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正文 第二十三章 江正的实力

正文 第二十三章 江正的实力

    三艘虚空战船停在了距离大地近百米的高空之中。

    青袍中年男子、黑袍老妇、年轻女孩尽皆站在船头俯瞰着下方。

    “老祖宗,到了。青袍中年男子神色复杂:“这里就是江氏山庄了。”

    “去吧。”黑袍老妇冷声道:“该擒的擒,该杀的杀!”

    旁边的年轻女孩心头剧震,杀?难道不是来找姑姑的?看来事情似乎不像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老祖宗,一定要...”青袍男子声音低沉,但他的话还未说完,就已经被打断。

    “放?你记住,你是宗门新的刑法长老,如此作态,日后如何服众?”黑袍老妇面色冰寒无比,厉声呵斥:“如果他们只是触犯了宗规,我不会如此计较,可你难道不知道他们给我族惹下了何等大祸。”

    青袍中年男子缓缓闭上双眸,深深吸了一口气,再度睁开眼,眼眸中已经充满了杀意。

    舱门打开,一步踏出,虚空独立,看着下方出现的密密麻麻的人群,银甲男子微微摇头:“妹妹...这都是命啊!”

    大手一挥,整个世界已经成为了冰雪天地。

    ......

    “敌袭!”守卫在塔楼上的武者厉啸道,撞响了铜钟。

    在城墙之上,晚上都会有着武者巡视。

    钟声瞬息间就传遍了整个江家庄,无数的武者飞速立刻手持兵器冲了出来,一个个族中的高层也都奔了出来。

    “敌人!”

    “虚空战船!”

    庄中的数百名强大武者都已经聚集在了演武场与城墙之上,手中都持着强弓与标枪,全神戒备。

    而江寒早就与父亲江正站在了演武场上

    他的心中剧震,他在书中看到过,有炼器大师,可造出遨游虚空的法宝战船,不过这种宝物极为珍贵,通常都是先天强者才能拥有。

    “父亲,是谁?”江寒凝声问道,他感觉到了父亲的神情不太对。

    “正哥,寒儿。”

    江寒与父亲同时转头,母亲秦薇已经站在了内庄门口,令江寒颇为惊异的是,母亲今天竟然穿着一身雪白的长袍,与往日的气质大为不同,如果要用词语来形容,那么就是冰冷与高贵。

    “母亲,你这是...”他的心中隐隐有着不安。

    “寒儿,退到后面来!”秦薇的声音中透着冰寒:“等会没有我的吩咐,绝对不允许站出来!”

    “母亲。”江寒怔住了,他从未见过母亲会用这种语气和自己说话。

    虽然有着一些犹豫,但他还是顺从的走到了母亲和父亲的后面,他才发现,爷爷、大伯江岩等人竟然都已经出来,个个面色都无比凝重。

    就在这时。

    “轰!”

    那虚空之中,那战船中走出了一道人影,忽然一股无比可怕的威能汇聚,整个天地仿佛瞬间就变成了冰封的世界,无比的寒冷,让地面上江家庄的数百武者都是感受到了彻骨的寒意。

    随后,无尽的雪花流转在空中,却没有一片落下,就仿佛是虚幻景色一般。

    “奉谕,擒拿寒青薇、江正,违者,杀无赦!”一道冷冽的声音响彻天地。

    顿时,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脸色一变,目光都放在了场中的江正身上。

    寒青薇是谁?大家不知道,但江正,是江家庄第一强者,他们怎么可能不知道。

    江寒的面色一变:“江正是父亲的名字,寒青薇?母亲?”

    他想起了当年出生时候母亲说的话,母亲的本名就是寒青薇。

    “轰!”

    虚空中的青袍中年男子从空中直接坠落,速度没有丝毫的放缓,双腿轰然落在了演武场的大地之上,坚固的青石大地都朝着四周龟裂开来,但其自身却毫发无伤。

    “咻!”“咻!”“咻!”

    空中凭空出现了一道道尖锐的寒冰,闪电般的轰击在了整个演武场数百武者的身上,所有手持强弓兵器的庄中男儿尽皆被轰的倒飞而去,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

    青袍中年男子微微抬头,露出了一张俊朗但却充满了寒意的脸庞,他的面容与秦薇极为相似。

    “妹妹,还要逃吗?”青袍中年男子缓缓开口,伸出手,一柄冰雪长梭凭空落入了他的手中。

    “哥哥...”穿着白袍的秦薇声音有些颤抖:“怎么会是你!”

    江寒站在爷爷的身旁,眼睛不由一瞪,这个青袍中年男子是母亲的哥哥?他可从来没有听母亲说过,而且,他能感觉到,这个人的好强,恐怕比父亲还要强!

