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正文 第三章 这一世,再为江寒

正文 第三章 这一世,再为江寒

    大周历8982年的冬天。

    延州,江北郡,洪城境的江氏山庄。

    作为方圆数百里内赫赫有名的山庄氏族,江氏依山堡开垦了数万亩的良田,还沿着北行山脉占据了大片的狩猎山林,庄中更是有着上万人口,洪城中也有着家族的商号,算是颇为兴盛。

    而此时,江氏内庄一处庭院之中,里里外外正聚拢了许多人,个个身穿华服甲衣,在等待着,其中一白衣青年气度非凡,却又显得平静,坐在庭院中的石椅上,看着一本厚厚的书籍。

    而众多仆人则是进出着。

    “正儿,生了吗?”一虎背熊腰,穿着熊皮大衣的壮硕老者大笑着进了院门。

    “父亲,你不是在准备祭祀大典的事情吗?怎么来这里了。”白衣青年缓缓起身,露出了一丝微笑,虽然妻子正在生产,不过他倒是不着急。

    “哈哈,什么事情比得上我的乖孙儿出世?庄中的祭祀大典你大哥在操办,他要开始熟悉了。”老者不拘的笑道。

    白衣青年也是含笑,两人交谈,整个庭院中立刻安静了下来,没有人敢有丝毫动弹。

    这时,一道响亮的婴儿啼哭声从被层层珠帘遮蔽的房间中传出。

    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了过去,很快,一位女仆就抱着一还处于迷蒙状态的婴儿跑着出来,脸上满是惊喜,接连大声道:“庄主、二爷,是个公子,是个男孩。”

    “夫人怎么样?”白衣青年笑了,询问着自己妻子的情况。

    “母子平安,夫人正在里面休息,二爷还需要等待一会才能进去。”女仆连忙道。

    “嗯,好!”白衣青年微微点点头。

    而旁边的老者的手却轻轻一动,一股无形的力量就已经凭空接过了婴儿,使其落入了手中,拨开包裹的衣物,看着你们的婴儿小脸蛋,老者不由笑了出来:“哈哈,我江阳山有多了个孙子,是个带把的。”

    微微偏头,老者朝着远处的一青袍老者道:“老墨,吩咐下去,今日接产的稳婆,一律赏五枚元石,同时祭祀大典暂停,明日改为庆生大典,山庄中的农户仆人也放假一天。”

    “恭喜庄主了,我这就去办!”青袍老者笑道。

    过了好机会,白衣青年才笑道:“”父亲,把孩子给我,带着给薇儿看看。”

    “嗯,好。”老者点点头,突然道:“正儿,孩子取名了吗?”

    白衣青年微微一怔,然后才笑道:“就叫江寒吧!”

    ******

    周围喧嚣一片,江寒的脑子却是懵懂着。

    “这是?出生了吗?”江寒拼命睁开了眼,却感觉头昏昏沉沉的,不由自主哭着。

    半响,才缓过劲了。

    “喝了孟婆汤,按道理前尘因果斩断,我记忆应该被屏蔽了,可为什么还能记得前世。”江寒想着这个问题,不过很快,他就抛到脑后,因为一只粗糙大手正在触碰着他的脸。

    “这个老者,是谁?”江寒竭力想要让自己恢复清醒,就听见旁边的一道清明声音响起‘就叫江寒吧!’

    “这一世,我依旧叫江寒?”江寒微微怔住:“也罢,不管是因果安排,还是机缘恰巧,也省去我改名字的麻烦。”

    很快,江寒又感觉眼前一暗,两只大手接过了自己,接着眼前光线一黯淡,显然是被抱进了屋里。

    江寒想看看外面的世界,可惜一直被眼前的衣物遮蔽着,根本看不清,只能看见头顶的屋檐横梁颇为光滑,明显经过了特殊加工处理。

    再然后,就是看着就是抱着自己的男子气势很逼人,英眉目剑,气质非凡。

    “这是我这一世的父亲?还是?不过好年轻。”江寒渐渐对现在的身躯有了控制,思索着。

    “薇儿,怎么样了?感觉还好吗?”白衣青年坐在床边关心道。

    “还行。”一道温婉的声音传入了江寒的耳中,显得很是动人:“给我看看孩子。”

    白衣青年轻轻一笑,将孩子递过,一股无形的力量包在了婴儿周围。

    江寒感受都自己皮肤旁边有着一股温和无形的力量流淌而过,心中一动:“真气外放化形?武宗强者?这一世的父亲是武宗?”

