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正文 第九章 何如当初莫相识

正文 第九章 何如当初莫相识

    时间流逝。

    江寒一路越过大山,看见了不少梯田,其中的很多谷物已经被收割。

    “咻!”破开之声传播而去,江寒和小盘已接近江氏山庄。

    “老大,到了!”小盘的声音响起。

    “到了!”

    此时,远远的,已能够看见那座庞大靠近北行山脉的堡垒,那是自己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自己在这个世界的心灵安息之地。

    可是此时。

    原本如画般连绵不绝的山林已经被摧毁大半,那之间坚固无比的山庄堡垒也崩塌大半,在兽潮战中都未毁灭的城墙此时却垮塌了,那一座座被摧毁的房屋,有的人还躺着,在痛苦呻吟着,一旁有人在照顾着...

    更多的,是那那一具具沾染血祭的尸体。

    “夕儿,我回来了!”江寒的目光落在了那山垒之上。

    即使心中早有准备,可是,当真的看到这一幕,他的心中,那一股股杀意依然忍不住涌起。

    当年的绝尘没能毁掉江氏山庄,那日的十万妖兽攻山,都没能毁灭江氏山庄,可今天这一切,却被全部毁了,都被毁了,“雨蛟王!”

    “嗯?”江寒转头:“夕儿!”

    那片原本四季如春的山峰,此时已变成了一片废墟,连整个山头,都仿佛被削掉了大半,而在山上,还有着人影闪动。

    “竹山!”江寒极速朝着那座近乎废墟的山丘而区域,降落而下。

    “六爷!”

    “六爷回来了!”

    不知是谁,看见了江寒,顿时,一个个人都抬头看了过来。

    江寒已直接降落到了竹山之上人员聚集最多的地方。

    “小寒!”一身血迹的江阳川大步走了过来,脸上有着焦急。

    “六爷爷。”江寒已经冲到了江阳川的身旁。

    “我没事,你快去看林夕吧,她在...”江阳川还没来得及开口,江寒已急速窜去。

    江寒的感知和速度何等之快,转瞬,他就已来到了一斜坡处,这里周围已站着了不少人。

    他一眼就看见了那斜坡小路上躺着的白衣少女,那往日无比熟悉的身影。

    闪电般,江寒窜到了她的身旁。

    “噗!”少女突然大口喘着,鲜血从嘴角溢出来,流了下来,她的白色衣衫上,早已满是泥土和血迹。

    这一幕,令本就担忧不已的江寒心中一颤。

    “夕儿!”江寒连忙将林夕接过,可少女依旧处于昏迷中。

    他的心,不知道为什么。

    这一刻,很疼很疼。

    江寒看着林夕,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就轻轻握住了她的手,想要输入自己的真气,去护住林夕的心脉,他已经看出,林夕的体表没有伤,是体内腑脏受了极大伤势。

    “六爷不可,林夕姑娘的心脉已断绝,经脉层层断裂,受不了那真气冲击之力。”旁边的灰袍中年男子连忙道。

    江寒的眼眸一瞥,低吼道:“你说什么?”

    这灰袍男子,是山庄中最好的大夫。

    那眼眸中的寒意令这灰袍中年男子心中一颤,

    “六爷,我没骗你!”灰袍男子苦笑:“按道理,这样的内腑伤势寻常人坚持不了一刻钟,可林夕姑娘却已坚持了超过两个时辰。”

    大夫的话,令江寒心中颤抖。

    心脉断绝,这种伤,他确实救不了,甚至是先天强者都救不了。

    灰袍大夫苦涩笑道:“林夕姑娘已昏迷了数次,只是一直呼唤你的名字,我甚至不敢动弹她半分。”

    “一直呼唤我的名字?”江寒的眼前一阵模糊。

    江寒身旁的柔弱身影,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努力挣扎着身体,想仰头看过来,

    “公...公子...你终于来了。”林夕似乎感受到了什么,竟在这一刻醒了过来,努力睁开了眼,她的脸色已无比苍白。

    两人的眼眸,对视在了一切。

    “夕儿。”江寒看着那殷红鲜血,心如绞割。

    “公子!”林夕露出了微笑,她的声音若有若无,连嘴唇似乎都难以张开,说话间,甚至都不断有着鲜血溢出。

    “夕儿,你别说了,你别说了!”江寒连忙道。

    “不,再不说,就没机会说了。”林夕颤声道:“公子,我原本以为见不到你了,没想到走之前,老天还能满足我这个愿望。”

