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正文 第二十四章 寒刀出鞘

正文 第二十四章 寒刀出鞘

    青色衣袍男子任何那血红色气浪冲击开来,但他的身躯周围数丈内却依旧有着无数的雪花飘荡。

    “轰!”

    那无尽血色气浪轰击而下,冲击而来,妄图将青袍男子寒青烈压制完全束缚住。

    “好可怕的威能,好强大的束缚力,这才是父亲的实力”

    江寒默默感知着眼前的一切,可是,让他震撼的是,任由那气浪威能滔天,却依旧无法撼动对方分毫。

    “当年大雪压青山,你说你终究会展露你的锋芒,这就是你要给我看的吗?”寒青烈冷然开口:“借助领域类法宝,你的领域威能确实滔天,可你要记住,领域终究只是辅助,唯有手中的兵刃才是我们的信念所在。”

    “如果你今天的实力止步于此,那你,也就该陨落了!”

    青袍男子寒青烈直接稳稳踏步,破开了重重气浪走来,他手中的冰锥法宝,愈发的耀眼夺目,隐隐有着无尽的心悸气息。

    这一刻,漫天风雪环绕,青袍烈烈,宛若雪中天神。

    “昔年你的刀锋锐无比,现在,该出刀了!”

    他走到了距离江正不过三十米的地方,对于这个层次的强者来说,这种距离,和一米没有什么区别。

    “寒青烈,你确实是寒青氏千年奇才,论修为,你是真丹境,要高出我一个大境界,可惜,你我的路却终究不同。”江正轻轻开口。

    江寒在后面看着,他感觉,自己的父亲和自己的舅舅,似乎不像是单纯的敌对关系,似乎曾经彼此有很多的纠葛。

    “不论是刀法,还是枪法,终究只是外道,你在刀道上才情惊艳世间,但从你走出寒山那一刻开始,你的命运就已经注定。”寒青烈轻轻摇头,似乎在回忆昔年:“你的修为不过天元,绝对不会是我的对手。”

    “哦,是吗?”江正眼眸一凝。

    他的右手轻轻一晃,一柄落寞无奇的刀落入手中。

    这柄刀未出鞘,却已经有着一种惊世的锋芒,当他的手握住刀身的那一刻,战刀本身就已经感应到了主人心中的杀意,轻鸣颤声起。

    这一刻,天地寂然,这一时,万物静谧。

    江正看着自己手中的战刀,他已经有五年没有再握住刀了,而现在,他要用手中之刀,斩灭眼前的一切阻碍。

    他的眼中,在这一刻,充满了冷意,再不复平日的温煦笑容。

    关公不睁眼,睁眼要杀人。

    此时,寒青烈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惊愕之色,他的声音中有着震撼之意:“刀源术!你练成了?可惜!可惜!”

    虽然惊叹于对方练成了这传说中的绝世秘术,他的脸庞却仍然只有震撼,没有畏惧。

    “当初源师来寒山,专挑中你我二人,最后只有你愿意踏上这十死无生之路。”寒青烈轻轻叹息:“如果你早生一百年,或许你的命运可以改变,可惜。”

    “墨长老来了,我确实必死无疑。”手握刀柄的江正有着一种无敌的风姿,但却有着一种落寞之色。

    确实,他从那条近乎必死的路中成功走了出来。

    十死而向,方可求生。

    他活了,可现在却依旧要死了。

    他成功踏出了这一步,已经不需要一百年,他只需要三年时光,就可扭转一切,只是,他终究再没有这三年。

    命运,终究难以琢磨。

    “即使我必死,可你若接我这一刀,你也同样要死!”江正眼神一寒:“五年藏刀,我本欲内斩自身,但如今却要外斩仇敌,五年的刀意锋芒,二十年的不屈之念,我一生的豪情之意,这一刀,你挡不住。”

    江正的声音轰隆而出,响彻十方,由人耳入,直达人心灵深处。

    江寒看的真切,心中也是澎湃万分。

    “你有大毅力,我不如你,不过我可不会接你这寒血刀。”寒青烈微微一笑,似乎毫不在意对方的话,侧身朝着天空中躬身而道:“请老祖宗出山!”

