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正文 第三十七章 道兵威

正文 第三十七章 道兵威

    “冰雪圣莲血脉,唯有雪神宗六大氏族的最杰出弟子才有可能觉醒,确实和记载中的有些相似,却又有些不同,这少年不知何出身,竟有这般可怕的天赋!”洛一轻轻笑道:“寒青余华,我记得,你觉醒的只是六叶青莲,比那冰雪圣莲要差上不少啊!”

    刚刚这寒青余华嘲讽他,他抓住机会,自然也不会放过。

    寒青余华的面色铁青,并未说话。

    只是,他的心中也是颇为疑惑,自家雪神宗中,虽天才如林,可大多都是外姓弟子,真正觉醒冰雪圣莲血脉的氏族弟子,稀少无比,年轻一辈的,仅仅数位而已。

    这个少年,他从来没见过,应该不是宗门中的弟子。

    “难道是哪位长辈在外留下的血脉?”寒青余华心中嘀咕。

    这种事情虽然罕见,却不是没有发生过,毕竟,修行者在外冒险厮杀,经常数十年不归,发生动情之事,留下风流债,也很常见。

    “只是,即使是留在外的血脉,没有经历天池洗礼,又如何能够真正觉醒?”寒青余华有点不理解了。

    冰雪圣莲血脉,乃是雪神宗中最神奇玄妙的血脉,也是最为珍贵的血脉,唯有宗门最古老的六大氏族才有流传。

    流落在外的嫡血弟子偶尔有觉醒血脉,这很正常,可未经天池洗礼,难以展露其真正的威能。

    可此时,寒青余华观那少年,那肆意流动盘旋的莲叶,神辉耀眼,若真的是冰雪圣莲血脉的话,分明已经彻底觉醒。

    不过,虽有些相似,却又有着不同之处,与真正的冰雪圣莲相比,那少年的护身莲叶,似乎泛着丝丝血色,故而,寒青余华也不十分确定。

    毕竟,这世间术法万千,说不定,那少年的莲叶只是一护身法门。

    而且,寒青余华心中即使疑惑,面容上也不会表露,修行到如此境界的,有孤傲者,有狂傲者,有谦虚者,有邪恶者,可绝对不会有傻子。

    能够明心见性的,哪一个没有自己的一套行事准则?

    “那莲叶应该不是冰雪圣莲血脉,还是有些差别,不过这少年敢主动冲杀上去,怕是有一定把握!”寒青余华轻声道:“只是,那毕竟是天元境巅峰层次的妖王,有什么手段不得而知,还是准备出手吧!”

    他心中打定主意,不管这少年有什么来头,是否是本宗流落在外的氏族血脉,先救下对方再说,事后找机会问问,不就一清二楚?

    “嗯,准备出手吧!”尘欣仙子也点点头,她也只是有点好奇罢了,至于江寒到底是什么身份?她可不在乎,即使真的是冰雪圣莲血脉,也不被她放在眼里。

    一把通体墨玉的古琴,已经出现在了她的手中,古琴凭空躺立,一股清穆之气油然而生,灵韵十足。

    旁边的洛一,也是眼眸一凝,背后银色长剑也已悄然落入手中,隐隐有着光华流转。

    三大先天强者,已做好了出手救援的准备。

    ...

    半空中,雨蛟王,直面那道冲天而起的可怕身影。

    天地光华汇聚,雨蛟王的身躯猛然蹿动,踏着雨水之河杀来,它的蛟龙之爪却是突然发生了变化,极速伸长,宛若人形之手,流动着青白神芒。

    “嗡!”

    一柄通体青色的战矛,凭空出现,战矛之上隐隐有着红色血迹,散发着一种古老的洪荒气息,仿佛是一头沉睡万千年的绝世战兵。

    “死吧!人类!”雨蛟王两爪握住战矛,嘶吼咆哮着,身躯再度稍稍缩小,约为八米之长,这是它近身战时,最灵活的体长。

    “咻!”

    战矛泛血,锐啸破空,无尽的流水缠绕矛头,一股股锋锐气息凸显,直接将江寒劈来了刀芒刺散,威能绝伦。

    同时,整个矛身长度瞬间暴涨,由之前的数米,直接达到了近十米,直接刺向了江寒的咽喉,长短变幻,莫测难寻。

    “嗯?”江寒的面色一凝。

    这一矛,凌空刺杀,速度之快,远超寻常,相隔十米,那可怕的锋锐之气就已令江寒的心神摇曳,那芒意,映入神魂识海,透彻血肉身躯全身。

    而那忽然变大凭空刺杀而来的矛尖,更是令江寒措手不及。

    这一矛,躲不过,避不开!

    “杀!”

    这一刹那,江寒没有丝毫犹豫,手中血泉刀,已轰然劈出,那抹血色亮芒,再度照耀了这片天空,直面那一点矛尖。

    “嗤嗤嗤!”

    那杆青色战矛,与江寒那血泉战刀,轰然碰撞,发出了刺人耳鸣的声音,尖锐无比,一股可怕的震荡冲击四方,两者皆是被那反震之力轰的倒飞而去。

    “这就是先天道兵?”江寒身躯轰然翻滚朝下飞去,心中却更沉了一分。

    道兵,是先天强者使用一些珍贵矿石炼制的强大兵器,例如铁母就是炼制道兵的最普通材质。

    当然,江寒手中的血泉刀、寒刀等兵器虽材质伤并不亚于普通道兵,论价值也不弱,却也算不上先天道兵。

    真正的道兵,其中都蕴含着天地‘道’之奥妙,其内部核心镌刻法则秘纹,其兵器周身加持符文阵法,可大可小,可长可短,变幻莫测,有着可怕的威能。

    当然,那变幻之威能肯定也有着一些限制。

    此时,雨蛟王手中的青色战矛,毫无疑问,就是真正的道兵,那是先天强者才会使用的可怕兵器。

    “轰轰轰!”

