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正文 第十三章 观书具相,一式入微

正文 第十三章 观书具相,一式入微

    朝阳初升,万籁俱寂

    江氏山庄对面的竹山中。

    冬日的早晨,虽然还没有下雪,但依旧是寒冷无比,不过江寒按父亲所说,就穿了一件短袖武服,来到了这里。

    远远的,江寒就看见父亲一席白衣等候着。

    这竹山半山腰处,除了无数的青色绿竹,还有着一大片平整的土地,这里,作为江正常年的修行之所,一般是不允许庄中弟子来的

    所以,这片平地,也只有江寒和江正父子两人。

    “父亲。”江寒道。

    “江寒。”江正白衣飘飘,看着幼小的儿子,声音冰冷无比:“从今天起,我就开始教授你武道。”

    “是。”江寒心中有些激动,看着面色冰冷的父亲。

    他知道,父亲是一位真正的武道宗师,拥有着可怕的实力,即使在纵横千里的江北大地上,父亲都是赫赫有名的强者,被无数人尊称为‘寒刀’。

    “江寒,我叫你回去想一夜。”江正开口询问:“你想好学什么了吗?是枪?还是剑?”

    “刀,我要学刀法。”江寒的眼眸中有着渴望,脱口而出。

    他想学刀法,也是有原因的,自己的父亲被尊称为‘寒刀’,在刀道上是最为擅长的,自己自然是要学自然是要学最好的。

    再者,江寒在自己识海内心所看到了那神秘身影施展的刀式,那令天地崩灭,星月逆转的璀璨刀芒,直到现在,依旧在他的脑海中回荡,令他难以忘怀。

    仿佛有一种力量在冥冥中告诉他,一定要去学习刀法。

    “刀?”江正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你确定吗?”

    江寒的回答,江正的心中也是颇为高兴,他虽然擅长诸多兵器,但最为擅长的,依旧是刀法,对自己的刀道上的成就,他也是颇为自傲,自然也希望自己的儿子能继承自己的一生所学。

    “确定。”江正点点头,他早就想好了,自然不可能改变。

    “我可以教你刀法,不过还不是现在。”江正道。

    “不是现在?”江寒一怔:“那什么时候?”

    “兵器,永远是拳脚的延伸,要将兵器练到达成,首先就要将拳脚练到大成,不然,怎么使用兵器。”江正冷声道:“每一位刀道宗师的拳脚功夫都会很厉害,你现在要做的,就是练拳脚功夫,等你真正收力自如,力量圆满如一,才可以开始练刀法。”

    “收力自如,力量圆满如一?”江寒屏息。

    “拿着。”江正的手中多了一本书,扔到了江寒的怀里:“全部认真看完,然后练拳给我看。”

    “《天痕拳谱》”江寒打开书,看了起来。

    这是一本拳法秘籍,是一位的刀法大师所写,这并不是什么厉害的秘术功法,仅仅只是一些最基本的身体发力拳式,用来练习拳力。

    江寒开始一页页看了起来,这拳谱除了文字解说,还有着整整九幅拳势图谱,一图配合一势。

    在解说的小字之间,那一个个人像施展的拳势,虽然画技不高,但却有着一种凌厉果决的杀伐意境,这种感觉很玄妙,让江寒难以言喻。

    每一幅图,都有着不一样的意境,江寒盘膝坐了下来,按照拳谱中所描述的意境,在脑海中观想图谱中的人像。

    观想,并非是简单的想象,而是要在识海神魂中,将那种意境,那种感觉完全刻画出来,最终形成一个宛若真正一般的法相,就像江寒识海中的地藏王菩萨法相、武祖法相一般。

    观想具相之后,再去仔细体悟修行,就仿佛有一个老师在自己的识海中不断提醒着你,指正着你的错误,修炼的速度是非常快的。

    不过具相,非常难。

    江寒识海中的两尊法相,一尊地藏王菩萨法相,是他前世在冥界花费了十年才在识海中形成了法相,武祖法相则是武祖像直接传功镌刻,并不需要他去慢慢观想。

    现在观想这九幅拳势,同样需要他自己努力。

    仔细体悟琢磨着,很快,江寒就站起了身,缓缓闭上了眼眸,模仿着拳谱中的人像,摆出了起手拳式。

    不远处,江正默默看着。

    “这么快就练上了?”江正微微皱眉,虽然他知道自家儿子早慧,但也觉得江寒想要看完拳谱九式并理解其中的那一丝意境,应该也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也好,看看他错在哪里。”江正暗道:“等会要好好纠正一番。”

