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正文 第二十五章 无法改变的结局

正文 第二十五章 无法改变的结局

    寒青烈被那层层冰雪掩藏,在黑暗中看着那一席白衣,那可怕震颤世间的一柄战刀出现。

    恍然间,他又看见了当年那个傲然的瘦弱身影,那个立誓要以手中之刀名传无边大地的青年。

    “或许,当年源师的选择是对的,也只有他,能够走到这一步。”寒青烈轻轻叹息。

    论天资,他胜过对方。

    论修行资源,他优于对方。

    可是,当看到那惊艳世间的一刀,寒青烈就知道。

    这场绵延二十年的比斗,自己终究是输了。

    正面搏杀,自己未必会输,但在“心灵”上选择上,自己输了,已经输了二十年。

    不过,他依旧不会后悔当年的选择,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心性。

    这个世间没有无敌的法门,只有最适合自己的修行路。

    那天地之间。

    “锵!”

    这一刀,终究是拔了出来。

    这一刻,星岳失色,山河颤栗。

    江寒放下刀鞘,右手持刀,如龙入海,如虎啸谷,要绽放这惊世的光芒。

    江正遥遥望着天空,那冰河中的巍峨虚影,那转瞬即逝的雪莲,轰然斩下。

    到了这一刻,不再需要言语,不在需要渲染,所有的一切心意念想,尽皆在此一刀之中。

    黑夜之中,刀意唯一,斩破了一切冰雪,斩杀了一切虚幻。

    刀斩天地,唯有源出,这藏了五年的一刀!

    这天地,已经完全被这可怕的刀芒遮蔽。

    寒青烈轻轻叹息,在他看来,这不过是江正的催死挣扎而已

    这世间,修行者中,从来不缺少天才,越阶而战胜者,有过,可谓天才。

    越境而战胜者,鲜有,可称绝世人物。

    至于跨越两大境而战,敢出手的有,能活下来的,也有,但能赢的,或许有过。

    不过,寒青烈只在古典中看到过。

    ....

    那是一柄青墨色的刀,刀名寒!

    长不过四尺,迎着冰寒,破开白雪,划开了那层层迷雾。

    这一刀,快的可怕!

    出鞘的瞬间,不过丝丝寒意,瞬间就形成了可怕的血色丝芒,再席卷了这天地,汇聚而成了铺天盖地的刀芒,凝聚形成了那极致的一刀。

    “天元聚海,凡俗兵器,也敢斩向地界仙灵。”那一声苍老暴喝响彻天地。

    那冰雪莲花光芒大涨,与那极致刀芒相逢,终于是碰撞在了一起。

    哗!

    冰雪莲花裂开,一抹耀眼无尽的光华一闪而逝。

    那一柄薄如蝉翼的刀刃寒芒,一闪而逝,切开了这方天地!

    只见那冰雪莲花整个消散化为虚无,只有那一闪而逝的薄薄的璀璨血色光华,在这天地虚空中留下了一道肉眼都清晰可见的痕迹,许久许久不散。

    这一刀,挡住了那雪莲,不过下一刻。

    “噗!”

    江正那挺拔的身躯一软,猛然吐出了一大口鲜血,身躯上都隐隐有着丝丝血痕呈现。

    显然,这一刀耗费了他太多太多的生命潜力。

    这一刀,他虽然悟出,但终究还缺那三年之功,为了缩短这三年的功法,他耗费了三百年的寿元。

    这是代价,以超凡斩仙灵的代价。

    天际间,那朵冰雪莲花消散,可那冰河天地却依旧如故。

    最后,江正这一生的刀意凝聚,也不过斩灭了那老者的一击攻杀之力。

    “以天元挡我一朵冰莲花,你足以自傲,不过,还是结束吧!”老者轻轻叹息,声音传来,有惋惜,也有冷酷,更有无边的杀意。

    “蓬”

    天地间,再度汇聚而成一朵冰莲,飘然落下。

    江寒睁大了眼睛,竭力想要挣脱父亲的束缚,他知道,父亲挡不住了,可是,没有丝毫作用,他挣脱不开,他只能眼睁睁看着那朵雪莲花降落。

    甚至,他发不出一丝声音。

    “哎!”寒青烈轻叹。

    江正看着那朵雪莲花落下,嘴角的血丝悄然散去,轻轻转头,看向了江寒露出了一丝笑容,似乎在嘱托什么,又似乎在安慰什么。

    随即,他看向了同样面露笑容的寒青薇。

    “咻!”

    那冰莲落下,宛若一片雪花飘落,看似缓慢,实则瞬息而至,飘落在了江正的额头上。

    “蓬!”

    在江正如常神色中,那雪莲融入了他的额头,眉心出现了一丝丝血迹,尔后整个人轰然在了青石地上,气息全无。

    紧接着,一只冰雪大手凭空形成,汇聚成降落,直接擒拿住了旁边神色平淡、轻轻闭眼的寒青薇,轻轻一拖,朝着高空飞去,瞬息就消失在了视野之中。

    只有一滴泪水,在无声间落下,滴落在了地上。

    这样的结局,他们夫妻俩很早前就已预料。

    “烈儿,走!”充满了苍老之色的冰寒之声轰隆隆传来,传遍这天地。

    寒青烈面色复杂,看着倒地身死的江正,又看了看自己呆滞的侄儿,心中一叹。

    ‘轰’的一声,整个人冲天而起,消失在了江氏山庄的演武场上。

    紧接着黑夜中的星辰消失,那巍峨的身影消失在了虚空之中,天地间再度恢复了平静,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那一刀,再惊艳,也仅仅只是一刀。

    有些事情,如何挣扎,也是徒然。

    恐怖的威压消散,江寒整个人却软了,爬到了父亲的身体旁,颤抖着伸出了手,随后眼泪不断地流出来。

    “蓬!”那无尽的血色气浪消散开来,

    “父亲,死了?”江寒整个人都颤抖着。

    人,只有在失去的时候才知道珍贵。

    江寒的前世经历了太多的勾心斗角,在地狱中受尽了无尽的折磨,所以,这一世他格外珍惜父母,他很享受父母关心自己,在乎自己的那种温暖。

    从小的时候,他就告诉自己,要努力成长起来,要尽快的比父亲还强,不要再让父亲去冒险猎杀大妖,他还发誓,要成为这大地上的强者。

    不单单是为了自己的前世的追求,更希望父母能够以自己为骄傲,更希望这一世自己最亲的人,能够开心幸福。

    所以,他五年的疯狂修炼,他练刀成魔。

    而现在,一切全都毁了!

    “啊,啊——”江寒仿佛一头受伤的野兽,悲愤痛苦的哀鸣着,感觉心中是一种前所未有的空虚,那个一直站在自己身后的魁梧身影消失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一种撕心裂肺的感觉充斥了他的心神识海。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