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正文 第四章 天元在望

正文 第四章 天元在望

    身为乾元宗弟子,即使只是记名,成林也听过那宗门传承令。

    对于真丹境以上的修士来说,或许不算什么,但对天元境强者,算是一场大机缘。

    “成林,你知道,对我来说,这宗门传承令,已无丝毫效果!”洛一起身,看着阁楼外的房屋,轻轻轻一笑:“这江寒能够为丘谷百万生灵一战,证明他心中有善恶之念。

    年仅十二,在毫无把握的情况下,敢为宗族与无敌武宗一战,证明他心中有亲情之念。

    今日能够在我面前称赞你和源玉,不论其心真假,起码别人的恩情,他记得。

    最重要要的是,他一路成长以来,太顺利,顺利的连我都惊叹不已,没有丝毫阻碍就达到了常人要仰望的地步,我一眼就能看见他将来的崛起之路,这是什么?大气运之人!”

    洛一转身,望向了成林:“修行路上,什么样的人最可怕,最不可敌?气运者!与之相遇,只可为友,不可为敌,我的路太难测,我只能赌一把,赌他将来能崛起,赌他不忘我今日提携之恩。”

    “若失败呢?”成林沉声道。

    “不论如何,我已布下诸多后手,心中无憾。”洛一负手,轻声道:“连人皇都要陨灭,这世间,哪有绝对的事情?”

    成林轻叹,这位师兄,他们两人同年入门,堪称挚友,他见证了这位师兄的一路崛起,何等辉煌耀眼。

    可是,谁又能知道,这位名动延州的剑道天才,已经到了死亡的边缘。

    ......

    当天傍晚时分。

    江寒与洛一、成林一道参加了在城主府举行的宴会,这是郡守石奋为招待三位先天强者举行的宴会,一同参与的还有一些郡城直辖区域内的武宗圆满强者。

    在宴会上,江寒倒是又看见了尘欣仙子和寒青余华,不过彼此倒没有交流。

    只是,让江寒颇为可惜的是,他并未见到木氏的那位老祖宗木青。

    对这宴会,江寒并未多在意,他心中对那郡守石奋虽有不满,可没有表露。

    最终,这场宴会持续到了夜里,与会者才散去。

    江氏在这郡城并无驻地,江寒也与成林一起,朝着袭风楼走去。

    “成林大人,洛一兄他自己实力虽高绝,可也只是内门弟子,现在引我入门,难道不怕日后我与他竞争吗?”边走,江寒边问道,这是一直萦绕在他心头的问题。

    “不用叫我大人,叫我一声成兄吧!”成林露出了微笑,接着道:“江寒,我乾元宗还没有那种前辈打压弟子的风气,再者,洛师兄他这次回去,不是去界外冒险,就是去虚空战场搏杀,估计很多年都不会回来了”

    “很多年都不回来?”江寒一怔。

    “洛一师兄三十多岁时,就达到了天元境圆满层次,距离真丹境不过一步之遥,可这一步,已经阻碍了他十年之久。”成林摇头,有些感慨:“一步之差,天地之别,他如今虽才四十多岁,可时间拖得越久,突破的可能性越低,他不会甘心沉沦,定会去冒险寻找突破机缘,等他再回宗门时,要么成为真丹境护法,要么也超过六十岁蜕去弟子身份,和你,不是同一个时代的人。”

    江寒点点头,心中的疑惑顿解。

    原来如此,乾元宗的弟子,若不能成为真丹境,年龄超过六十岁,就会蜕去弟子身份,被外放出去,再难享受过去一些特殊资源。

    ......

    深夜,袭风楼。

    贵宾室的修行密室中。

    房间的水晶灯亮着,江寒盘坐在密室中央的蒲团上。

    “那寒青余华,到底认出我来没?”江寒在心中思索着:“当年舅舅带着那雪神宗老者降临,这件事情是否在雪神宗中传播开?”

    无论是今天白天,还是晚上宴会,江寒表面虽平静,可他内心却十分警惕,无它,因为那寒青余华是雪神宗弟子,更是寒青氏的人。

    江寒永远忘不了五年前的那一夜,那冰寒璀璨到极致的雪莲花,还有父亲额间守卫一滴血。

    “父亲的神念化身,曾和我说,昔日在外求道时,他未和别人说过自己的身份和来历,因此才能躲过二十年的追查,可也未说,是否使用假名。”江寒盘玩着手中的青鳞甲:“若父亲使用假的姓名,舅舅来抓母亲这件事情又未传开,这寒青余华应该不会注意我。”

    “可是,当日舅舅直接喊出了父亲的名字,更大的可能,父亲只是隐瞒了来历,使用的是真实姓名。”江寒默默思索:“父亲的事情,当年影响或许很大,只是,过去了二十多年,怕也淡了下来,那寒青余华年岁不算大,未必会注意,而且,父亲身死、母亲被抓走后,舅舅他们再未降临,证明这件事情,在某种程度上来说,算是结束了。”

    “以最好的情况判断,这寒青余华不清楚昔日的事情,没有过多关注我,此事就当揭过。”

    想着,江寒缓缓起身,父亲犯下的事情,对寒青氏来说,或许以父亲死去就可以算结束了。

    “只是,对雪青氏呢?”

    “若我是雪青氏的族长,自己的儿子在婚礼上被杀,这是何等丢颜面的事情?何等耻辱?若那杀人犯有着自己的氏族,还与自己当初的准儿媳生下了后代,我若知晓,会如何?”

    江寒不断分析着利弊。

    他有九成的把握,母亲生下自己和妹妹的事情,雪青氏并不知晓,不然,怕是早有先天强者降临斩杀自己,屠戮灭绝江氏了。

    “以最坏的情况打算,这寒青余华知道父亲的事情,还认出了我的身份,更与雪青氏交好,那么,等待我江氏的,恐怕是场大灾祸。”江寒长舒一口气,眼神悠悠:“不论那寒青余华是否认出我的身份,都要做最坏的打算。”

    寒青余华的出现,令这几年来一直很悠闲的江寒立刻警惕了起来。

    他才意识到,父亲虽然死去了,可当年的事情,并未彻底结束。

    即使寒青氏不追究,那雪青氏,未必。

    “明天,明天就离开江北城,回家!”江寒下了决定。

    轻轻闭上了眼,心念一动,一股股元气已汇聚而来。

    “母亲,再给我几年时间,快了,快了!”

    江寒现在唯一缺少的,就是先天层次的修行法门。

    《元武心法》是一流的真气功法,与一些强大宗族相比也不逊色,只是江寒手上拥有的心法只有前三卷,仅能修炼到武宗境罢。

    不然,以他如今的法则境界,要突破至天元境,轻而易举。

    当然,即使没有功法引导,他要突破,也不算难事,水磨工夫的事情,只是后续进阶有些麻烦。

    数息之后,整个密室中已经汇聚了乳白色的元气,环绕在江寒的周身,沿着四肢百骸的毛孔,顺利进入了他的肉身之后,尔后被炼化成为了真气。

    在那洁白如雪的皮肤下,那筋骨血肉中,那若隐若现的白色纹路,缓缓吸纳着沿着经脉循环运转的液体真气。

    天元境,已遥遥在望。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