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正文 第七章 流血的伤

正文 第七章 流血的伤

    夕阳西坠,在落日的余晖中,整片江氏山庄的高墙楼阁都被染上了一层霞光,丝丝炊烟升起。

    在江氏山庄通往北行山脉的大道上。

    上百人从山岭密林中走了出来,个个手持战刀劲弩,正肆意谈笑着议论着,同时,他们的身体被夕阳拉扯出长长的影子,显得无比高大健壮。

    而每一个人的肩膀上几乎都拖着一头巨大的妖兽或者野兽尸体,庄中的军士深入山脉狩猎,足足有三天了,终于满载归来。

    “入山的的人回来了!”高墙瞭望塔上的巡视武者传讯。

    很快,一直担心等待的庄中妇孺们从家中冲了出来,不断欢呼道,她们心中的不安与惶惧消失了,而山庄的大门打开,许多武者也跟着上去帮忙了。

    “终于都回来,没有人受伤!”

    “这么多的妖兽,我族幸事,这次狩猎的成果很大,看来今年的祖祭效果会很不错!”

    这深入北行山脉的狩猎行动取得了最大的成功,上百名卫队成员斩获了超过百头妖兽,最让人振奋的是,斩杀了数头大妖。

    猎物中有体形极为庞大的铁犀牛、有浑身被厚厚皮毛覆盖的钢背猪、还有水桶粗细近乎化蛟的大蟒...

    山庄中的许多年老的武者都很震撼。

    妖兽个个的实力都很可怕,而能被称为大妖的,无一不是可怕的妖兽,个个都能媲美媲美人族武宗强者,但这次狩猎却被猎杀了这么多大妖,比往年的收获要大很多。

    比如那铁犀牛,皮肤厚度可达半米,身躯宛若一座小山,普通的战矛箭矢根本就刺不穿,通常都是占据山林一方,逍遥自在。

    还有那近乎化蛟的大蟒,生活在大泽中独霸,如果能更进一步,化为真正的蛟龙,便是真正的一方妖王,可媲美人族中的先天强者。

    这些妖兽,绝对都是妖中的强者,普通的山庄武者根本不敢触碰,以往的时候想要去猎杀,都是要拿命去填。

    可这次,这些大妖都死了。

    “这次狩猎行动很成功,今年的祖祭规模应该是最近十年最大的了。”山庄卫队的副统领江大笑起来,向族长江阳山还有其他庄中的高层说道。

    “都是二哥的功劳,带着我们深入了北行山脉的核心区,杀进了龙炎湖一带,最终才斩杀了大量的妖兽。”

    “二爷一个人,就斩杀了龙炎湖中的那头大蟒,当时厮杀的很激烈。”

    “我们追杀铁犀牛的时候,碰到了木家庄的人,他们还想抢,结果二爷一刀就击败了他们所谓的木家三雄。”

    “二爷不愧是威震江北大地的人物,恐怕北行山寨的大首领也不过如此。”

    大家都是谈笑起来,那个抗着铁犀牛庞大身躯的壮汉般的男子江正,成为了瞩目的焦点。

    和往昔在山庄的一席白衣不同,此时的江正,穿的是一套青色的软甲。

    “父亲好强,真的好强。”江寒看着远处高大的父亲,即使父亲已经隐藏了气息,但他仍然感受到了深不可测的气息,心中暗道:“这就是武宗?一个人就能斩杀十几米长的大蛇妖,还是在水中?”

    这个世界十几米长的大蛇和前世地球上的那么丛林大蛇完全是两个概念,这是真正的妖,不论是力量还是灵活度,都超乎想象。

    最终,在族长江阳山的带领下,开启了主殿中的祭台,并且将诸多强大的凶兽,前后都放在了巨大的祭台之上,然后才再度关闭了主殿的大门。

    此时,卫队中的军士也四散而去,各自回家。

    江寒,也跟着父亲一起进入内庄,走在了回家的路上。

    “寒儿。”江正摸着江寒的脑袋。

    “父亲。”江寒心中隐隐一动。

    “等过几天,就是祖祭了,然后就要给到年龄的孩童进行血脉洗礼,来检查天赋的高低,你六岁了,到时候也要参加,可要争气。”江正轻声笑道。

    江氏山庄中,六岁的孩童,都要检测是否拥有修行的天赋,毕竟,山庄的资源有限,只能根据天赋进行不同程度的培养。

    天赋越高,自然得到的资源越多。

    江正可是山庄中的第一人,在庄中拥有着无可置疑的话语权,他自然也希望江寒天赋越强越好,作为他的儿子,如果江寒的成就不高,他的脸上也没什么光彩。

    “嗯,父亲,我明白。”江寒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

    深夜。

    江寒睁开了眼,轻轻摆头,透过窗户,他发现旁边父母的房间水晶灯还亮着的。

    从两岁起,他和父母就已经分房睡了。

    “父亲,母亲在干嘛?怎么还不睡?”江寒心中疑惑,平日的父亲和母亲睡的都很早的。

    起床,悄悄来到了父母房间的门口,而房门也没有关闭,透过一道缝隙,江寒刚好能够看见房间内的场景。

    “正哥。”秦薇手上拿着一些药物,正擦拭着江正的背后,眼中微微泛红:“北行山脉可是整个洪城第一凶地,平时你在外围就算了,你怎么带着卫队的人进入了核心区,你知道里面有多危险吗?”

    在江正的背后,有着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不过那伤口被肌肉紧紧卡住,已经没有鲜血流出来了。

    “我这不是回来了吗?就受了点伤,没事的。”江正轻轻笑道,安慰妻子道。

    “那是因为你只碰到了一头还未化蛟的蛇妖,如果是碰到先天境的妖王怎么办?”秦薇眼中有着泪水在打转。

    她平时很温柔,但牵扯到了丈夫的生死安危,她就急了:“你如果出了什么意外,我和寒儿怎么办,你忘了当年的事情了吗?这么多年过去了,北行山脉的核心区,肯定是有着妖王的。”

    妖王,媲美人族先天强者,不是一般武宗可以对付的。

    说着,秦薇的眼中隐隐有着泪花,江正赶忙站起身,将妻子拥入了怀中:“薇儿,我答应你,这是最后一次,以后我绝对不会再干这么冒险的事情。”

    秦薇的头贴着丈夫的胸膛,放下了药物。

    “薇儿,寒儿六岁了,马上就要进行血脉洗礼了。”江正轻声道:“只有足够强大的妖兽精血,才能尽可能激发他的天赋。”

    秦薇薇薇一怔。

    “如果有可能,能用先天妖王的精血为寒儿洗礼是最好的,可惜我无用,得不到那等宝物。”江正继续道:“不过不论是那蛇妖,还是铁犀牛,距离妖王都只有一步之遥,足以媲美武宗圆满,有它们的精血为寒儿洗礼,比先天妖王也不会差太多。”

    “我这个当父亲的,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江正自嘲道。

    “正哥。”秦薇紧紧抱着了丈夫。

    黑夜中,房间的灯光悄然熄灭。

    江寒回到了自己的床上。

    “为了我,父亲冒着生命危险进入了北行山脉的核心区?”江寒自语:“难怪前几年父亲带队,都只在山脉外围狩猎,唯独今年进入了北行山脉核心区,还去和那几头顶尖大妖搏杀。”

    普通的妖兽,寻常的武师就能斩杀,但大妖,即使是武宗强者,也要拿命去搏。

    这都是只是为了他,能够得到足够强大的妖兽精血来洗礼。

    “父亲希望我能表现的尽可能好一点?”江寒躺在床上,然后缓缓闭上了眼睛。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