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正文 第十章 惊四方

正文 第十章 惊四方

    轻轻踏出一步,江寒就感觉到了重重压力扑面而来。

    这压力来自那武祖画像,但更多的则是来自整个祭台周围的天地元气,在武祖像的刻意引导下,海量的天地元气会对靠近的生灵形成排斥。

    但很快,一丝丝天地元气便开始汇聚融入了江寒的身体之中。

    江寒感觉到了压力大减。

    他迈开了步伐,继续前行。

    所谓的天赋等级,便是与天地元气的契合度,契合度越高,自然天地元气的认可度也就越高,也就能吸收更多的元气,走的更远。

    江寒每向前一步,都有更多的元气融入他的身体,令他前方的阻力不断减少。

    “这速度,有些慢啊!”一直暗中观察着江寒的很多江氏强者心中有些担忧。

    族长江阳山也皱眉,如果是六等天赋,在祭坛之前受到的阻碍是很小的。

    不过,江寒继续前进,终究来到了祭坛之下。

    “刚刚七弟他们七等天赋的全部都在第一个到第五级台阶,唯有那个叫江山海灵的走到了七级台阶,算是六等天赋。”江寒思考着:“是五个台阶分一等?”

    他看上去,整个祭坛,刚好是十五级台阶,十五级台阶上,就是爷爷江阳山站的地方。

    江寒轻轻抬脚,踏上了第一级台阶。

    三级台阶!

    五级台阶!

    六级台阶!

    江寒每一步都会稍微停顿一下,但却没有真正停下。

    “江寒这小子...”不少人的心都提了起来:“开始以为只会是个七等,但现在...”

    “八级台阶,超过海灵那丫头了,而且还在向上走。”所有人都是轻声惊呼了起来,开始很多人都是看戏,但是现在大家都是紧张欣喜起来,因为...江寒的表现超乎了想象,预示着他的天赋极高。

    天赋高,成为强者的可能也会更高,到时候对整个山庄的好处也会更大

    比如江家庄有江正,那每年交出去的税收和年费,就是整个洪城十几个山庄中最低的,甚至如果江氏山庄整体再强大一些,可以去扩张自己的势力,向其他山庄收缴年费。

    “十级台阶了,还没停!”

    “还在走,看起来江寒还有余力。”

    不少江氏族人都瞪大了眼睛,连一直沉稳的庄主江阳山叶紧张了起来,至于江寒的母亲秦薇,脸上都是激动了起来。

    他们都清楚,十级台阶,和十一级台阶,完全是两个概念,但他们也不能确定江寒会不会再进一步,毕竟,人体的承受力一旦到极限,是很难越过的。

    “我江氏建庄六十多年,真血洗礼,当年正儿也才走到了十一级台阶而已。”江阳山死死盯着就在自己脚下几步的孙子:“难道,我族,要出一个真正的绝世天才?”

    整个主殿内、演武场上的气氛,一下子就变得紧张起来。

    “看起来,走上十一级台阶,就算是五等天赋了。”江寒自然能观察到爷爷脸上的表情变化。

    能让爷爷都激动的事情,也就是五等天赋的族人诞生,毕竟,在江氏历史上,也只有父亲一人是五等天赋,当然,太爷爷不算,他是几等天赋并不为人所知。

    “十二级台阶,让父亲和母亲开心,也不需要太夸张。”看着前面的台阶,江寒心中暗道。

    他有感觉,自己三两步就跨到祭坛顶上去,没太大压力。

    不过江寒也清楚,再往上登顶也没有意义,五等天赋,加上父亲的地位,足以让整个山庄重视自己,给自己最好的培养。

    “呼!”江寒假装呼了口气,然后猛然抬腿,一脚踏在了十一级台阶上,然后整个人仿佛很用力一般,再度抬脚起身。

    “砰!”

