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正文 第五章 二爷

正文 第五章 二爷

    江寒被母亲抱着,站在了高墙上的一角,旁边有甲士守卫着,不过也能清晰看见高墙下的一切。

    数百骑纵马而来,与江氏铁骑相仿,也是统一的重甲战马,唯一不同的,这些铁骑的铠甲是猩红的血色,显得颇为狰狞,有着一股股煞气发出。

    从直觉判断,江寒觉得这些名为‘北行军’的铁骑更加强大。

    数百铁骑在护城沟壑前停了下来,为首的一名壮硕大汉挺马上前,他的装束与旁人略微有着不同,脸上有着两道刀疤,看着江氏高墙上的众人,露出了一丝冷笑:“江阳山,今年的年税该交了。”

    “这刀疤男子的实力,恐怕很高,数百人的铁甲重骑,统一的修行者,这种势力,应该是横行一方的豪雄。”江寒看着:“而且,这三百铁骑,应该还不是这‘北行山寨’全部军队。”

    像一般的盗匪山寨,除非是要兴起杀戮,不然一般下山收钱,肯定不会全军出动。

    “不过,如果真要打起来的话,他们应该赢不了!”江寒下了判断。

    不说别的,光是江氏的数十位高层强者,就不是好相与的,还有着实力同样的不弱的数百江氏重骑。

    “三当家,一年不见,风采依旧啊!”庄中江阳山站在高墙上笑道:“年费我们肯定会交的,只是不知道今年的年费是多少!”

    “江老头,不要和我打哈哈,你们江氏和雷氏、木氏一起开采了青灵矿脉吧。”刀疤男子冷笑道:“今年的年费,不多,八千元石!”

    “什么,八千元石!”

    “往年才三千元石,今年竟然涨到了八千,太欺负人了!”

    高墙上的江氏诸人,立刻就有人不满了,怒吼起来。

    “看来是不愿意交了?”刀疤男子低吼道,眼眸中有着凶光:“我说八千就是八千,敢不交,是要与我北行山寨为敌?”

    “嗡!”“嗡!”

    他身后的数百骑,立刻有数十人举起了强弓,箭矢上弦,隐隐有着寒芒反射了过来。

    “熊开,你再和我说一遍,我江氏年费要交多少?”一道平淡的声音响起,虽然听着很轻,却又清晰传播向了四方,令每一个人都听的清清楚楚。

    “谁?”刀疤大汉微微皱眉。

    “我!”一席白衣的江正出现在了高墙之上,微微一笑:“熊开,怎么,不认识了?”

    江正出现的瞬间,刀疤男子的瞳孔就是一缩,原本冷笑的嘴角也瞬间凝固,连胯下的战马都忍不住朝后倒退了几步。

    “寒刀江正!”刀疤男子颇有些惊恐道,眼眸中有着恐惧。

    “不知大人在此,还望大人赎罪,不知道大人在此有何事!”

    刀疤男子没有丝毫犹豫,立刻翻身下马,单膝下跪恭敬道,没有停顿,甚至不要表露出丝毫不满,他的心中只有恐惧。

    这个杀神,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不是在郡城吗?

    “我是江氏的弟子,自然需要回到江氏。”江正轻笑道:“现在,我江氏还需要交年费吗?”

    “大人既然是江氏首领,自当霸临洪城,这年费,肯定是不用交了。”刀疤男子连忙道。

    他哪里还敢收,嫌自己命长吗?他可知道这白衣青年有多可怕,自己这三百铁骑,恐怕对方连一半实力都不需要动用,都能全部杀光,跑都别想跑。

    那原本气势滔天的三百铁血骑,也是气势一衰,江北大地,谁不知道这位存在,那是一个名号,就足以威震一方的可怕强者!

    “我知道你们收年费用的规矩,一个山庄氏族最低是两千元石,我也不欺负你,今年我江氏再交两千元石!”江正轻声道,右手轻轻一挥。

    一堆晶莹的玉石宛若小山一般,凭空出现,从半空悬浮着来到了刀疤男子的眼前,仿佛有着一种无须的力量托着。

    “大人,这。”刀疤男子迟疑了。

    “叫你收你就收!”江正的声音陡然一冷:“只是回去,该怎么和绝尘说,你自己考虑!”

    “是,大人,回去之后我一定如实禀报大首领!”刀疤连忙道,手一挥,这悬浮的一堆晶莹玉石就消失了。

    江寒在母亲的怀抱中看的一清二楚,心中惊讶无比:“父亲和那刀疤男子,用的都是空间储物法宝吗?”