    “哥哥,好久不见。”一身雪白衣袍的秦薇勉出了一丝笑容:“我记得当年分别的时候,哥哥你还只是武宗,现在都跨入真丹境了!”

    “嗯。”青袍中年男子点点头。

    江寒的瞳孔微微一缩,先天阶段分为三大境界,天元、真丹、化神,自己的这位舅舅,眼前的男子竟然是传说中的真丹强者,他只在书中看到过的超级强者?

    “先天真丹化入腹,我命由我不由天。”秦薇道:“哥哥,你才六十不到啊!或许将来跨入圣境也未可知。”

    “圣境?踏入化神境的希望都很渺茫。”青袍中年男子轻轻摇头:“你不用想拖延时间,没用的,老祖宗都来了,你们跑不掉了。”

    “老祖宗来了。”秦薇惊愕无比:“怎么可能!”

    “多说无益。”青袍中年男子的眼眸中充满了冰寒之色:“妹妹,无规矩不成方圆,你触犯族规,后果是什么,不需要我多说吧!”

    顿时,整个空气都凝固了,所有的武者被他一击而退,除了江正夫妇,还站着的人仅仅只有江寒、庄主江阳山、江岩等数人而已。

    “入天青海,囚禁百年。”秦薇的声音颤抖无比,勉强一笑:“哥哥,我记得没错吧!”

    “你还是小的时候一样聪明。”青袍中年男子露出了一丝苦涩的笑容:“可是,宗门中的命令是主犯加罪一等,从犯杀无赦!”

    “杀无赦?怎么可能!”秦薇瞪大的眼睛,整个人都呆住了。

    “薇儿,多说无益。”

    一只宽厚的大手将她拦在了身后,正是江正,他的面容镇定无比,看着自己的妻子,微微一笑:“薇儿,我们一起走过二十年,还有什么看不开的?我们不是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天吗?”

    说着,江正转头望向了江寒:“寒儿,给你爹我记住,照顾妹妹,要好好活着!”

    他轻轻转头。

    随即,一股可怕的血色气浪轰然激荡,向四周冲击而去,一股股肉眼可见的气浪成卷,将他们几人全部束缚住了。

    “父亲!”江寒睁大眼睛,感觉一股可怕的力量将自己束缚,根本挣脱不开。

    他很清楚,这是父亲怕自己冒然出手,他的双眸通红,运劲全身,可是,力量入微之后,实力强大了十倍不止的他,面对这环旋在他周身手臂上的气浪,丝毫动摇不了。

    “这是什么力量?”江寒手臂震颤着。

    远处。

    “江正,你突破了?”寒青烈眼眸微微一动:“不过,即使你突破了,你也不会是我的对手,是你自己动手,还是我帮你?”

    他的眼眸中隐隐有着杀意。

    江正一身白衣,轻轻踏步而前,看向了不远处的青袍中年男子,轻轻一笑:“寒青烈,当年我的天赋就不如你,这二十年你接受着最好的培养,我却独自一人修行,想来差距会更大吧!”

    “可是,我的命,你想取,还不够格!”江正眼眸中涌现了无尽寒意。

    “轰!”

    一股股血色气浪从江正的身上猛然涌来,朝着四周冲击而去,同时与那冰寒飘雪碰撞,爆发出轰然爆炸声响。

    江寒震撼看着眼前一幕。

    黑夜中的场景变得诡异起来,空气气浪扭曲。

    父亲江正这一边的血色气浪将整个演武场笼罩,将那原本飘雪的领域一举驱散,而青袍中年男子则散发着冰寒气息,同样引动无尽的气浪碰撞。

    可那冰雪气浪根本不是血色气浪的对手,原本压制整个江氏山庄的冰雪世界完全崩灭。

    转息,这片天地,完全笼罩在了一片血色之中。

    可怕的碰撞令周围留下的武者眼眸中尽是惊恐,这种交手层次,完全超越了他们的想象。

    江寒对周围空气的感知无比敏感,他能感受到那道道气浪中蕴含着足以毁灭这方天地的恐怖力量,那是比自己强大千百倍的力量。

    “舅舅是真丹境强者,可似乎,完全不是父亲的对手!”江寒的眼眸中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

    他还记得,五年前,父亲斩杀大妖都还会受伤,可这才过去五年而已!

    他终于明白自己的父亲达到了何等层次,这绝对不是凡人能够掌控的力量。

    自己的父亲,不是大家认为的武宗。他是一位先天生灵,一位足以对抗真丹境的超级强者!

    江寒的眼眸中露出了一丝希冀,或许,舅舅他们并不能擒杀父亲。

    —

    ps:路上用手机码一章,头很混乱,回头有时间我再修改吧!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