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正文 第十四章 练刀先练法

正文 第十四章 练刀先练法

    “人与势合,心与意合?”江寒屏息,他听不懂。

    随后,江寒才开口:“父亲,难道我现在就算是达到入微境了吗?”

    “哈哈,怎么可能。”江正轻轻笑道:“寒儿,真正的入微,代表的是对身体每一丝力量都完美控制。”

    “你施展这招拳法的时候,算是入微级,但如果施展其他拳法,能展露刚才的意境吗?”江正反问道。

    “不能。”江寒摇头思索着。

    “如果你施展这九式拳法,每一招都达到入微境,差不多就算对身体基础掌控了。”江正说道:“你现在就去练拳,然后我指点你发力不足的地方。”

    江寒点点头,他转身开始不断演练九式天痕拳法。

    虽然第一式入微,但其他拳法招式却有着错误,可即使这样,也让江正心中暗暗心惊,因为江寒的进步速度太快了。

    任何错误,只要江正说过一遍之后,江寒就不会再犯。

    一天之后,江寒虽然没有再练出入微境的招式,但起码在发力技巧上,他已经基本正确。

    ....

    “寒儿,你要学刀,就要明刀道,悟刀理。”江正站在江寒的面前:“都说刀为“百兵之胆”,但你记住,你学刀,就要让你的刀做“百兵之王”。”

    “刀?百兵之王?”江寒一怔,他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说法。

    不过江正并没有对此解释太多。

    “刀法万千,但总的来说,都可分解为刀中八法,这八法分别是扫、劈、拨、削、掠、奈、斩、突。”江正缓缓道来:“无论是繁杂又或简单的刀法,都是由这刀中八法构成,打人先打穴,练刀先练法。”

    “练刀先练法?”江寒眼眸一动。

    “只有完全掌控了刀法八法,将这八法融入你的心里,浸入你的骨子里,你才算踏入刀道的大门,你也才可以开始修炼真正的刀法。”

    “刀道,分为三重境界。”

    “基础,入微,领域!”

    “练好刀中八法,算是达到了刀法的第一境界‘基础’。”

    “入微境,要求的是对身体绝对的掌控,力量圆满如一,心意所向,刀锋必指,堪称人刀合一。”

    “至于更高的领域境?其实是一种自我的意境,大道难言,等你真正达到入微境,自然能明白。”

    江正开口道:“刀练万遍自入微,你今天练过拳法,掌握了一些基本的发力技巧,现在我就教你横刀八法第一式‘扫’!”

    ...

    接过父亲手中递过的战刀,随后按照父亲所教导的,江寒开始了自己的刀法练习。

    对比拳法练习,江寒感觉刀法要难很多。

    练习拳法的时候,一只苍蝇落在手上,他能轻易感受到,但如果是一只苍蝇落在刀刃上,他根本就感觉不到那丝丝力量的变化,这就是差别。

    刀,毕竟不是人身体的一部分,掌控自己的身体容易,但想要掌控刀,就要难上十倍百倍。

    江寒也明白了父亲为什么要自己先练拳法,再练刀法。

    如果自己的身体都控制不住,又怎么拿得住刀?

    ...

    一次次持刀横劈,一次次持刀横扫,江寒一个人默默在平地中央练习着。

    每练习完一遍,江正就会上来指正一次,然后接着练习,然后再指正。

    仅仅三天的时候,江寒已经将刀法八法的发力窍门完全掌控,但按照江正的说法,短时间内,江寒的刀法境界不可能提高。

    唯一能做的,就是练习,一遍遍练习,最终才能产生蜕变。

    ******

    时光匆匆。

    江氏山庄,连日的大雪已经将整个山林完全变成了白色的世界,普通的人家这个时候都是呆在家中休息,冬天的江家庄,是没有农活忙的。

    寒风呼啸,竹山中虽然有竹林遮蔽,但寒意却依旧刺骨。

    在雪白的平地上,有着一穿着单薄武服的孩童,手中拿着一柄黑色的战刀,在一招一式的施展着刀法,与他对攻的,则是是手持盾牌的高大男子,不断抵抗着孩童的战刀攻击。

    “六公子练了多久了。”不远处,江正、秦薇夫妻两个远远观察着,询问旁边守卫的士卒。

    站立的高大士卒恭敬道:“公子早上一直在练习刀法,中间休息的时候就在修炼真气功法,中午服用过妖兽精血之后,一直和阿腾对攻到现在,一直没停过。”

    “嗯,你先回去休息吧。”江正笑道:“烤烤火,喝点酒,别把身体冻着了。”

    “谢二爷。”高大士卒也是笑道:“那我就先回去了。”

    轮流守卫竹山,是庄中卫队的职责,不过既然江正来了,他也就不需要呆在这里了。

    “正哥。”秦薇站在江正旁边,看着幼小的儿子和那高大男子对攻着,眼中泛出一丝担忧:“寒儿会不会太累了,这么冷的天,又穿的这么少。”