    接连的交锋碰撞,令整个天空,都是接连炸响,一股股血色气浪轰向四方,那漫天的雨幕,也开始震颤不稳,时大时小。

    “不能在空中厮杀,这是先天强者的主场!”江寒冷静十分,再不犹豫,飞速降落而下。

    经过刚刚的碰撞,对雨蛟王的实力有了了解,江寒已有信心,他的实力,若正面厮杀,自己虽比雨蛟王稍弱,可也不惧。

    只是,若在空中对决,自身无处借力,近身战中,他无论如何都比不得雨蛟王灵活,这是修为层次特性上的差距,无可逆转。

    唯有在地面交锋,才有僵持乃是胜利的可能。

    “只有拖到江北守备军到来,这次丘谷危局才能解除!”江寒心念交错,做出了判断。

    江寒知道,人族整体能够压制妖族,成为这这浩瀚大地的真正主宰者,在巅峰战力上肯定占据着优势,下属的各大军团肯定也有着诸多手段。

    帝国江北郡直面北行山脉,郡中虽没有先天强者,可定然有什么手段能够与先天强者交锋,这是必然。

    不然,帝国各处,倘若真的有妖王诞生,性情发狂,肆意出妖兽山脉攻杀,难道每次都需要州府中的圣者宗门出动先天强者吗?这不现实。

    这各大郡城中,帝国守备军定然有着底牌,或许无法和真丹境、化神境的超级强者抗衡,但江寒相信,压制一头天元境的妖王,应该能够做到。

    不过,江寒也清楚,这只是自己的猜测,不一定准确。

    倘若这江北郡守备军,面对这青蛟王真的没有丝毫办法,那他也无法,最终也只能见机行事。

    和雨蛟王交手数个回合,彼此间都有了解,江寒心中已了然,想要击杀对方?那是做梦,甚至于,连重创雨蛟王都不可能,自身能够保持不败已是幸事。

    这丘谷危局,江寒知道,凭自己一人之力,解除不了,当然,他想走,雨蛟王还拦不住。

    江寒愿来救援丘谷,一来是身为人族,身为江北第一强者,在某种程度上,护卫一方同族平安,这是他的责任,二来,数年沉寂,他也确实想和真正的先天强者交手试试,来测试自己的实力。

    这是一头天元境巅峰层次的绝世妖王,它的身后,还有着百万妖兽大军,江寒一个人,绝对挡不住,没有丝毫成功可能性。

    天地间。

    雨幕连天,血色气浪接连冲击,江寒与雨蛟王交锋而错,从天空冲不断向下坠落。

    “轰!轰!轰!”

    两人都陷入了疯狂厮杀的状态,雨蛟王不断施展灵魂攻杀,手中抓着青色战矛,威能也是滔天,矛术变幻莫测,玄妙非常,最重要的是,依仗先天强者的身躯,身体的平衡性远远超过江寒。

    这一战,江寒处于了下风。

    可是,论攻杀威能,他不如对方,但差距不大,挡住还是很轻松的。

    “砰!”一声巨响,江寒整个人轰然砸入了大地,随即长刀挥出,再度挡住了雨蛟王的战矛攻击。

    兵器之间的碰撞冲击力,轻易就达到了七八万斤,江寒借助反震之力,身形一动,瞬间暴退,拉开了彼此的距离。

    “轰!”

    雨蛟王同样落到了地面,它的眼眸中杀意滔天:“江寒,以为到了地面就能够与我抗衡?你把我想的简单了吧,你以为你就能够与我抗衡?”

    想到一位真正的生死兄弟死去,雨蛟王的心中就忍不住杀意涌动,它们三兄弟,一同从那血腥之处崛起,从那死亡之地逃出,是何等艰难,它们的感情,很深。

    妖族之间,冷血异常,但是,一旦交心,就是真正的生死兄弟。

    愈想,雨蛟王的心中愈愤怒。

    青色战矛,流转无尽水河,激荡四方,那锋锐之气席卷大地。

    “嗤嗤嗤!”

    两者交错而过,疯狂搏杀。

    江寒可施展八万四千巨力,身体中蕴含着近乎无穷的生命潜能,掌控杀戮规则、冰雪法则,战力滔天,堪称后天境中妖孽无敌的存在。

    雨蛟王,本就是天元境巅峰层次的绝世妖王。

    “轰轰轰!”

    大地龟裂,巨石飞溅,雨水乱飞,气浪冲击四方。

    这场大杀伐,一时间,竟然不分胜负。

    突然。

    那天际间,铺天盖地的妖兽大军海洋中。

    “吼!”

    一声仰天般的咆哮之声,由远及近,传播开来,令万千妖兽跪拜臣服。

    一头高达近十米的黄金巨猿,踏开大地,出现在了无数人的视野之中。

    “咻!”

    一道破空之声响起,天际中出现了七彩霞光,一背生双翼的绝美少女腾云而来,由天际间迅速破空而下,她的手中,是一柄绿色长弓,散发着惊世寒意。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