残酷!

    他清楚,唯有时间,时间才能抹去心中的伤痛,旁人的话,再多,也无用。

    江寒轻轻闭眼,眼角,有着泪花。

    许久。

    再睁眼,已无一丝泪痕。

    江寒轻声开口:“六爷爷,那妖王,可真是雨蛟王?”

    他声音平静,却冰寒彻骨,谁都能听出那其中的蕴含的无尽杀意。

    “和讯息中的一般无二,若这北行山脉再无第二头白蛟妖王,当是它。”江阳川凝重道,他不骗江寒。

    江寒低头看向了地上躺着的女孩,轻声道:“六爷爷,你们先行撤退,全部回到洪城中去,这北行山脉,怕还没有彻底安全。”

    “明白。”江阳川点头。

    “这是我写给爷爷的,你也可以看看,按照我的安排做,尽快!”江寒翻掌,手中出现了一叠白纸宗卷,上面有着他之前早就想着的一系列安排。

    在飞行回来的路上,江寒就已计划好一切,只是没有时间和爷爷江阳山细细说罢了。

    江阳川接过,快速看了一页,心中顿时一惊,连忙道:“小寒,这都是真的?”

    “这只是我最坏的预估!”江寒摇头道:“对方在整个帝国都属于顶尖氏族,我们必须要做万全准备,若无事自然是最好。”

    “我明白了,我现在都动身去洪城。”江阳川也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

    江寒点头,看向了地上躺着的白衣少女,轻声开口:“爷爷,在我回来之前,给林夕准备一水晶棺,托付给源玉,不要安葬,等着我!”

    “寒儿,你要干什么?”江阳川心中闪过了一丝不好的念头。

    “去一趟北行山脉!”江寒道。

    话音未落,江阳川还没来得及反应,江寒双腿已轻轻发力,整个人已冲天而起。

    竹山上的江氏族人中,都不由望向了天空。

    这场灾祸,不单单死了林夕一人,整个江氏山庄,死了足足上千人,这死去的人中,有他们的兄弟,有他们的儿子...

    他们没有实力去搏杀妖王,不能报仇,只有默默祈祷,祈祷着江寒能够斩杀那头绝世妖王!

    天空中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山间的尽头。

    ...

    脚踏飞刀,一身青衣的江寒冲天而起,转眼间,就已经越过数座大山,进入了那北行山脉的深处。

    “雨蛟王,早知道,当时拼着那岩石尊主出手,也该乘势杀了你!”

    此时,江寒的眼眸,冰寒的可怕,身上的煞气没有丝毫压制,令人心悸不已。

    “洛一大哥和荼蘼仙子都说过,这血祭兽潮已经结束,以他们的见识应该不至于骗我,还有那时空神器的说法,想来是真的。”江寒心的杀意越来越强,却未失控,而是在不断思索着。

    “那岩石尊主若真想杀我,当日就能够动手了,凭荼蘼仙子他们,怕还保不住我。”江寒想的很透彻:“即使后来那岩石尊主有别的想法,再生出了杀我之心,他也大可在江氏山庄等我,直接擒杀,岂不更轻松?”

    在岩石尊主面前,自己没有丝毫反抗之力,要镇压自己,对那等强者来说,太轻松。

    “这雨蛟王,仅仅是泄愤一般毁灭了我江氏山庄,尔后就匆忙逃跑,为什么?”江寒的眼神冰寒至今:“它在害怕,害怕我人族的先天强者。”

    江寒有八成把握,那岩石尊主已离开了北行山脉回到东元妖国。

    若只有雨蛟王这一头妖王,江寒不会有丝毫畏惧。

    “小盘,你在这北行山脉中呆了这么久,你看看,最近的大妖在哪里?”江寒的声音响起。

    小盘从衣袍中爬了出来,它感觉江寒的心神很不平静,连忙道:“老大,你先平静一点,夕姐姐走了,我也很不好受,我们一起找那雨蛟王报仇,但你冷静一点。”

    小盘很担心江寒。

    “告诉我!”江寒轻语。

    “就在前方十里的那座山峰背面的瀑布下,有头犀牛大妖。”小盘连忙道。

    “好,我们去找它。”江寒点头。

    “夕儿,你等着,我会杀了这雨蛟王,我一定会杀了它!”江寒的心中,冰寒无比。

    脚下飞刀,爆发出了耀眼的光芒,速度暴涨。

    江寒的性格,本就是至情至性。

    前世九万年的沉寂,他心中留下的,是恨意与杀意交织,而这次,他的心中,只剩下杀意,那无法压抑的杀意。

    人,唯有真正失去的时候,才会懂得自己到底失去了什么。

    林夕在时,江寒没有在意。

    可是,当那个少女真的走了,真的闭上了眼,再也无法叫他一声‘公子’。

    江寒的心,才真正的疼,才明白,那个少女,确实在自己心中占据了一席之地。

    或许不是爱意,也不是纯粹的亲情,此时此刻,江寒也不愿再多想。

    人已死,多言无用。

    “前世的我,是没有反抗的能力,可这一世?”江寒的眼眸,变得赤红,他的心中,那杀意就犹如滔天的洪水,再无法阻挡。

    “雨蛟王,你必须死!”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