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第十四卷 晗剑峰上 第四十四章 剑霞

第十四卷 晗剑峰上 第四十四章 剑霞

    “大家怎么都这样望着我,我会紧张啊!”江寒微笑道。

    从江寒的视角望去,同届的圣境域核心成员,如今还活着的六十余人几乎都来了,向苍生,浮乾、心慧、付斯特等等一位位好友,以及坐在庭院中央的武绛、黑衍风、火落儿几人。

    即使彼此亲近,但地位高低已然划分。

    “江寒,你就是舒服。”坐在右侧的向苍生摇头道:“我们都是从圣境域跨越了大半个源界才抵达晗域大陆,你倒好,一直在晗域修炼,不说迎接我们,这晗剑峰之战马上都要开始了你才过来,还要我们等你,该罚酒!”

    “罚酒!”

    “罚酒!”

    周围的一位位金衣圣境起哄道。

    “这不是修炼太久,都有点忘了时间。”江寒一边微笑说着,一边走入庭院中,伸手拿起庭院案牍上的仙酿闻了闻,眼前顿时一亮。

    江寒不由笑道:“星邬夜泉?很不错,很久没喝到这么好的仙酿,那我可就先罚酒三杯了。”

    说着,江寒就喝了起来。

    “江寒,你可真厉害,我们都在担心被淘汰的事情,你竟然还惦记着酒。”一旁的火落儿调侃笑道:“这人啊,就是不一样。”

    “某人在晗域可是爆了一个大新闻,让我们可都狠狠吃了一惊。”浮乾也笑道。

    “也让我们高兴啊!”付斯特兴奋道:“江寒,你是没看到那群老牌金衣圣境、紫衣圣境的脸色,真是笑死我了,尤其是恒崛他们几个,甚至连你的名字都不愿提及。”

    “真的?”江寒一笑,随即又望向了庭院中间的几人,道:“武绛、黑衍风,好久不见了。”

    坐在中央身材最为魁梧高大的武绛声音浑厚,微笑道:“江寒,通天塔一百五十多层,确实足够惊艳,轻松就能闯入山巅乃至有机会拿下第一,但你别以为我会认输,将来谁先成为大能者可还不一定。”

    “哈哈,现在可是我领先,我等着。”江寒大笑道,他很了解武绛,这位绝世天才,自认不弱于任何人,从来不知放弃和气馁为何物,深入骨子的就是一股霸气。

    “江寒,你可要努力。”另一旁银甲黑发的黑衍风同样一笑:“我和武绛,可不会让你一直专美于前。”

    “好。”江寒笑道。

    “江寒。”向苍生忽然开口:“这一战,你要登上晗剑峰巅,赢下第一!一定要赢!”

    “一定!”

    江寒转头望向向苍生,向苍生的眼眸中充满着坚毅。

    “江寒。”火落儿同样开口道:“我们离开晗域仅仅百年,这一次的晗剑峰之战来的太快了,我们连闯过通天塔百层的都寥寥无几,没有丝毫反抗的机会,和那些老牌金衣、紫衣的差距太大太大了。”

    “我们输定了。”向苍生低沉道:“即使是武绛和黑衍风,或许能在山谷区赢上几场,但想要闯入山腰根本不可能,至于山巅...”

    原本充满欢笑的庭院安静了下来,一位位金衣圣境的脸庞都充满了不甘。

    晗剑峰山巅!

    天帝道场!

    那是代表人族一个时代最巅峰天才的对决,谁不想去?

    但是...

    圣境域老牌成员、道门、佛门、来自各大界域的天才,一般至少都闯过了通天塔一百二十层,普遍都是一百三十层水准,作为种子选手更是个个都达到了通天塔一百四十层以上。

    而他们新人,修炼时间太短了,普遍才闯过通天塔八十层。

    差距太大。

    “江寒,我们只希望。”武绛声音浑厚,他的眼睛望着过来:“你,第一,一定要拿下第一。”

    “第一。”火落儿道。

    “第一。”黑衍风声音平淡,却是无可置疑。

    江寒望着武绛、火落儿、向苍生等一位位,他们都是曾是名传一方大世界乃至一方界域的绝世天才,但如今,他们限于种种原因,却必须要提前承认自己的失败。

    不甘!

    却又必须接受!

    沉默了许久,江寒缓缓开口:“第一!”

    ...

    随后。

    江寒、向苍生、武绛等人都是呆在庭院中修整。

    足足数个时辰后。

    “收到讯息了,一个时辰后,晗剑峰开启。”火落儿起身道:“走!”