    高墙下,刀疤男子慌忙上马,手一挥,数百铁骑纷纷调转马头,跟着他呼啸而去。

    显然,在看到了江正之后,他们没有人想停在这里。

    随着数百北行铁骑消失,江氏的紧张气氛也散去了,原本一个个肃然的高层也笑了起来。

    “大家都进主殿,今天孩子的庆典都还没开完,命令庄中的卫队解散!”江阳山笑着开口。

    一群庄中的高层人物也都是相互谈笑着朝着大殿走去,同时原本在演武场上列阵的数百铁骑也纷纷撤去,很快,就只剩下漫天大雪飞舞。

    江寒也被母亲抱着,心中却思索着:“一个山庄一年最低就是两千元石,这洪城,有多大,有多少个山庄?还有,那三当家似乎不知道父亲是江氏族人?”

    虽然心中有着诸多不解,但父亲的威势,江寒却是又见识到了,仅仅露一面,就将这样的一支大军吓退,着实恐怕。

    “幸好二爷这次回来了,不然今天不会这么简单。”族人的高层有人笑着。

    “只有二爷才能镇住他们,像我们,根本不会被北行山寨放在眼中。”

    显然,这北行山寨的实力,远远超过江氏山庄,也只是忌惮父亲江正。

    “这北行山寨,是宗门?还是盗匪?亦或是官府势力?”江寒趴在母亲的怀里,默默想着。

    ......

    夜幕降临,家中。

    江寒被母亲抱着放在了卧室主床旁边的温暖的小床上,然后盖好了被子。

    “寒儿,寒儿?”秦薇轻轻呼唤了儿子两声,才发现儿子已经睡着了,露出了一丝微笑,轻轻起身,离开了房间,尔后关上了房门。

    原本闭眼的江寒睁开了小眼睛。

    “没想到我江寒真的有脱离了地狱的一天,只是喝了孟婆汤,为什么我的真灵记忆没有被屏蔽?”江寒心中还有着诸多疑惑。

    即使他的信念再坚定,但终究只是凡人,忘川河水中那神秘的命运红尘之力不是那么好抵抗的。

    “不过,记忆没有消除,也是好事,即使是有大能布局,也无妨!”江寒看的很清楚,自己太弱,即使是真的被某位至强者作为了棋子,也是没有丝毫反抗的可能。

    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抓住机会,强大起来,只有强大,才真正有摆脱命运束缚的可能。

    “只要能修炼到一定层次,即便真有什么局,也会显露出来,事情最坏,还能坏过前世?”江寒的眼眸中有着寒意。

    沉沦地狱九万年,在一些人看来或许是奇迹,还会惊叹几句,但对江寒来说,这就是屈辱,一场持续了九万年的屈辱。

    “终有一天,我会拿回一切,地狱不空?哼,是阴山的菩萨太仁慈了,这地狱,早就该空了!”江寒自语。

    九万年的折磨与痛苦,已经消除了他的一切幻想和怨怼,只有那滔天恨意充斥胸膛,他不愿意再去经历,他要复仇,要拿回曾经的一切。

    “现在最重要的是修行,我前世的身份,绝对不能暴露。”江寒暗道

    虽然刚刚来到这个世界,但他感觉这个世界并不平静,虽然江氏山庄的实力不错,自己父亲的地位也很高。

    但明显,这个世界还有着其他势力和强者,比如那北行山寨,还有母亲口中与‘妖王’的战争,这个世界,同样是纷争不断。

    “这一世,我一定会走踏上圣路,登临绝巅!”江寒缓缓闭眼了眼眸,神魂修行法门已经浮现在了他的识海之中,缓缓运转起来。

    ******

    外面的庭院的台阶上。

    江正夫妇此刻正站着依偎在一起。

    “正哥,你说我们逃掉了吗?”秦薇躺在丈夫的怀里。

    “薇儿,别担心,我们在江北都呆了六年了,当初在寒山的时候可没人知道我来自延州,这么多年,他们也一直没有找来,不会有事了。”江正轻轻将妻子拥入怀中:“有了你,又有了寒儿,以后我们就呆在洪城,哪里都不去了。”

    秦薇抱着丈夫的胸膛,也轻轻笑了。

    黑夜中,雪花依旧在飘落着。


同类推荐: 大圣道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