    最终,江寒整个人站在了十二级台阶之上。

    “这——”江氏族人,山庄中的武士、武师,都瞪大了眼睛。

    整个演武场上都是一片寂静,即使很多人不清楚十二级台阶的含义,但有前面数百孩童的对比,也都能看出江寒和他们的差距。

    “我族之幸。”

    “五等天赋,五等天赋,这是真正的五等天赋。”

    ...

    所有人的脸庞上都是露出了狂喜的神色,尤其是江氏族人,更是兴奋,江氏一族不但不会衰落,而且会更加辉煌,五等天赋,只要不中途陨落,基本都踏入了武宗境。

    而江氏现在的武宗,也不过寥寥数人而已。

    站在十二级台阶上,江寒的面色很轻松,身躯丝毫没有颤抖。

    “这还不是他的极限。”族长江阳山心中一颤。

    如果承受的压力很大,身体都会不由自主的颤抖,突然他还发现江寒竟然给他露出了一个调皮的笑容,心中更是坚信了这个想法。

    大家激动过后,很快就安静了下来。

    登祭坛、具相传法、真血洗礼,这才是真血洗礼的完整流程。

    江寒轻轻抬头,目光放在了那飘扬悬挂的半人本蛇的武祖像上。

    “轰!”

    仿佛就是天地轰鸣的炸响一般,江寒感觉脑子轰的一声,那武祖像上射出了一道金光进入了他的识海之中。

    刹那,他感觉感觉身体的最深处有一种**在怒吼,一种原始咆哮的**似乎要喷薄而出,整个人都仿佛是坠入了云端,又好像是有好似有什么壁障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冲破,让他身子颤抖着。

    不由自主,江寒闭上了双眸,将双手高高举起,摆出了战舞的第一个姿势——祭拜!

    “好标准的姿势!”远处,江正有些惊讶了。

    具相传法,玄妙不可言,战舞,就是增加自身对天地元气的契合度,普通人即使得法传授,也很难做出标准的战舞姿势。

    不过江寒的神魂强大,身体的柔韧性也极好,做出这简单标准的战舞姿势,是很轻松的。

    接连七八个动作,江寒最终缓缓挥手,摆出了最后一个动作。

    一片寂静,江正、秦薇都是紧张看着,他们都清楚,到了很关键的时刻。

    登祭坛检测天赋不一定会很准确,但战舞祭拜却基本不会出差错。

    ...

    江寒感觉自己到了一个片浩瀚的虚空之中,目光所及之处,是无边无尽的星辰幻影。

    虚空之中,三尊高大无比的巍峨身影就站在他的前方,那三尊身影缥缈模糊,江寒都看不清真正的面容,但他却有一种如坠地狱的感觉。

    “这是...地藏王菩萨?”江寒心中有些疑惑。

    其中一尊身影宛若一佛陀,盘坐虚空,左手持金刚幢,右手结施无畏印,背后仿佛有十方世界隐现,散发着无尽的光芒,有无边的梵音在江寒的耳边唱响。

    “武祖?”

    另一人,半人半蛇,手持那柄绝世战矛,挥手之间,仿佛有无边的星辰被其吸引,在他的背后,有着无尽星河凝聚,浩瀚无边。

    “这是我的识海内心吗?”江寒屏息:“识海中所形成的观想法相,不过,我明明只观想过地藏王菩萨和武祖,最后一道身影是谁?”

    他能感觉,地藏王菩萨的法相有些畏惧中央的那身影,隐隐有臣服之意,武祖法相虽然好一点,但也处于下风。

    江寒看向了那最后、也是最中央的那尊巍峨身影,眼眸盯着,想将其的面容形象记住,但却怎么也记不住,无法观想成功,这种感觉让他很难受。

    “轰!”

    江寒迷蒙间看见,那人的手中握住了一柄散发着神辉的长刀,轻轻挥手,天地色变,横刀一劈,令星河崩灭,仿佛一刀可破开日月星河,令乾坤倒转。

    耳畔轰鸣间,那身影缓缓低头,其双眸扫视,蓦然与江寒对望。

    —

    ps:新书起航,收藏、推荐票,希望各位书友支持!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