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正文 第二章 血剑斩穹巅

正文 第二章 血剑斩穹巅

    走过奈何桥,来到了黄泉路旁。

    江寒遥遥望去,远处的忘川河畔,黄泉路两边,有着无边的如血一般绚丽的花朵,那是彼岸花,永生只开于黄泉路上,是这一路黄泉上唯一的风景。

    “黄泉如血,花如火照,不愧是火照之路!”江寒微微一笑,大步踏上黄泉路。

    过忘川,入黄泉,这一生、一世便都留在了彼岸,之后再无纷扰烦忧,一路踏着如血的花海直达转世之门。

    江寒一路前行,感觉原本一同行进的鬼魂已经消散向了四方,仿佛有着无数的通道在随时行进,江寒清楚,这是无数的时空位面重叠之后形成的奇特景象。

    再一步,时空变幻,眼前是一座巨大的黑色石头,上面隐隐有着光泽神辉流转。

    “问罪石!”江寒看着这石头,自语。

    九万年前,他就是在这黑石之前,震动了整个冥界,今天,他再次来到了这里。

    可惜,和九万年那石破天惊的一幕不一样,这问罪鬼魂生前种种的问罪石面对江寒,竟然毫无所动,只有那一道道光彩流转着,凸显着自身的不凡。

    “你不愿意问我,我依旧给你一样的回答!”江寒轻轻一笑:“这一生,我无悔,我一世,我不忘!”

    随即,江寒再不犹豫,转身离去,雾气依旧笼罩了这里。

    从问罪石走过,就只剩下一条石子小路,两边的彼岸花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刀山剑树,寒芒闪烁,显得极为肃杀,再走近,就来到了一上宽下窄的土台。

    这里,叫做望乡台!

    站在台下,江寒已经可以看见很多的鬼魂站在上面,痛哭流涕,不愿离去,这是今生记忆的最后一刻,可惜无论多么不舍,那一股股无形的力量仍然会将你推向远处的轮回六桥。

    这里时空重叠,望乡台只有一个,却能容纳亿万生灵的魂魄登临,江寒也不过是其中的普通一员。

    “传说这里可观诸天,可查万界,乃冥界第一探查类至宝,不知道能否看到那无尽夜空中的一抹蔚蓝。”江寒的心泛起了丝丝涟漪。

    可惜,望乡台上,他所看见的,只有无尽的黑暗,那黑暗中连一点微渺的亮光也没有。

    “沉沦地狱九万年,昔年的亲人好友怕早就千世轮回!”江寒的眼眸凝望着那无尽黑暗,似笑非笑,似哭非哭:“也好,这一世,只有我一人独存!”

    没有丝毫留恋,没有丝毫停留,江寒转身,朝着不远处走去。

    一条河,名为忘川;一座桥,名为奈何;一条路,名为黄泉;一位老人,她叫孟婆。

    “金、银、玉、石、木、黑,轮回六桥!”江寒静静望着。

    走过桥,踏入另一个世界,自始一个全新的轮回!

    “我不要喝,我要回去,我不要喝!”

    “我也不喝,我大仇未报,我怎么能忘记?”

    江寒看着,无数的鬼魂,有的伤感,有的落泪,有的漠然,有的暴躁,有的不甘,人生百态在此凸显无疑。

    一生爱恨,一世浮沉,一碗忘川河水,喝完之后,来生只是陌路。

    “喝吗?”女子举起了手中的那缺口的碗。

    “当然喝,不过人言孟婆乃老妇人,却不想是妙龄女子。”江寒轻轻笑道。

    旁边的鬼魂挣扎,但他们两个却笑声依旧,时空重叠法门,玄妙异常。

    “老妇抑或是少女,总归只是人生一形态,我依旧是我。”少女极速衰老,再度化为了老妇,却依稀可见昔年的绝世容颜。

    “你是你,我是我。”江寒轻声道:“我的东西,该还给我了。”

    孟婆笑了:“人活着的时候,七情六欲之下,总会有因果丛生,那冥冥的命运之力便汇聚成为了长河,然后有了这一条忘川,走上轮回桥,喝下这汤,不论来世成仙成圣,为人为妖,这一世的因果红尘,就算是斩断,所谓红尘滚滚,不外如是,江寒,你九万年的等待,你九万年的不屈,等到了什么?还不愿意放下吗?今生有缘无份,又何必强求?”

    “当年我就说过,我这一生,我不悔,这一世,我不忘!”江寒畅然而笑。

    伸手,接过了这碗汤,还是温的,仰头喝下。

    “其实,味道还不错!”江寒看着再度化为少女的孟婆笑道。

    “趁着你还记得,刻下你今生最爱的人,还有你来世最想等待的人名字,等再度轮回,你才能够看到你的前世。”孟婆轻声道。

    旁边的时空中,涌现一道旋涡,上面有着一块石头,上面刻着四个大字,‘彼岸如花’。

    “这就是是传说中的彼岸石?可记下前尘今生来世,可通天地人神鬼?”江寒颇为好奇,轻笑道:“我观三生石,只有今生,我过望乡台,不见前尘,你觉得我需要写吗?”

