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正文 第九章 真血洗礼

正文 第九章 真血洗礼

    汹涌的天地元气弥散,那武祖画像仿佛受到了刺激,画像上的整个人瞬间活了起来,变得愈加的璀璨,更是隐隐有着煞气降临了下来,让直接面对的数百孩童,面色都是一变。

    那柄战矛的锋芒,即使是江寒都都看得一阵阵心惊。

    “以妖兽精血,请武祖赐法!”站在祭台上的族长江阳山,一声巨喝仿佛雷鸣一般在广场上空传荡,但见兽皮画像上,释放出一种无形的力量,那几口大鼎中的精血宝药竟然直接被那力量卷起。

    那滚动的妖兽精血,连同地洞口中喷涌出来的天地元气,被那画像上释放出来的一股无形力量吸收着,很快就在在半空中凝聚,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血肉团,显得极为诡异。

    “依次上前,参拜武祖像,走的越近参拜越好,起码要走到祭坛台阶上。”族长江阳山的声音回荡在主殿之中:“都明白了吗?”

    一群孩童都是点点头,他们都已经被各自父母嘱托过,知道走的的越远,代表天赋越好,从庄中得到的资源也会越多,日后的成就也会最大。

    “江山古岳。”一旁的江岩手上拿着名单,点出了第一个人。

    江家庄中,凡江氏弟子,皆以江为姓,其他庄中人家,则会在自己姓名前加上‘江山’二字。

    站在江寒旁边的一名男孩,快步走到了道白线前,抬头看向了那巨大的武祖像,然后缓缓踏出了第一步。

    他能感觉,在他的面前,有着一堵看不见的墙,在阻挡他的前进。

    正在他用尽力气前进的时候,那旁边的地洞中,涌出了丝丝天地元气,向他汇聚而去,然后进入了他的身体之中。

    古岳立刻感觉到前面的阻力大为减少,又前进了六步,但却再次感觉到强大的阻力,让他再也不能前行一步,而他现在距离祭坛足足还有着数十步。

    见到这种场景,旁边负责记录的江岩也是摇摇头,一边记录,一边道:“江山古岳,九等天赋,下一个,江山陈青。”

    后面围观的人群中,孩童的父母面露不甘心的神色。

    他们都知道,修行天赋,虽然划分九等,但真正来说,起码需要七等天赋,对天地元气的契合度才能达到一定程度,才有修炼出真气的可能

    九等天赋,其实就相当于没有修行天赋,自己的孩子这一生长大了也就只能作为普通农户,进不了卫队,更不用说成为武师了,在庄中的地位也是属于垫底的。

    不过更多得人,则是将目光看向了第二个孩童,可惜他也只前进了十几步,同样没有修行的天赋。

    “江山陈青,八等天赋,下一个,江山陈谷。”

    “江山袁成,九等天赋,下一个,江山许雨。”

    ......

    一个个孩童依次上前尝试,但却没有一个人能够靠近祭坛,最好也不过前进了二十多步。

    “江山胡成。”江岩喊道。

    一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长得很是健壮,几步就走上前,然后朝着祭坛走去。

    十步,二十步,四十步,不断有微弱的天地元气融入了他的身体之中。

    终于,他踏上了祭坛三步,才终于走不动了,然后缓缓跪拜了下来

    这边的孩童都是目瞪口呆望着胡成,而一群观看的卫队武师,还有江氏的高层们都是惊喜了起来,江岩站起身来,大声喊道:“江山胡成,七等资质。”

    “七等资质,有修行的潜力,可以成为卫队的武士。”

    “这是今年的第一个七等资质。”

    那原本一直寂静的飘扬的画像上的人仿佛睁开了眼眸,一道血色的金光从画像上涌出直接射在了孩童的身上。

    很快,这孩童的身上就涌现出来了一丝丝血光,站起身在台阶上不由自主的摆出了一个姿势,学着武祖像的姿态,仿佛在学习着什么。

    江寒前世修行的世界没有经历过这些,不过他在藏书阁看书,了解过一些修行路上的知识,知道这是武祖像正在孩童的神魂识海中直接具相。

    “直接在神魂识海具相,日后只要在心中观想武祖像,就能获得传承功法,而且经脉运转不会有丝毫的差错。”江寒暗道:“这武祖像不愧是江氏的传承宝物。”

    很快,孩童胡成停止了战舞,而一直在半空中悬浮的妖兽精血团,仿佛被引导了一般,竟然直接沐浴到了胡成的身上,虽然只有很小的一部分,但却让胡成的身体都变得滚烫发红。

    随后胡成就直接在一旁的祭坛下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地洞也再度涌出大量的天地元气,将胡成完全包裹住了。

