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正文 第二十章 血月凶豺

正文 第二十章 血月凶豺

    “该死!”

    这生死刹那间,江寒的感知能力空前提高。

    可那血红色身影速度太可怕,江寒根本来不及躲避,只能猛然向前窜去,同时一刀横空劈杀而下。

    “嘭!”

    媲美武宗的恐怖力量爆发,令周围的空气都是爆裂开来,威能绝伦,如果是寻常的武师,怕是要被一刀劈为两半。

    面对这样的攻杀,那血色暗影凌空利爪横拍,速度比江寒的刀还快,更快一步拍在了江寒的战刀刀身之上,整个身躯踏来,同时又一爪从江寒的胸口上扫过。

    两者在半空中交错厮杀而过.

    “嗤嗤嗤!”

    江寒翻身而起,微微低头,胸口的轻甲上,有着三道深深的爪痕,已经破开了战甲的防御,江寒面色一变,如果不是母亲给自己的这件护甲,恐怕这一爪下来,心窝就是一个大伤口。

    映入江寒眼帘中的,是一头体型狭长,看起来不过一条小土狗大小的血色豺狼,它通体都是血红色,唯有在它的额头上有着一道白色的弯月,给人诡异莫测之感。

    江寒狠狠吐出了一口鲜血,牙齿中都有着猩红的血丝,可他的眼眸却死死盯着那血红色的瘦小身影。

    “血月凶豺。”

    这是北行山脉中最顶尖、最恐怖的大妖,纯血色的身躯,纯白色的弯月王冠,是所有大山人家的噩梦,不知道多少武者死在了这类大妖的手上。

    两者面对面而立,江寒能清晰感受到了那瘦小的身躯散发的煞气,头皮都隐隐发麻。

    “血月凶豺!兽王。”周围的一名名江家庄男儿都看见了这头恐怖的妖兽,面容都流露出来了一丝绝望。

    这么多的血豺,还有一头顶尖大妖,他们能逃得掉吗?

    血月凶豺那冰冷的眸子只是扫了一眼那一群群人类武者,便继续盯着江寒。

    它根本没将这些普通武者放在眼中,攻击这些人类武者也只是它的杀戮**,它现在唯一在意的,是眼前的这个人类少年,它在这个人类少年身上感受到了威胁,类似人类武宗的威胁感。

    它知道,只要杀死这个人类少年,覆灭这群人类武者,只是时间问题。

    “江寒,快走,我们挡住这头大妖。”江通一边抵抗着兽群的攻击,一边怒吼着。

    当他看到这头血月凶豺出现时候,就感觉一切全完了,他们根本没有挡住的可能。

    江寒却置若未闻,他知道以自己的爆发速度与实力,如果逃跑即使眼前的大妖也很难击杀自己,可那样的话,整个江氏这近百位武者,起码要死伤大半。

    他不但不会逃,反而要斩杀这头妖兽,即使这是一头最顶尖的大妖!

    你要杀我,我就要你的命,这就是江寒的信念!

    一人,一大妖,隔空对峙,都死死盯着对方!

    “砰!”

    江寒的眼眸中流露出一丝杀意,猛然窜出,尔后踏着奇妙的步伐,直接杀向了血月凶豺。

    “给我死!”江寒低吼。

    血月凶豺可以等下去,可他不能等,多拖一分钟,江氏就要多死一个人。

    刀光叠起如风,挡者披靡。

    血月凶豺那带着血色的冰冷双眸一直盯着江寒。

    在江寒窜出的同时,它也动了,而且,它的速度更快,整个人直接化为了血光,轻轻一避,就已经扑杀到了江寒的面前,躲开了江寒这凶残至极的一刀,同时利爪一抽,朝着江寒的要害攻杀而来。

    江寒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厉芒,手中战刀宛若风一般,快到了极致,宛若秋风卷起的竹叶,朝着四方袭杀而来,狂暴而霸道。

    这些年,江寒没有修炼什么厉害的刀法,可刀中八法早已浸入了他的骨子里,距离踏入入微境界,也不过一步之遥,他的刀法,只有三个字。

    快!准!狠!

    他的父亲说过,论力量,论速度,江寒已经完全不亚于寻常的武宗,唯一差的就是那种境界!那种势!

    刷!刷!刷!

    血月凶豺在瞬间,连续变幻了六个方向,宛若鬼魅硬是躲开了江寒那凌厉的刀光,同时也是在交错间不断用身躯撞击着江寒的刀身,竭力想要近身杀过来。

    江寒的刀快,它的速度更快!

    “不够快,还不够!”江寒感觉到了彼此的差距,虽然自己的刀无比的快,但两者的差距是极为明显的,血月凶豺虽然一直没有攻击到自己,但却给了自己生死的压迫感。

    而自己,根本没有给对方任何压力,这就是差距。

    “铿锵!”

    利爪与战刀刀身撞击而过,两者再度交错而过。

    “噗!”

    交错的瞬间,一道更快可怕的影子突然冒出,那血红色的尾巴狠狠抽了过来,同时豺头一转,沿着刀背一游而上,朝着江寒的手臂咬来。

    这一连窜的攻杀,血月豺狼使来,威绝凌厉,道道杀招,堪称妖兽中的杀戮宗师!

    江寒的眼眸一寒,肩膀连甩,双腿倒退,避开了那致命的一口,但那一鞭尾,却怎么也避不开。

    “砰!”

    江寒的胸口被尾巴狠狠抽打,整个人面色瞬间变得涨红,同时翻滚着向后退去。

    “噗!”

    一口鲜血吐出,江寒又是一个翻身,不是他会被一鞭抽开,而是要拉开距离缓口气。

    “果然很强,但还是没有父亲强!”江寒隐隐感觉到了骨头断裂,但以他现在对身体的掌控力,真气流转,骨头复位,宛若没有受伤一般。

    面对父亲,江寒是感觉到没有丝毫还手之力,那是一种浩浩荡荡的碾压之感,可面对这头血月凶豺,江寒却感觉到了希望。

    此刻的江寒,身上的软甲裂开了几个大洞,伤口鲜血肆意飘散,整个人看起来狼狈至极,但他握住战刀的手却更加稳,他的眼中有着滔天的战意与杀气。

    死战,抑或是战死!

    双方交战看似过去了很久,但实际上只过去了刹那,占据了绝对上风血月凶豺,怎么可能给江寒完全缓过过来的机会。

    两道身影不断交错碰撞。

    而且,在那生死间,他有着完全不一样的感觉,那种体悟,那种心神激动之感,让他的的精气神达到了巅峰。

    生死厮杀,不是那对练能比!不是那一次次练习能比!

    在生死压迫下,他的实战经验在飞速增加,他的刀更快,他的身法施展的更加精妙,他对自身力量的掌控更加细微。

    这才是生物的本能,在生存死亡威胁下不断进化的本能。

    江寒的刀法威能在飞速提高着,五年的沉淀,五年的修行,那无数次的练习在这一刻完全绽放,越来越趋近于完美。

    刀光如匹,刀芒如练,威能天崩地裂,连血月凶豺都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甚至于一丝死亡的气息

    “杀,杀死这个人类!”它感觉到了一丝恐惧,这还只是个人类少年而已,怎么会这么强大?

    “快快快!”江寒的的眼眸中是无尽的渴望,他渴望着要尽快杀死对方,他的刀光一次次亮起,笼罩四方,朝着血月凶豺攻杀而去

    江寒,从开始的完全防守,到现在的全面反击。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