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正文 第二十八章 镇压不臣者

正文 第二十八章 镇压不臣者

    气氛压抑,庄主江阳山却没有继续这个话题。

    “按照历年的规矩,山庄卫队统领,都是由江氏嫡血族人担任。”江阳山冷峻的目光扫过下方的数百武者:“如今江正死去,卫队统领的职位空缺,如今我想换个方式挑选统领。”

    数百武者都听着,甚至有的武者眼中透着一丝惊讶,山庄卫队,是山庄中最重要的一支武力,一般卫队统领都是由江氏族人担任,建庄数十年以来都是如此,从未改变。

    “庄中的高层,依旧会选出一位卫队的统领,但若庄中有人不服,可以挑战!”庄主江阳山的声音传遍了整个主殿:“谁若能挑战成功,则可替代成为新的卫队统领!”

    一言既出,顿时许多人的眼中都是流露出来了炽热的眼神。

    在江氏山庄中,武师级强者近百位,可其中真正的江氏族人不过二十人而已,而高层职位数量有限。

    因此许多人虽然修为达到了武师,可在庄中其实没什么实权,暗中是有着怨言的,过去有着江正在,他们不敢闹事,但是现在?

    “庄主,不知道你们选定的统领人选是谁?”一道粗狂的声音响起。

    江寒不由一眼就看了过去,正是一名坦胸露乳的大汉,他的脸庞上有着一道刀疤,显得颇为狰狞。

    江寒知道,这人就是山庄第三卫队的队长阮海,乃是庄中的顶尖强者,是一位武宗层次的强者,也是山庄阮氏的领军人物。

    之前族中也只有父亲能够压过他,而现在父亲已经死去,虽然大伯也是武宗层次强者,可论实战,远不如对方。

    江寒微微皱眉,大哥口中闹事的人恐怕就是这阮海。

    “经过我们高层商议,新任的卫队统领就是...”江阳山低头,目光落在了江寒的身上。

    在场的许多族中老人,还有江通、江燕等人都落在了江寒的身上。

    江寒顿时一惊,难道是自己?自己才刚刚到十一岁而已。

    “江寒!”江阳山的声音响彻整个主殿之中:“虽然年仅十一岁,但斩杀顶尖大妖血月凶豺,是如今山庄中毫无疑问的第一强者。”

    “爷爷!”江寒惊愕道,难道真的是自己?

    “江寒!”江阳山盯着他:“有多大的实力,就要承担多大的责任,你父亲死了,你就是族中的第一强者,你就必须担起这个责任!”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他的身上。

    “我知道了。”江寒懂了。

    过去,父亲在,可以帮自己挡住一切风雨,但现在,他必须站出来,成为这江家庄新的支柱。

    “江寒担任卫队统领,可有谁不服!”江阳山的目光微微扫过所有人。

    “我不服。”一道低吼声音响起。

    “我为庄子贡献了多少?”阮海低吼道,眼眸宛若饿虎一般盯着江寒:“我从十六岁进入卫队开始,到现在足足有了二十年了,做出了多少贡献?我服江正,他担任卫队的首领,我心甘情愿,但这小崽子凭什么?凭他是江正之子?凭他是江氏弟子?”

    其他许多很多没有说话的外氏武者虽然没说话,但同样有着相同的神色和想法。

    山庄中江氏是最强的氏族,是统治氏族,但这些武宗武师一个个实力强大,除非有绝对强大的实力,不然谁又会真正臣服?

    虽然庄中很多人都说江寒一对一击杀了那血月凶豺,但这些长久在外驻守的武者却不是那么相信。

    江寒实在太年轻,年仅十一岁的他虽然发育极好,可身高比成年人依旧差了一筹,看着太瘦弱了。

    在很多人眼中,即使江寒真的有些实力,但要说媲美武宗?除了那天亲眼见证了江寒出手的几十人,谁信?

