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正文 第二十六章 猪头肉

正文 第二十六章 猪头肉

    恍惚间。

    江寒的识海中浮现出来了一幅幅画面。

    ...

    刚刚出世,父亲抱着幼小的自己,神色激动:“薇儿,我们的儿子就叫江寒...”

    父亲与母亲的那种欣喜与激动。

    ...

    自己第一次登上了祭坛,创造了江氏的真血洗礼的历史。

    “哈哈,这是我们的孩子,注定成为这大地上的强者。”父亲是那样的高大魁梧,母亲站在旁边,也是那样的温婉柔美。

    ...

    “刀中八法,心到,手到!”后山中父亲在对着自己冷声呵斥,从刀法最基础开始,一步步教导自己修行,将自己领上了修行路。

    ...

    “寒儿,照顾好妹妹!好好活着!”

    父亲严厉的模样,父亲慈祥的模样,十几年流逝岁月中的一幕幕,浮现在了他的眼前,江寒才发现,自己好像从来没有和父亲真正谈一次心,自己没有真正好好的孝敬过父亲一次,自己没有...

    痛苦、悔恨,他似乎从来真正关心过父亲,而现在...

    江寒眼中充满着血丝。

    他不愿意相信那个一直站在他的身前,为他遮风挡雨的魁梧男子就这么死去了。

    “父亲,你回来啊!”江寒跪在地上,抱住了眼前已经渐渐变得冰凉的尸体,眼中满是泪痕:“你睁开了啊,母亲被抓走了,父亲,你睁开眼啊!”

    “父亲!”

    这一刻,江寒多么希望,再次回到幼时,严厉的父亲,慈爱的母亲,还有可爱的妹妹...

    “为什么,为什么!”江寒的眼眸变的前所未有的可怕,他的眼中充满了疯狂的杀意:“该死,都该死,你们到底是谁!”

    愤怒的火焰渐渐充斥了他的心神,他的心中涌现出来了无尽的杀意——

    江寒的额头青筋都突了出来,整个眼眶都变得通红,仿佛一头嗜血的凶兽一般,随即他的整个身躯都颤抖了起来。

    ...

    这让旁边的族长江阳山、江岩等人心中都是一突,联想到江寒的可怕实力,连忙难道:“小寒,清醒过来,快点清醒过来。”

    江岩还想上前走去触摸江寒的手臂,可是。

    “砰!”

    江寒身躯一震,竟然将江岩震颤的连连后退,这让周围的一群人不由呆滞。

    他们可是清楚江正的实力,虽然只是最普通的武宗,但那也是货真价实的武宗强者。

    “父亲,小寒他...”江岩不敢再上前,忍不住朝江阳山问道。

    “寒儿,怕是有了入魔的征兆。”强忍丧子之痛,江阳山的声音冷静无比:“通知下去,山庄进入最高警戒,所有武者拿起兵器戒备,所有的妇孺都进入内庄,等待我们的通知。”

    “那江寒他...”江通怔了。

    “你们记住,我江家庄已经到了生死存亡之际。”江阳山的声音也有着一丝颤抖:“正儿死了,今日白天又死了那么多山庄武者,还有这么多人受伤,我庄中的实力十成已经去了六成,如果寒儿能清醒过来,一切都还能稳固下来,如果寒儿不慎...”

    几名庄中的高层相互对视,眼中都是惊骇,尤其是江通,他们都知道,能够阵斩血月凶豺,江寒恐怕不是寻常的武宗强者。

    他一旦入魔发狂,到时候山庄内恐怕还要有大祸端......还有那江氏的敌对氏族,绝对不会视而不见,如果应对不当,江氏真的会有灭族之危。

    就在这时候——

    “哥哥,哥哥!”一带着哭腔的小女孩声音响起,江雨从内庄的大门处冲了出来。

    她蹒跚着小步子,可爱的小脸蛋上带着泪痕,朝着跪在地上的江寒跑了过去。

    ...

    江寒感觉自己陷入了无边的痛苦与悔恨之中,一道道杀戮**冲击他的心神,仿佛自己只要随心所欲的杀戮,就可以摆脱这痛苦。

    他的额头颤抖着,他还有着一丝理智,不愿意陷入这种疯狂之中,但是他感觉,越是如此,他就越掩盖不住自己内心那奔腾而起的杀意。

    仿佛一道闪电一般。

    “哥哥!”“哥哥!”

    妹妹的声音,宛若一道闪电,劈开了在他眼前一片通红的世界。

    “是妹妹,是小雨!”江寒蓦然睁开了眼,转头看见了远处一边被大伯抱着,一边还在不断凄惨喊叫着的妹妹。

    虽然无边的杀意还在冲击着他的心神,但江寒已经完全清醒过来,经历过在地狱中无边的折磨之后,他早已认为自己心如铁石,但刚刚他才发现,自己依旧有着心灵的弱点,刚强的只是外表,他的心中依旧有着柔软的地方。

    不过,当他清醒过来后,他就已经将自己无边的痛和恨掩藏压制收敛,隐藏在了心底。

    江寒知道,这些思绪,不过是软弱的哀嚎,不能起任何作用。

    轻轻伸出手擦去了父亲眉心的那道血痕,江寒低声勉强一笑:“父亲,你放心,我一定将母亲安全带回来的!”

    “呼啦!”江寒扯下了自己的衣服,轻轻覆盖在了父亲的脸庞之上,然后才缓缓站起了身。

    “爷爷。”江寒望向了旁边的爷爷。

    江阳山仿佛苍老了十岁,但他看见自己最看重的孙儿清醒了过来,轻轻点点头:“寒儿,你去吧,你父亲的事我们来办,好好照顾好你妹妹,什么事情明天再说。”

    “嗯!”江寒点点头,微微偏头最后看了一眼父亲,大步朝前走去。

    活着,不是要躲在角落中里活着逃避,而是要往前走,父亲走了,很多责任,需要自己扛起来。

    “大伯,把小雨给我。”江寒穿上了叔叔江通递过来的衣服,伸手抱着了妹妹。

    “哥哥,爹呢?娘亲呢?”小雨还在哭泣着,忍不住还在朝着远处地上望去。

    江寒将妹妹完全抱入了怀里,不让她看到躺在地上的父亲,然后亲了亲小雨的额头,勉强笑道:“小雨不哭,不哭,父亲和母亲出去了,给小雨买吃的去了,他们很快就会回来的,哥哥和你保证,真的!”

    强忍住泪水,江寒抱着妹妹,大步朝着内庄自己的家中走去。

    这一刻,江寒知道,自己肩膀上有着职责和义务,就是保护自己剩下的家人,为他们遮挡风雨。

    ...

    走入家中,打开了妹妹江雨的房间,江寒将已经哭的睡着的妹妹放在了床上,轻轻盖上了被子,然后对门边的女仆吩咐了几句。

    站在庭院的青台上,江寒似乎看见,昨日和自己比试的父亲,那一席白衣。

    “父亲,我会好好活下去,会的!”江寒喃喃自语。

    逃避、害怕解决不了问题,这一切的血和泪,终究需要血和泪来还。

    转身,江寒走进了后堂。

    突然,他看见了那远处的房间饭桌上,已经摆好了一桌饭菜。

    放在最中央的,正是自己最爱吃的猪头肉!

    不知道为什么,江寒感觉自己的泪水,就是掩不住的流了下来。

    ……

    黑夜中,一席幽影悠然而出,落于虚空之中,伫立观望江氏山庄许久,最终轻轻一笑,飘然离去。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