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正文 第三十九章 兄弟

正文 第三十九章 兄弟

    江寒的眼眸冰寒无比,一股股可怕的疼痛感冲击着他的心神识海,那巍峨的神魂之体都在颤抖着,源自灵魂最深处的那股剧痛,令他几欲发狂。

    不过,江寒清楚知道,此战尚未结束,自己的时间,不多!

    心念一动,无尽的雪花降临,江寒纵身一跃,跨过了数十米的距离,一刀斩向了半跪在地上的绝尘。

    在水浪之上的绝尘眼眸中极为冷静,飞一般的跃起,他虽受伤,可战力却仍旧完整,并非没有还手之力。

    两人再度在半空中碰撞。

    江寒的眼眸中杀意滔天,心念一动,天地之力汇聚让他在半空中凭空移动了数分,避开了绝尘的攻杀,手中的寒刀由下直劈向上,还有着道道雪花笼罩。

    “撕拉!”

    绝尘根本来不及反应,整个腰部就被一刀切中,身上的黑衣瞬间炸裂,贴身的战甲也刹那间被切开了大半,恐怖的冲击力令他倒飞而去。

    “噗!”他猛然吐出可一口鲜血,整个人被轰然劈入了水中,此时的江寒面对他完全是碾压性的。

    “砰!”

    一道身影冲天而起,绝尘整个人此时狼狈至极,披头散发,身上有着两道可怕的伤口,战甲上也有着两道伤口,面色严峻到了极点。

    因为,江寒一刀,就能破开他蕴含了铁母的战甲防御,这起码是天元境巅峰的攻击威能了。

    雨一直下!

    “你是先天强者夺舍,还是上等血脉觉醒?”绝尘不甘的声音回荡在大江之上。

    他从开始到现在,没有丝毫轻视眼前这个少年,各种手段齐齐爆发,可最终,他发现自己竟然依旧不敌。

    由必胜到落败,这不过转瞬间!

    两人遥遥对立,一个威势滔天,寒刀所向无敌,一个披头散发,浑身伤痕,高下立判。

    绝尘死死盯着江寒,以他的实力,在后天武者中已经堪称巅峰极限了,此时却被江寒打的毫无还手之力,他只能想要这两种可能。

    要么就是江寒是先天强者乃至圣者夺舍重生,这样的神秘存在自然有着种种可怕的手段。

    第二种,就是上等血脉觉醒,唯有如此,才能使得他的战力暴涨。

    江寒眼眸一动,继续承受着那可怕的意志冲击,没有丝毫的犹豫,纵身再度冲杀了上去,对方猜的对,他确实是上等血脉,但并非现在才觉醒,而是自幼就是上等血脉!

    冥界转世之地中,他获得那一神秘存在赐予的紫血。

    待他转世,那紫血就一直就在他的体内沉睡,只是一直以来,他的肉身,未能成长到能承载血脉觉醒的状态。

    之前,江寒尝试过,妄图通过修炼《燃血》秘术,想要开启那封禁的力量,却仅仅坚持了瞬息,身躯就要崩溃灭散。

    所以,自始至终,他都未想引动体内的那封印的紫血力量。

    而且,在江寒的深处,对这神秘紫血有着一丝忌惮。

    可绝尘的一刀近乎斩灭他的心脏,终于令那沉睡中的血脉精血感受到了致命的威胁,主动复苏,释放出了无比绝伦的威能。

    此时此刻。

    江寒能够感觉到自己胸口中那股可怕的力量源泉,冰寒与炽热交织,不断强化着他的肉身,令他拥有着从来没有掌控过的强大力量。

    可江寒明白,即使血脉精血有意识的苏醒,以自己的肉身强度,也坚持不了多久。

    一旦超过时限,他的肉身都要崩溃。

    所以,现在,必须要快!

    时限之内,斩杀绝尘!

    “杀!”

    江寒,根本就没有回答绝尘的话,大步踏上,刀芒纵横激荡而出。

    逃!

    绝尘没有丝毫犹豫,他虽不知道江寒的情况,可他很清楚,以江寒现在的实力,自己绝对挡不住的。

    扛下去,只会死,为何不走。

    “咻!”刀芒切身而过,将大江斩开,激起了数十丈的冰寒浪花。

    江寒同样身形一动,一步就跨出了数十米,宛若瞬移一般,追杀而去。

    论速度,如今的江寒,更快!

