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正文 第十一章 最美的花

正文 第十一章 最美的花

    兵器碰撞,长戈刀枪交锋。

    “砰!”“砰!”

    双方急速的碰撞在了一起,血肉横飞,残肢断臂,一股股血腥之气弥散开来。

    交战虽惨烈,可实际战况却完全一边倒。

    路征商队一方只有数十名武者,武师不到十位,其他全部都是普通凡人,而北行军士个个都是武师,且久经厮杀,双方的整体实力完全不在一个等级上。

    商队庞大的军阵在极速崩塌。

    面对武士,这些凡人士兵还能反抗一二,但面对武师,即使他们再悍不畏死,可身体力量差距太大,根本不能对那些北行军士造成太大伤害。

    “噗!”“噗!”

    一个个凡人被那长枪横扫,马蹄冲踏,所向无敌!

    “退!”“退!”路征大吼。

    他的心都在滴血,可一个个手下被杀,也只能不断撤退。

    所幸,北行军阵的战马冲击力也消耗殆尽,拥有的杀伤力也在减弱。

    商队中央。

    “江哥,帮帮我父亲吧!”路战在江寒旁边焦急恳求道。

    此时的商队中,已经只剩下了百余人,且已经退到了江寒所在的商队中段。

    江寒眼中闪过一丝寒芒,说实话,他是不愿意招惹北行山寨。

    因为江寒心里清楚,自己虽然隐瞒身份,但一旦出手,实力暴露,只有对方有人逃跑,事后调查,很轻松就能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毕竟,江北大地上的武宗强者就那么多。

    如果独行一人,他自然不怕北行山寨,可九千北行军一旦汇聚,夷灭江氏山庄,那是轻而易举。

    对江氏山庄,江寒的感情还是很深的

    而且,对于北行山寨的首领,江寒心底也有着忌惮,他清楚,能够称霸纵横江北数十年,被源玉称赞为接近天元境的存在,那绝对是一尊可怕存在。

    这是江寒的顾虑所在。

    江寒的目光幽然,微微眯眼,如果说北行军找路征的商队,看样子是因为仇怨,那还情有可原。

    可他看着这地上躺着的尸体,有着许多女子,还有着很多穿着普通服饰的凡人,江寒知道,这绝对是劫掠性的屠杀。

    在江寒的内心,对于屠杀凡人的行径,是极为反感的。

    武者厮杀,战死野郊,横尸大荒,这是修行的宿命,在江寒看来,每一位武者踏上修行路后,都应该有着这样的觉悟,所以,江寒并不愤怒。

    可凡人,何其无辜?

    走过前世,历经地狱,江寒知道,自己不是什么好人,也称不上好人,更不愿意做什么好人。

    可人活一世,有所为,有所不为,江寒的心中,依旧有着属于自己的底线。

    当初江寒在那山林驰道间,当着木灵的面,也要射杀木羽,根源就在此。

    今日,在这里,面对北行军,江寒依旧如此!

    轻轻一跃,江寒就从马背上落到了地上。

    心念一动,标枪入手,轻轻惦念,猛然甩出,呼啸着爆射而去。

    “蓬!”

    这一枪,令空气震荡,威势绝伦!

    “噗!”

    一枪双杀,血溅四方,两名铁血重骑瞬间被射穿胸膛,巨大的冲击力波及全身,连人带马,被彻底掀翻在地。

    “砰!”战马倒地嘶鸣,挣扎着想要站起身。

    远处。

    “嗯?武宗!”原本面色一直冷峻平静的长发青年面色一变。

    他看见了那恐怖的一记标枪,他修为虽一般,但见识可不浅,轻易就判断出了江寒的境界。

    虽然他嘴上一直很嚣张,一直叫嚣着即使遇到武宗也要一并杀了,可他的内心中,是不愿意招惹武宗级强者的。

    因为每一位武宗,都算是站在了凡人的巅峰,寻常的武者在武宗面前是毫无还手之力的,想要杀武宗,稍不小心就有可能被其逃窜乃至被其反杀。

    即使他这背景惊人,可他也不想招惹一位武宗强者。

    所以,在看见江寒出手的瞬间,他就有了罢战的念头,但很多事情,不会按照个人的意志想法发展。

    江寒,要么不出手,一旦出手就绝对不会留手。

    战场中。

    “咻!咻!咻!”

    三道标枪追星赶月,激荡而出,力量掌控圆满入微,江寒的标枪准头高的可怕,两根标枪射向两旁的重骑,一根则是撕裂空气,射向了远处骑在战马上的长发青年。

    江寒之前虽然没出手,却一直观察着整个战局,以他的眼力,自然能看出那长发青年才是这支北行铁骑的首领。

    射人射马,擒贼擒王。

    太快了,激荡中的标枪的速度快的让两旁北行军士瞳孔中都流露出来了惊恐神色。

    “小心!”黑袍中年男子面色惊变,瞬间出剑,一道亮光闪过,越身而起挡在了长发青年的身前。

    “蓬!”

    黑袍男子只感觉一股可怕的力量传递至全身,令他的手臂都是微微疼痛。

    不过那标枪也被战剑崩飞,又将旁边的一名重骑直接击穿,连人带马仰天被射翻。

    电火石光间的可怕碰撞,令长发青年的面色不由一变。

    他的地位虽然高,心智也不弱,但自身实力不过刚刚踏入武师境而已,何时真正和武宗级强者厮杀过?

    看着旁边被贯穿胸膛的铁骑,他是又惊又怒,那个少年,想要自己的命?

    想着,他愈加的愤怒,也失去了理智。

    不就是一个少年武宗,再强,能强到哪里去?即使有背景,这江北地界,还能大过自己?

    今日一并杀了又如何?

    “围攻他!”长发青年怒吼,指挥着远处的重骑就围攻过去。

    江寒眼眸一凝,看向了远处的那名黑袍男子,他没想到这群北行军士中竟然会有武宗的存在,心中清楚,光凭标枪远攻是无法袭杀对方了。

    “杀!”“杀!”

    虽然被江寒的标枪接连射杀了七八人,可剩下还活着的重骑也超过六十人,尽皆疯狂驱动战马冲杀了过来。

    江寒微微扫过,眼眸变得无比冰冷可怕,手中出现了一柄青色战刀,双腿猛然发力,在大地上‘砰’的一声,踏开了道道裂痕,宛若流星般爆发而出。

    “死去!”一名重骑仰马刺出,凌空一枪,发出可怕的锐啸声。

    人借马势,势铸枪威,不可抵挡!

    “死的是你啊!”江寒高高跃起,四肢百骸的劲力运转,长刀所向,劈山斩月。

    “撕拉!”

    血色金属长枪被青色战刀劈的层层破碎,在重骑的微微一缩的眼眸中,战刀将其从肩部劈下,随着撕拉一声,整个人的身躯连带重甲,被凌空撕裂为了两半,血洒十空。

    江寒身躯落下,轰然一脚踏在了马头之上,重达数万斤的巨力加持脚上,狠狠踩下去。

    “咔嚓!”

    头骨断裂的咔嚓声响起,整个马头直接凹陷了下去,骨血飞射,高大的战马马蹄一软,轰的一声前身跪地,随即被江寒踩在了大地之上,浑身抽搐着,眼看是活不成了。

    天空中的鲜血落下,浇在了江寒的身上。

    青灵长刀横起,滴滴鲜血从刀身上滑霞,落在了地面初开的花上,鲜艳而美丽。

    有人说,最美的花,是用人血浇灌出来的。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