    十一岁的武宗,洪城上百年都没出一个。

    空地中已经不由自主出现了一个直径十米的圆圈,只剩下了江寒与阮海两人,所有庄中男儿都是将目光落在了他们两人的身上。

    不过江通,还有当天与江寒一起行动的一群人,倒是充满了信心看着江寒,只有他们才知道,江寒的实力是何等可怕,不过他们都没有开口,因为,他们都清楚,强者的名号不是说出来的,而是一战一战打出来的。

    江寒想要建立如他父亲江正那般在族中一言九鼎的威势,就要赢下一切挑战,这阮海,仅仅只是第一战而已。

    “按道理,我还要叫你一声海叔。”江寒一笑,不过声音就变得愈发冰寒:“不过,庄主已开口,现在我就是卫队的统领,阮海,我知道你不是唯一一个不服的,我知道还有很多人不服庄主的决定。”

    “我年少,但我是江氏男儿,还有谁不服,有种就全站出来,我江寒今天全部接着。”江寒的眼眸如电,扫过全场,那可怕的厉芒,令不少人都是背生寒意。

    许多人都是相互对视。

    “我!”

    “我不服!”

    “我不服!”

    接连又有三人站了出来,全部都是常年在外打拼的武师,都算是庄中的高层,有着很高的威望,而且尽皆是武师巅峰。

    他们知道,自己毕竟是山庄武者,想要上位夺权,就需要大义名分。

    一次公平的正面挑战,是最好的机会,古语云“唯名与器,不可假人手也!”

    如果他们今天不发起挑战,承认了江寒的地位,日后他们再发起挑战,就是夺权,从道理和大义上,是会被人谴责的。

    “江寒,你现在知道有多少人不服了吧!”阮海低声吼道,他的身高高出江寒足足两个头,显得极为凶悍。

    江寒扫了他一眼,声音冰寒:“还有谁!”

    阮海心中顿时愤怒,因为江寒根本就不理会他。

    三息,再无人站出来。

    “千言万语,以武定结局。”江寒的声音无比冷漠:“卫队首领,自是需要是山庄中的最强者,你们四个,联手与我一战,只要能赢,我自当无缘卫队统领一职。”

    江寒很清楚,此时江氏山庄内外暗潮涌动,如果内部都不稳,即使自己战力滔天,也很难保全整个山庄。

    今天首先要做的,就是要定所有庄中武者的心,怎么安?自然是打,父亲是一场场厮杀,打出了洪城无敌的威名。

    自己虽强,可别人不知道,如果单独击败阮海,没有足够的震慑性,唯有一战定结局,证明自己武道宗师的实力,才能让庄中所有武者相信,江氏没有衰落,江氏依然有着一尊无敌强者,只要庄内稳定,外部的一切挑战,都将土崩瓦解。

    所以,要么就不打,要打就要一战定乾坤!

    但这在阮海等四人看来,江寒的这一举动,就是**裸的无视,虽然他们知道江寒天才,但毕竟就一个十几岁的小娃娃,就算真的是武宗,难道还能是武道宗师?

    “什么?”

    “一对四!他们三个可都是巅峰武师,阮海更是算我武宗层次强强者。”

    “这也太...”

    “一敌四?”阮海眼中先是流露出一丝不可思议的神色,随即就是愤怒咆哮:“你真当你是你父亲江正。”

    “这!”

    一片震惊。

    连江氏的一群高层都是惊愕了,虽然他们相信江寒,但也想到他会如此疯狂,不过江寒话已出口,他们也不能否认,唯有希望江寒真的能镇杀一切不臣。

    “既然是比试,为避免错伤,就考验拳脚功夫。”庄主江阳山命令道:“所有人,让开场地,给我庄中的五位好汉比武的空间。”

    “不!”江寒摇头。

    “嗯?想反悔?”阮海冷声道:“来不及了。”

    “你们用兵器。”江寒微微一笑:“我空手对敌。”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