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正文 第三十一章 世间唯有此寒刀

正文 第三十一章 世间唯有此寒刀

    炎城北山,黄昏时分!

    “轰!”

    一道白影宛若流星般坠落,几个闪身就从云雾间来到了山巅丛林中。

    “前辈!”一道淡淡的声音响起,在这山林中震荡传递开来。

    江寒一席白衣,踏步而来,颇有些飘渺入仙之意。

    这已经是他离开江氏山庄后的第九天,也是约定好取刀的日子,自然是如约而至。

    “过来吧!”一道粗犷的声音响起,束音成线,直接传入了江寒的耳中。

    江寒身形一动,飘忽着就进入了山林中。

    在那青草绿林间,之前的温泉水池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凉亭,四柱穹隆,琉璃瓦片,显得颇为静雅。

    而价值不菲的水晶灯一盏一盏的被挂在旁边的树上,发出温绿的光芒,与周围的盎然绿意交织,有着一种别样的美意。

    “前辈好雅兴。”江寒微微一笑。

    远处,萧器正躺在一巨大的躺椅之上,穿着一身黑袍,显得颇为舒坦自在,手中拿着饮食,旁边的桌上有着果核,确实是惬意十分。

    原本萧器还闭着眼躺着,等待着江寒的到来,可当真正看到江寒,他的眼眸却微微一缩,以他的心灵神魂之境界,自然看得出江寒身上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种变化不是肉身上的变化,而是一种气质的变化。

    在萧器看来,如果说之前的江寒是一柄寒芒四射的利剑,那种锋锐连自身都要刺伤。

    那么现在,则是变成了一柄潜藏的血刃,将那无尽的杀意都隐藏在了平静的外表之下。

    “你终究还是悟出来了,踏出了自己的路。”萧器轻轻摇头:“原本我是希望你能化去心中的杀意与戾气,却弄巧成拙,既然杀意滔天,又为何要藏?”

    确实,如今的江寒看起来仿若世家翩翩公子,气质非凡,但寻常人又如何能看清那无邪的脸庞下隐藏着的滔天杀意。

    “刀不入鞘,出鞘杀人!”江寒轻轻一笑:“我想杀人了,但是有鞘无刀。”

    “刀在此。”萧器缓缓站起身,放下了手中的茶饮,一柄长刀凭空出现在了半空之中。

    江寒微微眯眼,看了过去。

    刀身宽厚,但锋刃处极薄,如镜般的刀身冷气森森,刃口凝结着丝丝寒光仿佛不停的流动,宛若一种黑色的光晕在其中流动,整个战刀隐隐有着一种令人心悸的气息。

    “看来以后要杀人不见血了。”江寒一笑。

    这刀身已经光滑到了一种不可思议的地步,恐怕血滴都沾染不上去了,令人一观就明白这是一件神兵。

    “哦,是吗?”萧器轻轻一笑。

    “咻!”

    一道幻影掠过,刺破长空袭来,江寒的心间遗憾,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威胁感,不由轻轻出手,心念一动,直接抓住了那长刀刀柄。

    刀入手,一片冰凉,寒气彻骨。

    轻轻将手放在刀刃之上,丝丝血迹从指间划过,让江寒的瞳孔微微一缩,这种锋利程度,让他都感到有些惊颤。

    作为武宗圆满级数的强者,江寒的肉身虽然至今都还没有达到凡人最高层次,可也极为可怕了,寻常的刀兵根本难伤。

    如今只是轻轻接触刀刃,手指就已经被划伤了。

    “你擅长冰雪一道,这柄刀,以铁母为体,在加上我专门取用的寒冰仙山的万年寒冰化为淬水打造,即使先天强者都可杀,应该会很适合你,在凡俗中,这样的兵刃已经堪称绝巅。”萧器大声爽朗道:“为了不妨碍你和此刀心灵相同,从它刀成之日起,我还没有触碰过,你给我展示一下威能吧!”

    江寒点点头,手掌轻轻抚摸着刀身,血液留住,沿着刀背已经很快融入了刀中。

    从未有过主人的长刀,很快就完全接受了江寒,被江寒握在手中,轻轻颤抖了起来,不过江寒知道,这样的兵器,恐怕已经近乎传说中的仙家神兵,想要发挥其真正威力,还需要自己好好体悟,好好蕴养。

    “轰!”

    江寒纵身而动,无边的杀意宛若地狱般降临,瞬间让周围的温度都下降了几分,道道雪花凭空出现,整个人完全化为了风一般,只能看见那模糊不定的刀影闪烁,令人感到冰寒刺骨。

    萧器的眉头微微颤动,眼前顿时一亮。

    “咻!”“咻!”“咻!”

    刀芒纵横,杀机盈野,肆意发出的刀芒令周围的数棵大树瞬间被撕裂,轰然四射而去,原本构造完整的山林瞬间被破坏,直接少了一大块。

    收刀!

