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正文 第五章 心中恨

正文 第五章 心中恨

    静静听着父亲的话。

    江寒的心中了然,果然如此!

    “直到那时,我才知道,你的母亲她不止是‘寒青氏’的弟子,而是‘寒青氏’族长之女,我们的事情她的父亲并不知晓,家族联姻,‘寒青氏’给你的母亲安排了一门婚事,对方是雪神殿另外一氏族‘雪青氏’的老祖宗之子。”

    “你母亲誓死不从,然宗族意志不可违背,这一切无可逆转!”江正的眼眸中有着寒意:“最后关头,面对血轮九域的考验,那是一条十死无生的路,你的舅舅退缩了!”

    “我,别无选择,唯有练成此术,才有让宗门重视的可能,才有让这婚约改变的可能!”

    江寒静静听着,他能感受到父亲当时的决心,能够让一个庞大宗门都无人敢入的考验,其中凶险可想而知,而父亲,或许也犹豫过,却没有第二条路。

    “终于,我出来了,我修炼成了《刀源术》,我成为整个大周帝国千年以来第一个从血轮九域中活着出来的武宗境修行者。”江正的声音很冷:“可惜,我终究是将自己看的太高了,即使我再三请求,即使你母亲哭泣不止,也无法改变结局。”

    “出嫁那一日,红妆十里,云霞百丈,千舰齐发,两大超级氏族的族长嫡女联姻,那是何等盛景。”江正轻语道:“他们将我囚禁在了天青海,还妄想着用役人卷轴将我奴役,继续为他雪神宗效力。”

    江寒的眼眸中也是杀意滔天,虽未亲历,父亲说的也都一句带过,可他同样能感受到父亲当年受到的屈辱。

    “修炼秘术后,我神魂强大无比,那卷轴对我根本无效,可我却假意被奴役。”江正继续道:“当夜,那雪青氏的那老祖之子以为我已被奴役,还妄想羞辱我,竟令人将我带到了他和你母亲面前!”

    江正的声音愈发冰寒:“一个武宗圆满,也敢如此挑衅我!”

    “在那里,我拔出了刀,那是我修成刀源术后的第一刀,只一刀,就将他斩灭了!”江正声音很冷:“当时我就带着你母亲,使用了一件自血轮九域得到的空间类宝物遁去万里!”

    “那一夜,寒山峰震动,雪山峰震动,整个雪神宗震动,万军出发,杀入大荒,要捉我归案!”白衣江正畅然而言:“可惜,他们只是徒劳。”

    江正说的很是轻松。

    江寒却能想象父亲当时所冒的风险,那是一个庞大宗门中的两大顶尖宗族,其中圣者级数的强者或许没有,先天强者肯定众多。

    在那种环境下,父亲所做的行为,对‘寒青氏’是**裸的打脸行为。

    于‘雪青氏’而言,老祖之子身死,这是何等大仇?如何和解?

    一旦被抓住,当场身死都是轻的,受炼狱折磨万年之苦,并非不可能!

    “我带着你母亲,唯恐被抓回来,连夜逃入延州后,更是隐姓埋名,尔后化作凡人,花了两年多时间才回到了江北郡,幸好我从来没有和别人说过我的身份和来历,雪青氏根本就找不到我们,我们才安稳的在江北郡城呆了六年。”白衣江正轻笑道。

    “再之后,你母亲就怀了你,我们才回到了江氏山庄,再后来更有了你妹妹,我当时已经不再奢望什么了,有了你母亲,有了你,有了你妹妹,我还需要什么?我觉得可以一直这么安稳平静生活下去了。”

    江寒默默听着,他明白,父亲敢于出去冒险,费尽心思也要拜入大宗门,心中肯定是渴望着成为强者。

    历经千万艰险,终于得到一门绝世秘术,拥有了崛起的底气。

    可命途多舛,由于种种因素,因为家人,他却过上平静安稳的生活,但最终,即使这样的微小愿望也难以实现。

    “寒儿,我的记忆止于此,再往后的事情我已不知晓,不过我冥冥中有着感应,我的本尊似乎已经死去!”江正缓缓摇头:“但,按照我的预计,你母亲不至身死,怕是被‘寒青氏’的人抓走的,若按‘寒青氏’的族规来判,你母亲应该会是被关进‘天青海’囚禁,罪责加重就是被镇压在‘洞庭渊’之中。”