    “纵然你信念无敌世间,命运红尘的力量也终会抹去一切。”孟婆不带任何音调。

    “我在,就是痕迹,这命运,抹不掉的是我!”江寒笑道,放下的手中的碗,抬头望向了天际。

    此时。

    那幽冥中永不变色的血月,徒然间化为了两半,没有丝毫声音传播,紧接着,这天地苍穹就震颤开来,一股可怕的风暴席卷了天地四方,瞬息之间,就令那时空重叠中的无数鬼魂刹那间消散,魂飞魄散。

    而江寒手中的那卷金色卷轴却散发着金光,形成了一光幕护罩,将他死死护住。

    “看来我运气不错,命运果然抹不掉我。”江寒笑道。

    他面前的孟婆却已经面色难堪,挥手挡住了那席卷而来的能量风暴:“该死,谁在攻打冥界,血月怎么可能碎裂。”

    血月,自冥界诞生以来,亘古长存,号称与诸天同生,与万界同在,是这诸天至高冥界的力量之源泉,与太阳、太阴、紫薇等星辰同为天地至高星辰。

    紧接着,天空中,徒然出现了一道可怕的血剑,破灭时空而来,斩断了彼岸石的防御,破开了望乡石的屏障,斩向了轮回桥,斩灭了孟婆女!

    一道血,冲天起,一位仙神,陨落!

    “你有九万年的不屈,我就送你一场造化,这是一滴紫血,希望将来你记得昔年许下的誓言!”一道轻语在江寒的耳畔响起。

    江寒手中握着那金色卷轴,看着浮现在自己眼前的这滴紫色精血。

    即使江寒再淡然,他的心中也有着丝丝动容。

    鬼魂转世前,来世的天赋等级就已经确定,或许会有浮动,但不会出入太多,可一些仙神转世的时候,即使屏蔽了真灵记忆,他们仍然可以带着自己的血脉精血转世。

    仙神的血脉精血中,蕴含着一些神奇的力量,透过轮回通道,有一定可能转世后被携带过去,虽然可能性不高,但也有很大可能提高自身的资质。

    江寒清楚,如果自己不接受这滴紫血,按照黑甲战将所说,自己转世之后也就只有八等血脉,可如果带着精血转世,天赋就再不是问题。

    仙神血脉,划分三等,最低为红,更高为金,巅峰为紫!

    诸天之上,唯紫独尊,紫色,乃至最为尊贵神圣的颜色。

    “得此机缘,感谢前辈赐予,若江寒来世登临圣路,必百倍还于前辈!”江寒躬身恭敬道。

    他清楚,能一剑破开两大至宝的守护斩杀孟婆,这种实力,在冥界中恐怕也只有王殿的至尊与阴山的菩萨才有,在仙神中都算是站在最巅峰的可怕存在。

    即使中间相隔了无数时空重叠,江寒依旧可以看见。

    天际间,只有一柄柄可怕的战矛呼啸,刺破苍穹血月,还有着一柄柄血色战剑呼啸,每一道剑芒横扫,都令天地崩灭,一道道裂痕出现,露出了外界的无尽混混沌沌雾气。

    显然,这是两位可怕的存在在厮杀!

    江寒也不犹豫,一把抓住紫血吞下,握住了手中的金色卷轴,转身朝着远处斑斓异彩的轮回六桥走去。

    天塌下来,有高个顶,他要做的,是好好的转世,其他的都和他无关。

    轮回桥,有着六道分叉口,闪烁着不同的光芒,正是决定着转世后出生高低的六桥,不过此时轮回六桥已经遭到了破坏。

    “金桥、银桥被毁,不过其他几座桥都还算完好。”江寒没有丝毫犹豫,直接走过了剩下轮回桥中最好的玉桥。

    他可不想耽误,毕竟望乡台轮回桥乃是冥界重地,孟婆被斩杀,很快王殿的强者就会降临,到时候那位前辈未必会再出手。

    轻轻踏过,一阵阵光华涌动,无尽的碧玉雾气已经将他包裹,消失在了这幽暗的冥界之中。

    ...

    穹隆之巅,血月之上。

    一席青衣飘飘,一柄血色长剑光华内敛,脚踏无尽浩荡血色海洋,震荡无尽时空,俯瞰大地万千,看到那迷蒙的道道碧玉闪动,露出了一丝微笑。

    “宋楚玉,你到底要干什么!”一道巍峨身影破开了无尽浪涛,声音响彻冥界天地,响彻在了这浩荡时空。

    “当然是杀,杀他个天地翻覆!”青衣畅然大笑,挥手就是一道破灭无尽时空的血剑而出。

    —

    ps:新书起航,希望各位书友大大支持,求收藏、点击、推荐,我想冲一次榜,新书榜!


同类推荐: 大圣道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