    “夕儿,你不会有事的,不会的。”江寒连忙道,他的心在颤:“我一定会把你救好的。”

    “公子,我有些冷,你能抱着我吗?”林夕轻声道。

    江寒毫不犹豫,将林夕的上半身抱入了自己的怀中,用手臂轻轻揽住了林夕的头,忍不住用脸,贴住了她的脸颊。

    “公子,我们一起四年,你从来没有这样抱过我。”林夕笑着,声音很轻:“没想到,有一天,公子你也会抱着我。”

    “夕儿。”江寒急促道。

    “公子,我是不是很贪。”林夕轻声道:“我本就一个普通女孩,被公子收留,已是万幸,还想要公子娶我,是不是很贪心?我知道公子你,还要去救母亲,还要报仇,还有好多好多事情要去做,不可能和我成亲,可我还是不甘心,不甘心放手。”

    江寒手止不住将林夕抱的更紧,这一刻,他真的害怕了,真的怕了。

    原本,江寒以为自己已再不会害怕什么,可是这一刻,他的心,害怕再经历这离别的一刻,他,已经经历太多这样的离别。

    此刻,江寒心中已完全明白。

    心脉断绝,这种伤根本撑不住,而林夕能撑住,就是想见自己,没见到自己,她不甘心就这么走。

    可是,一旦见到了自己...

    想着,江寒轻轻闭上了眼,眼泪,从眼角流了下来。

    “公子,我有好多好多话想和你说,我曾经想过如果夕儿能嫁给你,有多好。”林夕露出了浅浅的笑容:“只是,我知道,公子你,心中的人终究不是我。”

    “咳!咳!咳!”一口口鲜血吐了出来。

    “夕儿,等你伤好了,我们就成亲,我会给你最盛大的婚礼,我会让整个江北的人来给你庆贺!”江寒的泪水流了下来:“你就是我的爱人,你就是!”

    “公子,其实我知道,你的心里,是一个叫雪琴的女孩,我听你在睡梦中喊过。”林夕的声音已经很微弱了:“公子,你愿意骗我,说明,你的心里,还有我,这样,我就很开心了。”

    江寒贴着少女的脸。

    这么多年来,他的心中,怎么可能没有这个姑娘?

    “公子,夕儿走后,不要,不要埋在陵园里,那儿太冷,太孤单。”林夕嘴角的鲜血不断溢出:“将夕儿,埋在这竹山,这竹山,到处都是公子留下的气息,夕儿会感觉很温暖。”

    “答应我,好不好!”林夕的手颤抖着,指尖努力抬起,想要伸来。

    “好,我答应,我都答应!”江寒的泪水满面,脸庞紧紧贴着林夕的脸颊,他的手,握住了林夕的手。

    两个人,就这样紧紧抱在了一起。

    半响。

    “公子,这一生,能遇到你,真的,很好。”林夕露出了一丝微笑,那是满意的微笑。

    她轻轻闭上了眼,那原本被江寒抓住的手,也轻轻一松。

    那丝微笑,就仿佛昔日在竹山之上,少年和少女日日相见的一笑,那上千个日日夜夜,相互的陪伴,或许没有那样的生死间的共同经历,但是却是那样的平淡而真实。

    “不!”江寒低声嘶吼着。

    痛!

    他的心中,一种无法言说的疼痛席卷而来,那种源自内心的疼,令他的心中,无边的悔恨和泪水交织在了一起。

    真的就这样走了吗?

    江寒的就这样抱着,紧紧抱着,不愿意松开手,而昔年的一幕幕,开始浮现在了他的心头。

    那个在春日里,穿着紫衣,还显得瘦弱,第一次呆呆叫着自己‘公子’的小丫头。

    那个在竹林中,专门学着做菜,提着食盒的,却被自己呵斥的青涩女孩。

    那个因为自己喜欢白色,就喜欢穿着白衣,在夕阳下,被自己拒绝后,流着泪说要做自己‘妹妹’的少女。

    那上千个日日夜夜,陪伴着自己的,爱人!

    “夕儿!”江寒抱着女孩,泪水从眼眶中,从脸庞上不断流下。

    “能遇到你,真的,很好!”女孩那最后的声音在江寒的耳畔回响着。

    很好吗?

    自己真的很好吗?

    “夕儿,我其实就是个混蛋,就是个混蛋啊!”江寒的心在狂啸,那种无法言说的悔恨充斥着心灵,为什么,自己认识的这么迟?

    为什么不能早点给她一个承诺?

    要等到失去了一切,才去后悔?

    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