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正文 第三十三章 道不同

正文 第三十三章 道不同

    在它的光芒下,大江河畔的所有的氏族私军全部变得黯然无光,即使是城卫军都明显不如。

    天地之间,雨水漫漫,唯有这支沉默又令人恐惧的铁骑大军。

    这支庞大的铁骑,有着一种睥睨无敌的气势。

    在他们的面前,庞大的人流不由自主分开了,即使是武宗强者,也没有信心正面抗衡这样一支可怕的铁甲洪流。

    这是凡人冷兵器战阵的最巅峰体现!

    “轰隆隆!”

    天地间,暴雨雷鸣,有着雷电闪烁,延江水咆哮着,在大江下似乎有着什么东西在翻滚,一个接一个的浪头掀起,拍击回旋着。

    不由自主。

    所有的目光都同时抬头,望向那大江河畔,荡魔山顶之上,那个凌空而立的白衣身影。

    白色的衣袍随风而动,脚下是四柄悬浮依托着他的飞刀,江寒就这么虚空而立,面容平静,双眸紧闭,似乎是默然已久,在等待着对方的到来。

    “嗯?”江寒猛然睁开了双眸。

    在他睁开双眸的瞬间,整个天地间,仿佛变为了冰寒的世界,温度都下降了十几度,即使是相隔了十几里观战,也让人感觉到了无比的压抑,令人喘不过气来。

    即使是那令天地失色的北行铁血万骑,也没有江寒这一个人来的压迫力大。

    一时之间,整个天地之间,寂静无声。

    白衣猎猎,江寒俯视着下方的北行铁血万骑:“绝尘!”

    冰寒彻骨的声音,响彻十方,在这天地间回荡着。

    “绝尘!”“绝尘!”......

    天地之间,唯我独尊,视铁血万骑为无物。

    观战的数十万人完全寂静了,所有的目光都默默望向了远处那沉默压抑到了极致的北行大军

    “轰隆隆!”

    雷霆闪烁,雨更大了,可无人敢动,无人想动。

    “轰!”“哈!”

    万骑齐动,铁血万骑中央几乎在瞬息就一分为二,令其中间出现了条长长的通道。

    一席黑衣出铁骑,轻轻踏来,一步而起,凌空飞渡。

    转眼间,似若天涯咫尺,那黑衣人已经来到了半空之中,与江寒遥遥相对。

    一白衣,一黑衣,对视而望。

    如果说江寒是锋芒凌厉到了极致。

    那么这黑衣人便是内敛到了极致,他赤脚而立,面容淡然,样貌、脸色、皮肤、身高身材无一不向世人展示着他的普通,如果放在人群之中,绝对是一个没有超过三十岁的普通青年。

    一句而言,这是一个普通到了极致的青年。

    “他是谁?我记得绝尘不是这样的。”有武宗强者惊异道。

    “眉目间有那么一丝相似,可气质却完全不同了。”另外的武宗强者叹道。

    绝尘在江北大地的威能是何等可怕,数不尽的强者死在了他的刀下。

    在那一场场的厮杀中,有许多强者见过他的样貌,可在今时今景,很多人竟都认不出他来了,让人吃惊。

    如果说过去的他宛若一柄利刃杀戮无度,那么就已经光华内敛,神不外露。

    “虚空而立,这应该是先天强者的手段,难道他们两个都达到了天元境吗?”有人又在低声询问着。

    不过,此时已经没有人回答了,气氛太过压抑

    高空之中。

    “你我还是第一次见面。”

    绝尘的步伐并不快,可也已经来到了荡魔山顶,双方相隔百丈,遥遥站定,以目对目,青年开口了。

    江寒看着眼前这个青年,在对方还藏在铁血万骑中的时候,他就已经感受到了对方的气息,那道淡淡的杀机。

    这青年,气息已经完全和天地合一,全身不论是呼吸、说话的声音、脉搏,几乎已经完全和雷霆雨露融合在了一起,在江寒的感知中,眼前的黑衣青年,根本不存在。

    果然是神融天地!

    “嗯,第一次见面,可惜你就要死了!”江寒淡淡点了点头:“你如果有什么遗言,可以留下来,可以让后人瞻仰一二。”

    “你先想一想你自己吧!”绝尘淡然道:“你本不用挑衅我,以你的实力根本不需要斩杀我的侄儿,如今走到了这一步,不但你要死了,还要牵连你江氏的族人。”

    绝尘神态淡然,可言语中,却完全是以长辈的口吻教训江寒,试图给江寒施加压力。

    “自你建立北行山寨以来,这数十年间摧毁了三十九座氏族山庄,每一家山庄中所有的婴儿妇孺尽皆惨死。”江寒声音逐渐变冷:“武者对决厮杀,战死山川海域,这是修行者的命运,没什么好说的,但妇孺凡人何其无辜,又何必斩杀绝空。”

    “幼稚,斩草需除根,我们都算是站在了凡人的最巅峰,即使是天元境强者,也不敢轻视我们,除了至亲好友,你又何必在乎一群蝼蚁凡人的生死?”青年绝尘轻轻摇头:“原以为你能斩杀木灵,是少年宗师,明心见性,可今日一言窥之,我觉得你辜负了我对你的期待。”

    他轻轻叹息,似乎感觉颇为遗憾。

    “天下不平事太多,而生死枯荣本就世间常态,纵横高歌逍遥尘世间方为我辈风采,如果我未碰到,我并不太在乎。”江寒轻轻一笑:“可被我看见,我心中又恰巧生出了杀意,所以我就杀了,要怪就怪你侄儿遇到了我。”

    “再说,你说我会连累我江氏族人,难道你就不怕连累你北行山寨十万生灵吗?”江寒静静道:“达到你我这个层次,已经算是踏入了先天的领域,除非是同层次的强者,不然,再多的武者,都只是累赘罢了。”

    绝尘只是轻轻一笑,并未再多说话。

    两位绝顶强者,三言两语间,已经在进行交锋,不过双方都没能占到什么便宜,他们都不是无欲无求的仙,都有着各自的信念和追求,都未能动摇对方的心灵。

    “咻!”

    青年绝尘微微一笑,凌空踏步,一柄血色战刀已经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刀名血泉,我之一生,以此刀战三十六位武宗,三位先天,皆胜,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绝尘笑道。

    随即,绝尘再不说话,整个人面容变的肃然无比,只有雷霆雨露的爆炸声音,弥散在天地四方,他已不准备开口说话。

    刹那间,已握住血泉。

    刀入手,身化意,整个人宛若一柄绝世锋芒的利刃,带着有着无尽的寒芒杀意,冷酷极端,与刚刚的平常姿态判若两人。

    他的刀道,早已返璞归真。

    可究竟什么是刀?

    入鞘藏而不露,出鞘锋而见血!是为刀!

    刃去一点善念心,唯留四方无尽血!是为刀!

    究其根本,杀戮与血腥,才是刀道真谛。

    血泉已出,寒刀何在!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