    江寒站在那里,左手中已经出现了一壶竹酒,慢慢喝了起来。

    “怎么,不起个名字?”萧器又恢复了平静,躺在靠椅上悠闲道。

    “我叫江寒,这刀,就叫寒刀!”江寒仰天喝着酒,肆意开口道。

    “哈哈,寒刀!”萧器大笑起来,猛然起身:“寒刀,旧的寒刀不在了,新的寒刀又出现了。”

    “不,我号妖刀,但我的刀是寒刀,真正的寒刀已经死了。”江寒轻轻一笑。

    “真正的寒刀已经死了?”萧器自语,默默体悟着这句话。

    江寒继续道:“前辈,你为什么要这么帮我?”

    江寒活了这么久,他清楚,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萧器如此帮他,却没有提过一个条件,不正常。

    虎躯一震,纳头便拜,那是传说,江寒是从来不信的。

    对于萧器这种人老成精的家伙,不可能是看他少年英豪,便大力帮助。

    一老一小,就这么看着,似乎谁都不愿意先开口。

    “哈哈,果然不愧是妖刀!”萧器率先畅快大笑,显得极为酣畅,继而道:“其实,我只有两个请求!”

    “前辈请说!”江寒淡然道。

    他并未一口答应,毕竟,只是一柄兵器的代价而已,并非什么天大恩情。

    “第一,和木氏的恩怨一笔勾销,不再去找木氏的麻烦!”萧器显得很坦然。

    “只要木氏不来找我,我自不会再去理会!”江寒道。

    “如此甚好。”萧器笑道:“第二,保萧氏百年内不亡。”

    “为什么是我?”江寒轻轻笑道:“萧氏繁盛,堪称江北第一氏族,除了木氏、北行山寨等聊聊势力,无人可与之抗衡。”

    “我与木青有仇,我一直在和她比谁先死。”萧器轻笑:“我快死了,到时候没人挡住木青的话,萧家就完了。”

    江寒的瞳孔微微一缩,不由微微皱眉:“前辈,你前一个条件,可是要我不再去找木氏的麻烦,与你第二个条件冲突。”

    “可能是有些冲突了!”萧器笑道:“不过,你觉得能否答应?”

    萧器不愿说清楚,江寒也明白其中怕是另有隐情,也不再询问。

    “前辈,我看你气息强大,身体完美如一,起码还能再活一百年,如何还要我来保护萧氏?”江寒突然疑惑道。

    “我的肉身达到了不朽不坏,可见‘神灵’的地步,所以肉身器官血肉将会一直处于最巅峰的状态,在死之前根本不会腐朽衰竭。”萧器摇摇头:“可仙神都要天人五衰,更何况凡人?”

    “这世间,无人可以永恒长存,我已经预感到了我将死的结局,最后十年而已,我现在看似气息强大,其实早已进入暮年”

    萧器笑的很洒脱,似乎一点都不担忧,让江寒心中感慨。

    最终,江寒还是轻轻开口:“我无法保萧氏如今日这般昌盛。”

    “保证萧氏血脉不断绝即可。”萧器笑道:“这只是我的请求,如果你觉得麻烦,也可以不去理会,我一些修行上提点和这柄刀,就当你我有缘。”

    江寒深深看了眼前这个慈眉善目,却穿着黑袍的中年人模样的光头男子,心中轻叹:“好,日后萧氏若有大变,我当尽力保你萧氏不灭。”

    他并未将话说满,未来的事情,谁能预料?

    不过,既然许下今日的诺言,将来若真有这种事情发生,江寒自会出力一二。

    “嗯,去吧,交锋时,我会在江心岛上观战,看你寒刀出鞘惊颤十方。”萧器点头笑道:“到时候,我会给你备一份温润的清酒。”

    “那就多谢前辈了。”江寒笑道:“这杯酒我喝定了!”

    突然,江寒抬头,伸出手,感觉一滴滴雨水滴落在了掌上。

    春风下雨日,正是男儿杀人时!

    转身,江寒将战刀收入储物法宝,轻轻一跃,一席白衣,已经消失在了缥缈雨雾之中。

    ...

    看着江寒飘空远去,萧器的身后,一身火红衣袍的男子凭空出现,虚空踏步而来,走到了萧器的身旁,手持一红色羽扇,装束颇为诡异,面容却是平淡自然。

    “我好不容炼制的一柄刀,你就这么给他了?”红袍男子轻声笑道:“虽未镌刻下法则秘纹,可威能也足以媲美道兵,价值不菲啊!”

    “走吧,你好不容易来我这一趟,不谈这些不开心的事情!”萧器笑道:“随我一起喝喝茶。”

    “哈哈,行!”红袍男子眼眸中闪过一丝异色。

    两人转身,朝着凉亭中走去。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