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正文 第四章 过往岁月

正文 第四章 过往岁月

    江寒看了看外面,雨早已停了,洞外的山林间也已泛起了蒙蒙微光,天亮了!

    显然,自己沉浸在这《符文真解》中,已经足足有一个晚上。

    “学习这《符文真解》,可以慢慢来。”江寒面色平静:“有的事情,我该了解了。”

    江寒的手中再度出现了一枚玉简,那晶莹剔透显得极为不凡的玉石,却让他的心中掀起了滔天波澜与杀意。

    这是父亲当初留下的物品,让爷爷代为保管过一段时间,并说过其中有着自己想要了解的东西。

    轻轻闭眼,江寒的脑海中浮现出来了一幕幕。

    一直庇护着自己,引导自己的伟岸父亲,还有温婉柔美的母亲,想着那夜飞雪,江寒的心中就忍不住愤怒。

    前世的他早已长大,经历地狱九万年,心智早已成熟,从实际年龄上来说,他已活过了漫长时光。

    可在这漫长岁月中,唯有这一世的父母,才给了他最无私的关爱。

    如果不是这十几年来江正和寒青薇的关怀与关爱,江寒那无尽岁月折磨压抑下的心灵黑暗面,或许早已爆发,在这一世,成为一代绝世大魔头都不是不可能。

    能化掉恨的,唯有爱!

    可是,这一切,江寒那心灵安息地,却被破灭。

    安抚下心中那忍不住涌动的杀意,江寒闭上眼睛,念头一动,神魂之力已经触碰到了玉简之上。

    很快,江寒感受到了一股阻碍,再防止自己进入。

    轻轻触碰轰击,没有耗费多少心里,江寒的神念就进入了玉简内部,大量的讯息流传了出来,进入了他的识海神魂之中。

    “嗡!”

    无数灰蒙蒙的雾气汇聚,在他的心神识海间游聚,很快,形成了一道一席白衣的虚幻影像。

    白衣飘扬,长发洒脱,背手而立,双眸清明,出尘之意超脱,就那样笑吟吟看着江寒那庞大而立的神魂之体。

    江寒睁大了眼睛,眼眸中有着一丝不可置信,不知怎么的,他身躯有着一丝震颤,似乎有些激动,颤音着才开口道:“父亲!”

    “怎么,寒儿,见到我,很吃惊吗?”一席白衣的江正轻轻笑道。

    在这神魂识海间,父子两者遥遥而立。

    “父亲,你当日,不是已经死了吗?”江寒的声音颤抖,庞大的神魂之体急速缩小,变得与白衣江正一般高。

    浩荡的神魂海水,波涛起伏,那灰蒙蒙的雾气,在这识海空间外不断翻滚着。

    “寒儿,我知道你心中很好奇!”白衣江正看着江寒,轻轻笑道:“能够打开我留下的玉简,证明两件事,第一,我和你母亲的事情已暴露,第二,你已经拥有不亚于天元境的实力,我,准确来说,是之前留下的一道神念化身!”

    “神念化身?”江寒怔了。

    突然,江寒的眼眸中爆射出一道精光,他盯着江正:“父亲,如果我记得没错,神魂层次达到天元境层次,方可凝聚神魂本体,唯有真丹境层次,才可化出神念化身,你到底是谁?”

    江寒的心中充满了警惕,父亲在自己年少时还只是武宗圆满层次,短短数年突破到天元境,拥有力拼真丹境的实力,这已经极为不可思议。

    如今的江寒,同样达到了武宗圆满层次,实力已不亚于六年前的父亲。

    所以,江寒很清楚,修行路,越往后,越难突破,所耗费的时间也愈多,自己拥有修炼神魂的功法,修炼十二年神魂就足以媲美天元境巅峰,而如今神魂想要再进一步,突破到真丹境层次,若无大机缘,怕需要十年以上的功夫。