    “我也收到了。”

    “我也是。”

    “走。”“走。”

    六十余人,如鱼贯而出离开庭院,尔后迅速朝着天帝雕像的方向而出,透过虚空,所有人都能看到,在天帝雕像上空的虚空中,正有着一巨大的旋涡,旋涡直径数百里,散发着无尽耀眼的紫色霞光,如一道道紫色剑气震荡时空,令一切时空之力寂灭,单单那霞光释放的威压,便令远在千里之外的江寒等人心悸。

    “晗剑峰,出世前的剑霞!”江寒轻声说道,

    据他所知,晗剑峰隐藏于晗域大陆上空的一处时空维度中,每隔约两万年出世一次,外人若想进入只有等待剑霞自主消散,倘若强闯,即使是皇境大能者都会陷入其中,甚至有陨落危险。

    而剑霞,仅仅是天帝道场外的一重阵法。

    此刻,天帝雕像方圆五百里,已被由九位黑衣仙神、一位金衣神灵组成的一支支禁军小队隔绝开,数十位紫衣仙神镇守在虚空各处。

    由外界来晗域的普通的圣境、神灵,根本无法进入这片区域。

    暗中,更不知道有多少大能随时准备出手。

    经过了上次江寒的刺杀事件,镇守晗域的禁军,绝不会允许再有天才在晗剑峰前被刺杀。

    一次刺杀,是大意。

    两次刺杀,是无能。

    江寒、武绛等数十位人顺利进入这片区域,一眼便看到不远处的虚空中有着一位位装束各异的男女,足足两千余人,正是来自佛门、道门、各大界域的圣境天才们。

    嗖~嗖~嗖~

    江寒他们,则迅速降落在了圣境域所属的阵营中,老一辈的数百名核心成员,皆已抵达,站在队伍最前方领队的,是圣境域的镇守使云羽仙君。

    “看,那个是江寒,那个紫甲青年。”

    “江寒。”

    “就是那个修炼数百年闯过通天塔一百五十层的江寒?”

    若问这百年间人族谁的风头最盛,江寒绝对有资格入选,随着他的到来,无论是佛道弟子,还是来自各大界域的圣境们,都已将目光落在他的身上。

    圣境域中,一些核心成员,更是仔细观察着江寒。

    毕竟,相对其他人,圣境域核心成员是最先有可能和江寒碰面厮杀的。

    “落千雪,除你以外圣境域唯一一位闯过通天塔一百五十层的,且修炼时间较短,非常难缠!”

    “最阴险的,独孤冷。”

    向苍生向江寒传音,江寒一边听着一边思考,圣境境有八位顶尖圣境、六位老牌紫衣,但其实,除非他们能爆发出通天塔一百六十层的法则感悟,不然威胁都不大。

    “恒崛。”江寒望向了虚空中的那名短发紫袍的青年。

    紫袍短发青年恒崛,这一刻同样平静望着江寒,既没有传音放狠话,眼神中也没有露出丝毫杀意,他就如同在看一位陌生人看着江寒。

    丝毫没有第一次面对江寒时的孤傲感。

    “希望,你真的罗刀师兄说的一样隐藏了真实实力,不然...你会输的很惨。”江寒喃喃自语。

    江寒又望向了佛门阵营:“玄月和尚。”

    玄月和尚,看起来丝毫不起眼,若非有罗刀神将给予的战斗影像资料,江寒都不敢相信,眼前眉清目秀的年轻僧人,修炼的是佛门的最暴烈的“怒目金刚”。

    玄月,从头到尾,只是闭着眼呢喃自语,如若得道高僧,不察外界丝毫。

    “虚泉道人。”江寒又望向了另外的一名青袍道人。

    一位修炼剑术的仙人。

    剑道,在诸天中绝对是繁盛的一大流派,虚泉道人,先拜师皇境大能,又得上古一位剑道大能传承,绝对是玉虚宫漫长岁月难得一现的绝世天才。

    青袍道人穿着朴素,背后背负足足八柄飞剑,散发着凌厉的剑意,如同一柄即将出鞘的绝世神剑,令周围的道门弟子都不敢靠近他,实力地位可见一斑。

    “真正和我修炼的方向类似的。”江寒望向了最后一位,散修阵营。

    来自边域的,蛮同。

    一位身高约莫两米五的魁梧大汉,紧闭着眼睛,穿着血色战甲,散发着凶戾到极限的气息,如同从无边血海中走出的生灵,而他,也确实是从无尽杀戮中活下来的。

    忽然,蛮同似乎是感应到了江寒的目光,蓦然睁开眼望向了江寒。

    “嗯?”“嗯?”

    两人都只感觉到,一股可怕至今的杀念侵入了自己的脑海,那是纯粹到极致的杀念。

    “江寒么?兵主亲传弟子?”蛮同露出一丝笑容:“有意思,还是第一次碰到杀意丝毫不下于我的圣境,不虚此行。”

    江寒同样皱眉了眉头,他很清楚,自己释放的杀意更多是因为修炼了《杀戮刀典》的缘故,而这蛮同就纯粹是从一次次血腥厮杀中磨炼出的恐怖杀意。

    “边域...就真有那么恐怖吗?”江寒自语。

    :。: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