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正文 第十七章 木氏的应对

正文 第十七章 木氏的应对

    江北郡城。

    一座古老而壮丽的府邸,巍峨繁华,奇物华章,占据了整个江北城约莫二十分之一的面积,这里就是木氏宗族的所在,一个威震江北的强大势力。

    此时,在木氏宗族的主殿之中,气氛压抑,到场的长老团成员个个严肃无比。

    “消息已经确定,你们说怎么办?”坐在主殿中的红袍女子,眉羽间有着丝丝忧虑。

    她,便是木氏宗族的家主——木立然。

    在木氏宗族中,管理家族的是由十几位普通武宗组成的长老团,但所有人都清楚,那几位武宗圆满级数的太上长老才是家族的基石。

    那些太上长老虽然个个都闭关修行,不理俗事,但所有人都清楚,正是那些超级强者的存在,木氏才能成为江北郡的顶尖势力。

    可现在,在洪城那样一个小地方,却陨落了一位太上长老,还是最年轻,最有潜力的一位太上长老。

    “老祖宗早就吩咐过,在她未曾突破之前,不要扩张,可你们呢?”木立然冷声道:“江北纵横两千里,哪里没有出现英豪?那江氏的江正虽然陨落,但他可是曾经与老祖宗把酒言欢的人物,他的氏族,你们也敢去动?”

    几位长老面色变幻,他们都是洪城支脉背后的支持者,也是力主洪城支脉扩张的人,可不管因为什么原因,木灵大人陨落是事实,必须要找人定罪。

    “老祖宗的命令早已传来,此事罢了,不得再得罪洪城江氏,甚至要上门向江寒赔罪。”木立然冷静道。

    “什么。”

    “不报仇,还要赔罪?”

    一位位原本淡然的长老都是惊愕了,不敢相信这会是老祖宗的决定。

    “不赔罪,难道还要为敌吗?还是你们去和那江寒厮杀?连老祖宗都没绝对把握能杀掉他。”木立然怒道:“那江寒才十一岁就已经如此了得,将来有很大可能踏入天元境,即使没能踏入天元境,成为无敌武宗也不是难事,你们要结下如此仇敌?”

    一群长老顿时不吭声了,老祖宗都没绝对把握杀的人物,他们去送死?

    木立然后面的话,更是让他们醒悟过来,这江寒现在才十一岁,恐怕才刚刚步入修为爆发期,将来会走到何种地步谁都难说,一旦成为天元境乃至更高层次强者,想要覆灭整个木氏,怕都不是难事。

    对于这样一位人物,既然没有把握杀,那就想办法交好,起码也要化解仇恨。

    木氏宗族屹立江北郡数百年,合纵连横,哪一套不是玩的熟练无比。

    看着这一个个长老,木立然的面色冰寒无比,心中却在思索着:“按照老祖宗说的,如果她踏入天元境之后,这江寒如果还没突破,到时候再杀也不迟,不过这些话不用和这些长老说了,洪城这一支脉也是时候该清洗了。”

    她慢慢想着,眼神愈加冰冷。

    “当初是谁提议洪城支脉扩张,谁提议木灵大人去洪城的?”木立然再度开口。

    在场的十几位长老,都望向了其中的两位老者,一位穿着紫袍,一位穿着黑袍。

    两人的面色顿时一变。

    “两位长老,你们犯下错,怎么办?”木立然目光冰寒。

    紫袍老者面色变幻,最终才缓缓道:“我会自动退出长老团,以后不再管理族中事物,其余惩罚按族规处理。”

    其余的长老也是暗自点头,这已经是惩罚的极限,毕竟,木灵的死是意外,也不可能因此斩杀一位武宗强者。

    “木隆长老呢?”木立然看向了另外一位长老:“你是洪城一脉的支持者,你要怎么办?”

    “我会让洪城支脉再准备一份厚礼,送还给江氏。”黑袍老者咬牙道,退出长老团,他也就一个普通武宗,哪里会有这么大的权利,他可不愿意。

    “既然要赔罪,那么就要诚意足够,洪城支脉中的主事者,还有那些参与了进攻的江氏的人员,一个都不能放过,全部都抓起来,再将洪城的青灵矿脉全部送给江氏。”木立然声音冰寒:“到时候宗族自然会再派遣人员过去主持洪城的事情。”

    其实,木氏作为江北顶尖家族,即使想道歉,也不至于此,但木立然虽然是家主,却不能真正掌控整个宗族,也是以这个借口发作,到时候也好名正言顺安排人员插手洪城支脉。

    这里的长老其实都明白这个道理,有心反对,但木立然有着老祖宗的命令,又有着光明正大的借口,他们也不能违背,终究死的都是洪城支脉的人,他们内心其实也不是十分在乎。

    木立然随即起身下令:“木山长老,这件事情就由你去负责,带领一支卫队去洪城,该抓的抓,一个都不能逃!”

    “是,家主。”一位赤袍的长老露出了笑容,这可是名正言顺大捞一笔的机会。

    ******

    从回到山庄开始。

    江寒就自己在疗养,有着爷爷江阳山送来的专门的疗伤药物,加上在山庄中的地下元泉中修行,江寒的伤势好的也是极快。

    十天时间,伤势基本痊愈,虽然并未全部好,但也能发挥出完整战力。

    让江寒颇为惊讶的是,他预料中叶氏、程氏的进攻并未到来,甚至是木氏也没有强者降临,一切都安静的可怕,反倒是庄中变得更加的平稳。

    而庄中的‘祖祭’大殿在延迟数日后,还是召开了,江寒作为庄中第一强者,自然是出席了,不过他也没有太在乎这件事情,自然有江阳山他们是操办。

    随着时间流逝,天气就开始变的愈加寒冷,甚至一夜之间就下起了大雪。

    而江寒,也再度开始了自己的修行,每天除了陪着妹妹玩耍,就是练拳练枪,或者指点庄中武者的修行。

    不过最主要,则是在后山独自一人苦修,达到了他这一步,普通的修炼的作用更多的只是为了刺激身体筋骨的增长,使力量变得更加强大。

    但想要境界提升,则是需要去感悟天地自然,可惜江寒自从领悟了真正的‘刀心’,虽然对《飘血刀法》有了全新的认知,身体力量也在一天天增加,但却没能有明显的进步,没能掌控真正的‘道之意境’。

    “飘血意境?还是冰雪意境?或者是秋风落叶?”江寒虽然知道修行要循序渐进,但心中依旧有着一些焦急。

    “算了,这么烦躁,估计也感悟不出什么。”江寒从雪地中起身:“还是看看那天箱子中的东西是什么吧!”

    虽然得到木灵的储物法宝已经十几天,但江寒却一直没有打开过法宝中的箱子,此时想到了,江寒也不犹豫,当即从储物法宝中取了出来。

    “这第一个箱子,里面放的是...”江寒伸手打开,发现竟然是一面面特殊制作的乳白色的玉石令牌,散发着一种极为特殊的波动,显得极为华贵。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