    父亲留下这玉简在雪神宗长老降临之前,那时候父亲的神魂层次就达到了真丹境?能够分出神念华身?江寒不敢相信。

    “寒儿,我知道你的心中有着诸多疑问。”白衣江正笑道:“我和你说清楚,你自然会明白。”

    江寒点点头,眼前的父亲若是被人假冒,在自己的神魂识海内,他也不惧,最重要的是,这玉简是他从爷爷手中得来,可信度还是很高的。

    “当年,我体悟刀源术,闯过血轮九域,当时,我的神魂层次就已达到真丹境!”江正的眼眸中有着一丝回忆:“六年前,一切准备妥当,我决心开始修炼这一秘术,为此才留下这道神念化身,拥有着我的记忆,拥有着思维,当然,算不上真正的自我灵魂。”

    “我,就是这神念化身,自然,在我的潜意识中,我认为我就是江正。”

    江寒点点头,如果对方说的是真的,神念化身拥有本尊的一切记忆自然是这样认为。

    “我分化出化身之后。每一年,本尊都会定时将一年之记忆经历传递给我,直到一年前,他再没有来过!”白衣江正轻轻叹息:“我知道,预料中的事情怕是已发生,我也知道自己的职责,开始耐心等待你的到来!”

    “原本,我以为按你的进步速度,成为天元境怕是要十年时间,可没想到不过短短一年,你就已达到如此高度!”白衣江正笑道:“不过,寒儿,我想,以你现在的实力和心性,也应该能很镇定来看待这件事情了。”

    看着眼前飘逸的父亲,江寒的心中忍不住伤感。

    过去很长时间了吗?江寒轻轻摇头,或许父亲也想不到,自己的实力,如今只能媲美寻常天元境,只是神魂无比强大。

    只是,江寒并未多言,他知道,眼前的只是父亲的一道神念分身,并非真正的父亲。

    “过往的一切都渐渐消失,寒儿,我就和你说说我的故事吧!”白衣江正笑道。

    江寒点点头,他确实很想知道父亲的故事,唯有如此,才能知道整个事件的源头。

    “大周历8963年,当时我还年少,成为武师,背着一柄战刀告别了你的爷爷,离开了江北郡,闯荡天下,八年间我游历四方,冒险修行,经历了无数艰难,终于成为了武宗,可因为年龄已过十八,错失了最佳入门年龄,未能加入任何大宗门,只能选择离开延州,进入了青州中。”

    江寒心中微微一颤,一个武师,花费了八年时间穿越了数十万里的浩瀚大地,他能够想象父亲当年经历了多少磨难困难。

    可那又如何?最终却是求道无门,根本没有任何宗门愿意收下他。

    求道,一个求字,其中蕴含了多少艰辛与坎坷?

    青州?也让江寒一动,爷爷说过,母亲原本就来自青州。

    “我在青州中又游历了一年,终于得一大机遇,拜入了‘雪神宗’,那是青州中最顶尖的宗门。”

    “在‘雪神宗’的寒山峰,我得到了诸多传承,修为也达到了武宗圆满级数,然后就碰到了我生命最重要的一个人,你的母亲。”白衣江正笑了笑,继续道。

    “你母亲本名‘寒青薇’,是寒山峰中一庞大氏族的弟子,我们从相遇相识再到相知,明悟彼此就是生命中所认定的那个人。”

    江寒也不由轻轻一笑,他早料到父亲和母亲是自由恋爱。

    “那一年,源师降临雪神宗,想挑选一位合适的武宗境修行者,去修行一门禁术,那秘术就是《刀源术》!”江正的声音愈发郑重:“源师,是帝国中一位极强大的化神强者,这门禁术也是传说中的一门术法,若修炼成功,越境而战,不在话下!”

    江寒静静听着。

    “这秘术威能滔天,唯一的缺点,就是难,历代修行此禁术的,十人只有一人可入门,入门十人,只有一人可活,活下十人,唯有一人功成!”江正的眼神缥缈。

    “源师通过各种手段,挑选出了最适合修炼此法的九人,最终,是我和你舅舅闯到了最后的一关!”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