    映日江寒眼帘内的,是一面带微笑,显得颇为年轻的女子,容颜算不上绝世,但眼眸中的关爱与暖意却让江寒微微一颤。

    “我的母亲?”他的心中流过了一丝暖意。

    不过,女子刚刚生产,面色却不算太好,但眼眸中的激动与欣喜却难以掩饰。

    这个时候,江寒才有时间透过母亲的手臂看到后面的那一些屋中的装饰。

    精致镌刻着条纹的床帐,绘制着山川海陆、奇珍异兽的墙壁,一切都透着一种高贵典雅的风范。

    “这一世,我走的是玉桥,看来应该出生在的是富豪之家,不过这个富豪二字很难定义,也不知道父母的具体情况。”江寒默默思索着。

    “薇儿,当年我们在寒山相遇,所以我想让我们的孩子就叫江寒!”白衣青年的温和声音响起,看着自己的妻子。

    “江寒?江寒?”女子似乎明白了什么,眼眉轻轻颤抖,看着江寒还显得不那么光滑的小脸:“孩子,听到了吗?你叫江寒,你的父亲叫江正,你的母亲叫寒青薇。”

    女子的声音很轻,却有着一种温暖之意。

    白衣青年开口道:“薇儿,你的名字记得不要暴露了。”

    “嗯,正哥,我在这里叫秦薇。”女子一笑,轻轻晃动着自己怀里的婴儿。

    “父亲江正?母亲寒青薇,还是秦薇?”江寒有的不明白,只是默默记了下来,有些东西,需要一辈子记住。

    不过,江寒终究还是刚刚出生不久,很快就有了一丝困意。

    但江寒也不愿意这么昏昏沉沉睡去。

    “这一世重生,记忆未曾失去,上天也算是给了我一次机会!”江寒闭上了眼眸,心中微微一动:“年龄小,不能修炼武道功法,不过却能修炼神魂。”

    他的念头识海中,很快就浮现出来了一篇神魂功法《地藏王菩萨观想法》。

    前世虽然只担任了百年鬼兵,但江寒也得到了这一在冥界中流传极广的修炼法门,虽是大路货,但江寒却知道这门功法的优点。

    “流传无尽岁月,起码是足够安全的。”江寒想着。

    一些强大的功法虽然效果惊人,但很多只针对特定的人群,真正面向众生流传甚广的功法,首先需要的是安全性。

    自己现在毕竟只是个婴儿,身体发育未完全,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这是一部普通的观想法,不过曾经的九万年,它就是我的信念经!”江寒闭上眼。

    如果没有九万年坚持修行这部功法,或许,自己的神魂早就破灭而亡了。

    江寒的心中心中默念法门秘术,安心定神,渐渐的,一尊面带悲天悯人的佛陀在他的心中浮现,这一佛陀,左手持金刚幢,右手结施无畏印,背后仿佛有十方世界隐现,散发着无尽的光芒。

    心如明镜台!

    普通人类心猿意马,不能轻易定神,但江寒经过了地狱数万载的折磨之后,心却已经被磨砺的无比坚韧,轻易之间他的心就已经定了下来,进入了修行状态。

    世间所谓的天才,只是将一件事情做到了极致,九万年如一日,即使是最普通的神魂功法,在江寒手中也不亚于绝世神典。

    天地间一丝丝神秘的力量进入了他的脑部识海,使得他刚刚诞生的弱小魂魄变得逐渐凝聚、强大。

    —

    ps:新书起航,求收藏、推荐票。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