    江寒已经完全明白这真血洗礼到底是怎么回事。

    普通人服用灵药、妖兽真血,都是有限度的,就像吃东西,吃的太多,是会撑死的。

    但有修行潜力的孩童,经历了人生中的第一次具相,服用了真血灵药,可以直接炼化进入身体中的药力,以此来淬炼身躯,强大体魄,这才是洗礼的真谛。

    从这一刻起,经历了真血洗礼的孩童,和没有经历真血洗礼的孩童,将完全走上两条不一样的人生道路。

    胡成的成功,一扫之前压抑的气氛。

    待胡成在一旁边坐下之后,剩下的孩童也开始一个个上前,检测天赋,有的人失败,有的人则成功走到了祭坛之上。

    数百个孩童,足足持续了一个多时辰,才全部检测完毕,拥有修行天赋、得到真血洗礼的足足有三十六人。

    “去年我记得拥有修行天赋的,只有二十来个吧,今年竟然有三十多个人,只是到现在六等天赋的才出现了一个。”在人群中,随着检测的孩童越来越多,已经有很多人开始议论起来。

    忽然。

    “江山阮流,八等天赋,下一个,**河。”江岩的声音徒然高亢了几分。

    演武场上观看的人群,也都寂静了下来,那些江氏族人,也都将注意力转移了过来,目光都望向了中央剩下的最后三个孩子。

    这三个孩子,都是江氏血脉。

    江家庄成立不过四代,拥有着上万人口,但真正拥有江氏血脉的男儿,也才不到五十人,而江氏却是整个江家庄毋庸置疑的统治者,其凭借的就是强大的武力。

    从江寒的爷爷那一代开始,江氏一族的男儿一半是六等天赋,一半是七等天赋,仅仅只有少数几人是八等天赋。

    这是因为江氏先祖,江寒的太爷爷,是一位极为强大的武道宗师,曾经纵横江北郡,江氏一族的人拥有他的血脉,普遍资质都很高。

    当然,与之相应的,江氏一脉的生育能力也比普通人要弱,不算厮杀搏斗死亡的,江氏一脉到现在还活着的也不数十江氏男儿。

    所以,每一个新生代的江氏弟子,族内都是很重视的,因为这很有可能就代表着未来一位强大的武者。

    “六哥,我先去试试。”**河一笑,朝着江寒说道。

    “嗯,尽力走到祭坛顶。”江寒轻轻一笑,**河在他们这一辈排行第七,要叫他一声六哥。

    **河长得很是壮硕,一步步朝着前面走去,脸庞上也是露出了汗滴,显得很是艰难,不过最终他还是走上了祭坛台阶,但也只是向上走过了四步。

    “**河,七等天赋,下一个,江影。”江岩喊道,脸上并没有太多的欣喜之色。

    又是一个女孩走了上去,但依旧只是勉强登上了祭坛,只走上去了两步,比**河还要差,同样只是七等天赋。

    连续两个七等天赋,令围观的江氏族人的脸庞上,都是露出了担忧的神色,就是一直面带笑容的族长江阳山都是微微皱眉。

    江氏想要一直统治江家庄,就必须要一直对庄中任何一脉都保持绝对的优势。

    但最近十年下来,江寒他们这一代的江氏弟子,前面的五个,只有排行第五的江战虎是六等天赋,其他的都是七等天赋,和上一代相比天赋明显要下降很多,这无疑让族中的高层担忧。

    “江寒!”大伯江岩的声音提高到了最大。

    所有人的目光,都是落在了江寒的身上,那个不高不胖,看着那个很是普通的孩童。

    之所以如此关注,因为江寒的父亲,是庄中的第一强者——江正。

    父亲如此强大,继承了他血脉的江寒会弱吗?

    场上的所有人都屏息了,尤其是一些有远见的江氏族人,更是瞪大眼睛望着江寒,他们希望江寒能够表现出来足够强大的天赋,振兴血脉日渐薄弱的江氏一脉。

    “一定要是六等。”

    “毕竟是二爷的儿子,六等天赋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不少江氏族人议论着。

    母亲秦薇抓紧了丈夫江正的手,紧紧盯着自己的儿子。

    “希望自己的天赋资质确实被提高了。”江寒心中思索着,虽然他感觉自己的天赋确实不错,但毕竟没有真正测试过,他也难以确定。

    不过,他还是缓缓踏出了第一步。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