    绝尘疯狂逃窜,转眼就踏水上岸,血红色的气浪汇聚,形成的杀戮领域,疯狂抵抗着江寒,想要减缓对方的速度。

    “落幕吧!”江寒心念一动。

    无边的雪花降落,在这个特殊状态下,他的领域威能堪称可怕,有着一种极为奇妙法则波动,令他掌控这天地之力的威能暴涨了十倍不止。

    一念间,冰封天地,绝尘的杀戮领域瞬间就被无尽的飞雪笼罩,随即被完全压制溃散,原本极速逃窜的绝尘身躯周身被那道道飘雪缠绕,仿佛陷入了泥潭沼泽,速度飞速下降,转眼就要被江寒追上。

    死吧!

    寒刀出,江寒挥出劈下,冰寒刀芒纵横数十丈,宛若生死源泉降临,于刹那间袭杀而来,带着可怕的威能波动,令无数的生灵心中惊颤。

    若无意外,这一刀将会降临到绝尘的身上。

    “噗!”

    血扬冲天起!

    一道魁梧的身影大汉挡在了绝尘的面前,手中长刀横起,想要挡住江寒那可怕一刀,却直接横扫。

    可怕的刀芒扫灭四方,魁梧大恨手中的战刀被直接碎裂为了两半,雄壮的身躯都被凌空斩为了两段,血染天尘间。

    不过,以他的实力,也将江寒的这可怕至极的一刀挡住了。

    “砰!”

    血迹身躯重重落在了大地之上。

    “二弟,快逃!”大汉的上半身滚动着,鲜血从嘴中流出,对于距离自己不远的绝尘颤声道:“活下去,好好活下去!”

    “大哥!”绝尘的目光呆滞,眼睁睁看着那天空中落下的鲜血淋到了自己的身上。

    昔日的一幕幕出现在了他的记忆中,看着地上的壮汉倒地,还挣扎着的半边身躯,他的眼眸中,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出现了丝丝泪花。

    他不愿意相信眼前这一幕。

    一个夜晚。

    温馨的家庭破灭,山庄被攻破,两个孩童侥幸躲入死人堆活了下来,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父母族人被杀,那夜,是那么的漫长漆黑无助。

    待天明,所有的一切都化为了灰烬,所有熟悉的人和事都毁了,只有那天空中的大雨在提醒着他们,那上万尸体血液汇聚成为的血河...

    一大一小,两个孩子,流浪四方,和野狗抢食,和乞丐争夺地盘,与天争命,只为了能够活下去。

    每一次,都是哥哥抢来吃的给幼小的弟弟,保护着他,甚至被打的遍体鳞伤,屡次差点死去。

    最终,兄弟两人扶持着走过了那段最艰苦的岁月。

    再后来,他们得到了修行功法,弟弟天赋惊人,逐渐成长为了一方强者,他们斩灭了许多敌人,将当初的仇敌杀尽。

    残酷的生活告诉他们,斩草需除根,报仇不隔夜。

    孤苦冷寂,他们看遍了世间冷暖,他们的心中冰寒至极,除了自己的兄弟,他们谁都不信,他们谁都不在乎。

    杀遍四野如何?杀尽四方如何?这世间,又何曾给过我一丝温暖?

    那一年,秋风拂面,弟弟在浩渺大山中立下山寨,誓言要成为了这片大地之上最可怕的强者。

    一次次的生死战,弟弟飞速成长着,当那日,血泉刀出,那飘扬的大旗,见证了他的无尽威名!

    而对他来说,哥哥就是最亲的人,也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他愿为哥哥做出一切,甚至将自己创立的山寨留给了哥哥的儿子,只要哥哥满意高兴,他也就不在乎什么。

    可如今,自己最亲的亲人却死了,就死在了他的面前。

    血流四野,尸骨两分。

    “啊!啊!”绝尘发出了无比可怕的凄厉嘶吼,身上爆发着可怕的气息,无尽的怒火在他的胸膛中燃烧着,抓住手中的战刀,翻身而起,冲天杀去。


同类推荐: 大圣道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