    江正看着守卫下山,抓住了妻子的手,看向了远处的江寒:“薇儿,你放心,寒儿是武士,身体素质远远超过普通人,这还没到他的极限。”

    “可是,他毕竟才七岁多,还只是个孩子。”秦薇心疼的望着江寒:“从去年到今年,每天都是练习拳法和刀法,后来又加练身法,一天从早起到日落没有一天停止过,虽然他从来没喊过累,但我真的很担心。”

    “没事的。”江正抱住了妻子,“我小时候虽然修炼也很努力,但没有好的教导,天资也一般,导致至今无法突破现在的境界,如果我能踏入真丹境,我们也不至于走到今天这一步,我不希望将来寒儿也经历和我们一样的事情。”

    “正哥。”秦薇抱着自己的丈夫。

    “寒儿的天赋,即使在当初的寒山,也属于顶尖。”江正轻声道:“但如果不努力,也难有大成就。”

    “本来我已经计划好,他如果不努力,我就要狠狠的逼他,做个让他恨的严父,你来做个慈母。”江正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可是,我们的儿子,太努力了,努力的我都不知道还能怎么逼他,他的训练强度比我计划还要强上一倍。”

    “那我们也就只能做慈父慈母了。”秦薇也不由笑了起来。

    “我原本以为我们会一直呆在洪城,可现在来看,是很难了,寒儿的舞台,不会局限于一个洪城,他的天地在外面。”江正轻轻摇头。

    秦薇则是笑着,突然,她想起来问道:“过几天你要去青灵山吗?”

    “嗯,那里是我们和雷氏、木氏一起开采的矿脉,前几天他们说那里来了一头黑麟猿,我们必须要将其斩杀。”江正点点头:“正好将它斩杀了,精血来给寒儿洗礼肉身。”

    “记得小心,那毕竟是一头大妖。”秦薇无奈道,她知道这是自己男人的责任。

    “哈哈,这一年我斩杀了起码有五六头大妖,放心吧!”江正笑道:“走,回去吧,都七个月了,好好在家待着养胎,不用担心寒儿。”

    秦薇不由白了丈夫一眼,她又有了七个月的身孕。

    ....

    “砰!”“砰!”“砰!”

    江寒终于停止了战刀,全身都是汗水,手臂麻木的都快失去了知觉。

    “腾哥,先休息一会吧!”江寒轻声道。

    “嗯。”高大的年轻男子也是笑了起来,递过来一个水壶,里面有着一些保存好的温水。

    江寒将水壶里面的水全部喝光,找到旁边一处树下面,闭上眼又开始修炼起《远武心法》。

    这门功法,正是当初武祖像传法传授下来的修炼真气的法门,按照父亲的说法,这门功法虽然算不上绝顶,但放眼无边大地也算是一流。

    心念一动,那半人半蛇的武祖法相就已经浮现在了识海之中,体内那微弱的真气就开始运转起来,不断吸收着来自外界天地的神秘元气。

    很快,江寒就能感觉一丝丝很微弱很渺小的气息飘荡,从全身毛孔中渗入了自己的体内,甚至在自己的身体周围形成了一道模糊的白色气流旋涡。

    “哼!”一种发自全身骨髓深处的颤栗感觉,让江寒身体不由一颤,这些天地元气刚刚进入江寒的身体之中,还没有来得及化为真气,就已经被那些饥渴的身体血肉吞噬。

    真气功法,在身体越疲惫的时候修炼越有效,就仿佛吃饭一样,消耗越大,也就吃的越多,像江寒,每天都是进行极限一般的训练,加上本身天赋高,自然身体吞噬的天地元气也极多。

    当然,身体疲惫是有限度的,如果修炼的太疯狂,只会让身体崩溃,不过江寒有着源源不断的妖兽精血洗礼身体,还经常有昂贵的药浴才能让身体承受着高强度的训练。

    但这些药物消耗,一般的山庄都承受不住,也就有江正,才能让他放肆修行。

    大半个时辰之后,感觉自己身体对天地元气的吸收渐渐停止,身体的疲惫也渐渐散去,江寒才缓缓睁开了眼,不由摇摇头:“看来短时间想要晋升武师境,是不可能了。”

    他吸收的天地元气,都被身体进化吞噬了,体内的真气体量和去年的时候差不多,按境界也只能算武士境。

    “不过我的力量,倒是接近族中的一些武师了。”江寒暗自嘀咕:“可是我的血脉,到底是什么?或者说有血脉吗?”

    江寒当初吞噬的是紫色精血,按道理来说应该是上等天赋,他在藏书阁翻阅过不少典籍,对上等天赋的描述都很少,直到现在他也只知道上等天赋有许多很特殊的血脉能力,但至于有哪里特殊血脉,他并不清楚。

    “算了。”江寒不再想这件事情,抬头喊道:“腾哥,再来!”

    江寒站起身,两个人再次开始对战,不过这次是江寒处于防守。

    学会了进攻,同样要学习防守。


同类推荐: 大圣道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