    “请老祖宗出山!”“请老祖宗出山!”“请老祖宗出山!”....

    声音不大,却有着一种惊人的魔意,透彻破空,传遍这旷野四极。

    忽然!天地之中。

    “烈儿,你太让我失望了!”一道苍老的冰寒声音响彻天地:“你冰心意大成,纵然他刀源术绝世,但你高出他一个境界,当碾压而去,又有何惧?”

    “轰隆隆!”

    仿佛是天地色变一般,黑夜中一颗颗璀璨的星辰点亮,无数的星辰宛若一条银河,在银河中则是出现了一道巍峨的身影,有着无尽的冰寒降临,笼罩了整个天地,仿佛冰雪中的神灵一般。

    瞬间,一股恐怖的威压降临,让所有的人都感受到了彻骨的恐惧,一个个都瘫倒在了地上。

    尔后,那冰雪降落,宛若一片片雪花,看似缓慢,实则瞬息而至,飘落在了那无边的血红色浪涛之上。

    “轰!”

    原本威能无双的血色领域瞬间破灭,整个天地,尽被冰雪覆盖。

    可那神秘的存在,依旧在无尽的冰河之中,根本没有降临,以江寒的实力根本看不穿那层层阻碍。

    “墨长老安好!”江正轻轻抬头,微微笑到。

    “江正,刀源术,是何等惊世法门,你竟然练成了,悟性当为我雪神宗千年弟子第一人,不愧是源师的传人。”苍老声音响彻天地,声音中有着掩饰不住的赞赏。

    “老祖宗,若江正愿再为雪神宗弟子,为我寒青氏征战,可否抵消其罪孽。”远处的寒青烈猛然开口,竟然是有求情之意。

    话音落下,江正后面的寒青薇和江寒眼前都是一亮。

    江寒可不傻,虽然不知道那苍老声音到底是谁,但从其展露的威势,他清楚,这恐怕是一尊盖世的存在。

    纵然他对父亲再有信心,但他也知道,自己的父亲终究修炼时间太短,估计还不是对方的对手。

    如果能活,谁不愿意?

    “其罪已铸,无可饶恕,伏诛吧!”苍老者虽有赞赏之意,但声音却冷酷无比。

    在江寒的惊愕中,在寒青薇的哀怒中,在寒青烈的叹息中,在无数人思维都近乎停止运转之中。

    那无尽的雪花雾气之中,一道雪白的冰花莲花绽放,无数的纹路汇聚,隐隐蕴含着无数的神秘力量,有一种世间难见的极致之美。

    有一种美,动人心魄。

    有一种美,倾尘世间。

    有一种美,叫杀人花。

    这一朵花,由虚空中忽然出现,猛然绽放,悄然落下。

    江正抬头,露出了一丝嗤笑。

    “二十年前,我在墨长老座下听道,得你传道之恩。”江正冷言。

    话虽如此,但所有人都听得出江正言语中的嘲讽之意。

    他的手微颤,刀身微出。

    那刀身上,有着无言的杀寂。

    “恩意我已难报,我这一刀,为我这二十年所悟刀道之精华,当向长老展示一二。”

    面对着冰魄雪莲花,江正毫不畏惧,拔刀而向,傲然而出。

    那青色的战刀再次被拔出一截,此时刀已出鞘一半。

    江寒身上的气息再没有丝毫掩藏,刀身每出一寸,气势就高上一分。

    如果说那满天冰雪星河中的老者是降临的神灵,那江正就是世间无双的刀客。

    谁都能感觉出两者的差距之大,但似乎谁都想看到那柄刀拔出的那一刻。

    谁都相信,这是一柄要斩落神灵的刀,这是世间再难现的可怕刀意。

    这一刻,那原本在天地间耀眼无比的雪莲失去了光彩。

    每个人的瞳孔中,都只剩下了这一柄寒刀。

    —

    ps:这次断更很抱歉,不想给自己找什么理由,加上今天的,还欠九章,我会尽快全部补上。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