    江寒听着,他知道,这些讯息只有父亲才知道,自己将来要去救母亲,就必须了解。

    “雪神宗,那是雪云圣者开创的宗门,在大周帝国中的地位中都极高,而“寒青氏’,则是雪神宗中的一强大宗族,族中有着化神境的强者存在,而对于‘雪青氏’,我并不十分了解,但可以肯定的是,那是一个比‘寒青氏’更强的宗族。”

    “寒儿,你能见我,证明你已经成长为了真正的强者,不论过往发生了什么,我和你母亲的结局是什么,我们都不后悔,不论你做出什么选择,我都支持。”白衣江正轻声道:“我作为父亲,我只希望,你能够冷静,在实力不够之前不要冒险,我和你母亲都只愿意你和你妹妹能够好好活着,好好活下去。”

    “父亲,我会照顾好妹妹,我会好好照顾他,我会将母亲救回来!”江寒道,看着眼前虚幻的父亲化神虚影。

    “原本,我还有许多事情,还有许多告诫,想和你说,说我的故事,说我和你母亲的故事!”白衣江正轻声低吟:“可是,当我真正见到你,我就明白,我若已死去,又还有什么不舍?”

    江正轻轻伸出手,在江寒的神魂之体脸庞上轻轻拂过,笑道:“寒儿,你已经长大,这个世界的未知,这方天地的精彩,终究需要你自己去了解,我,终究是无法去见证你成为那大地上的巅峰强者!”

    “我本虚幻,既已完成使命,又何必强存!”

    江寒的眼眸一动,不由狂啸而出:“不!”

    哗哗!

    那一席白衣的江正笑着,整个虚影仿佛被一卷风吹拂而过,化为了无数的雪白碎片,继而消散在了江寒的心神识海中。

    这朦胧的心神识海中,只留下了江寒一人。

    “父亲,父亲!”江寒低吼。

    可这四方,哪里还有任何踪迹?

    缓缓睁开眼眸,江寒的眼中依旧有着杀意涌现,右手将这枚玉简死死抓在了手中,甚至有着青筋显露出来。

    心中恨,起狂澜!

    “父亲,我一定会将母亲带回来的,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妹妹!”江寒仿佛喃喃自语,又似乎是对自己的警戒。

    猛然,江寒的眼中露出了一丝杀意:“青州雪神宗?寒青氏?雪青氏?都该死!”

    “父亲,你会等到的,终有一天,我会杀上寒山,将所有伤害过你们的人,全部杀掉,他们一个都跑不掉,一个都跑不掉!”江寒轻轻自语,看着手中的这枚晶莹玉简,眼眸中有着丝丝泪水。

    心念一动,丝丝泪花瞬间蒸发,江寒站起了身来,伸手将在一旁睡觉的小盘跑了起来。

    “哼~哼~干嘛!”小盘的小短腿抓住江寒的手。

    “回家!”江寒勉强一笑。

    稍微收拾好东西,一步跨出,离开了山洞,微微辨别,朝着洪城的方向而去。

    ******

    一座无尽浩瀚的血色世界,弥散着无边的血红色气流,其中有着一座座废墟古殿,上面有着无数的纹路,那腐朽的气息散发而出,无一不在述说着此地的古老。

    在这血色世界中最核心处的一处微尘中。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这微尘中,隐含着一方洞天。

    “哈哈哈,神念归一,你终于圆满了,你确定,还要接受老祖留下的传承,你要知道,在你之前已经倒下九位了,他们的天资才情个个绝世,论修为也要远超于你,你还要继续吗?”一位巍峨通体血红色,宛若血色岩石的巨人仰天咆哮。

    他的眼眸中宛若两个火球在燃烧,有着无尽血色气流在那火焰中诞生,尔后寂灭!

    血色虚空,寂灭轮回,那可怕的威能震颤洞天四极。

    “这一路来,我有过畏惧吗?要么杀出去,执掌大千,要么如同你一样沉沦寂灭!”冰寒声音响起,有着十死无生的决然!

    “哈哈哈,不愧是老祖选中的传人,果然不同以前那些懦弱的家伙!”岩石巨人怒吼道,声音有着一丝癫狂:“记住,你现在是殿下,但你要成王,那站在众生之上,诸界之巅的王者,这一生,你注定孤傲,这一世,你注定天骄。”

    “我未来的王,去吧!你的仆人等待你的归来!”

    “当你从极狱归来,当你血河袍加身,便是成王的那一刻,我血域诸国当奉你为尊,去打开了尘封的界天,去征战那浩渺万界!”

    “我们这一族,已沉寂太久太久,沉寂到腐朽,沉寂到破败,再沉寂,等待我们的,只有永世的灭亡!”

    “唯有铁血,才能唤醒昔日那无上的荣煌!”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