    江正,并不认为自己的儿子能够一次性就将拳谱中的拳势全部理解。

    即使真的全部理解,也未必能正确施展出来,心到,和拳到完全是两个概念。

    “呼!”

    江寒单手一甩,右臂摆动,后脚一蹬,前脚一蹭,双腿宛若流星抱月,弹身掠出,带动身体如箭离弓弦。

    “啪!”

    手臂带动空气,在空气中炸响,就仿佛一条火红的长鞭在凌空抽击一般。

    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有着一种杀伐之气,小小的身子,刹那间就仿佛变成的一尊小杀神一般。

    江寒闭眼,依旧保持了这个姿势,他不仅能感觉到那难以言喻的杀伐意境,更能体内气血流转、筋肉缠结的种种的变化。

    而那一瞬间,心念沿着双臂往无尽远处延伸的感觉,更叫他有一种玄之又玄的明悟……

    江寒不去想这种种感觉从何而来,只是全身心都渗入筋骨皮肉之中,去理解那种明澈之感,顿时就觉双臂贯满无穷的力量,似乎全身都活了一样。

    与此同时,他的识神魂之中,不需要刻意观想镌刻,无数细微神华释出,在识海中形成了一道幻影,这尊拳势幻影所代表的意境太弱,还称不上法相。

    “父亲,你看我这一招怎么样?”江寒转头看向了旁边站着的父亲。

    江正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了,眼中充满了震惊。

    江寒那耍出来的一套拳法,看起来简单,但他可是站在了武宗最巅峰的强者,完全能看出其中蕴含的意境。

    “入微!真是入微!”江正抑不住心里的激动:“观书具相,一式入微,这...”

    他是无话可说了,身体天赋是天生的,可是这拳势的练习,是需要积累的。

    那种种意境,是需要自身慢慢去感悟的,通常来说,没有对人生,对天地自然的感悟理解,根本不可能理解意境,这和身体天赋关系不大。

    如果是一位武宗做到这一点,他不会吃惊,但是江寒还只是一个六岁的孩子,他可以从小看着自己的儿子长大。

    江寒看见父亲这么激动,心中也是一动。

    他这一世修行《地藏王菩萨观想法》六年,江寒虽然不清楚神魂强大到了什么境界,但自己的神魂识海之强大,绝对是远远超过了常人,再加上从小对身体柔韧性的锻炼,还有昨天正式踏上修行路后感知能力的大幅度提升,三者综合,才达到了这一步。

    最重要的是,自己有着九万年的前世经历,虽然大多数时候都是受折磨,论阅历或许不算太高,但对意志的磨砺却极为可怕。

    所以在江寒看来,仅仅只是一普通的拳势画卷,观书具相,对自己来说并非不可能。

    江正平复了心情,以一种全新的眼光打量着自己的儿子:“寒儿,我虽然知道你的天赋高,但比起你昨天表现的修行天赋,你的悟性更加惊人,看来我对你的培养计划要改变了。”

    想着,江正又自豪起来,如此妖孽的天才,是他江正的儿子。

    “父亲,入微是什么?”江寒疑惑问道,他刚刚听到了父亲提到的这个词。

    他还不知道入微到底是什么。

    江正轻轻笑道:“入微,是武道修行中的一种境界,简单来说,就是人与势合,心与意合,在刀道上,又可称为人刀合一。”

    —

    ps:新的一周,凌晨发书,只是为了早点有数据,冲新书榜,这周我的目标,就是冲进公众作者新书榜前十,虽然知道很难,但做人,总要有点希望。

    我不刷票,因此,所有的收藏、推荐票只能靠各位书友支持了,希望书友们能够继续支持。

    在此,烽仙拜谢了!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