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第十四卷 晗剑峰上 第三十七章 九黎之主

第十四卷 晗剑峰上 第三十七章 九黎之主

    一片混混沌沌气流。

    这里远离万界,这里远离人族疆域,这里没有太阳星的照耀,没有太阴星的皎洁光芒,茫茫无尽也没有任何星辰,只有孤寂、寒冷、黑暗。

    但是,若能横渡这广袤的黑暗之地,便能见到一方浩瀚无尽的大世界,它璀璨繁华,孕育了无数的生灵,其中有飞舟、仙人、圣境...这是一个不下于源界的繁华大界。

    世界最核心,有着巍峨壮丽的城池。

    城池的最顶端云雾中,紫衣仙神都无法飞抵之处,是一座颇为朴素的庭院,但庭院很大,有主院,也有凉亭,而凉亭中,便有两道身影端坐两侧。

    一人青衣飘飘如仙出尘,但他的眼中却充满着无尽死寂,充满着至高的威严,就如同是高高在上掌控死亡的主宰。

    一人血色衣袍如魔凶戾,但他的眸中却是平和淡然。

    “嗯?”青衣人突然露出了笑容,继而大笑了起来,他的笑容令凉亭周围守卫着的诸多仙神都露出了惊色,他们已经很久没见主宰如此开心了。

    “这么开心?”血袍中年人瞥了他一眼。

    “教祖觉得呢?”青衣人微笑道:“说起来,他和我有缘,但教祖和他的因果可不下于我,甚至更复杂,教祖既然归来,又何必畏手畏脚?”

    “联手北海域的主人,再等待那一位的回归...到那时,你觉得谁能挡住我们要行的路?”

    “你之前也是人族。”血袍中年人皱眉。

    “人族?”青衣人眼眸中流露出无尽的怅惘,轻声道:“是啊,我曾经认为我是人族,我曾以为我站在了正义的一方,但当轮到我时,谁又曾听我解释?”

    血袍中年人沉默半响,才道:“这不是谁的错,这是大势,我虽沉睡未曾参与那一战,但换做是我,我同样会选择去做。”

    “大势?”青衣人眼眸中满是漠然:“如今,人族若不退让,便必定如曾经的巫妖一样落幕,这便是大势,这不是我一人的选择,而是我们所有人的选择。”

    “我不想参与。”血袍中年人轻叹。

    “教祖。”青衣人望向他,平静道:“太古时代,龙族退了,中古时代,遗兽一族退了...它们落幕了,这便是大势。”

    “诸天万界内,没人能躲避,要么化为命运长河中的点滴灵光,要么竭尽全力去争取一线生机,这是.....浩劫啊!”

    ......在凉亭隔壁的一座静室内,室内蕴含洞天,洞天内是一方圆万里的小世界。

    在小世界海洋中的一座小岛上。

    “罗伯,你觉得我修炼的怎么样?”少女一边持剑演练着剑法,惊人的水之法则伴随着她的剑法而流动,已隐隐有圆满之意。

    侍候在她身旁的,是一穿着黑袍的老者,他和蔼的露出笑容:“小姐,你是我见过的在剑道上最惊人的天才,过去教祖总说将来没人能传承他的剑道,但我看,小姐你就是最适合的传承者。”

    “我吗?”少女停下舞剑,轻声道:“但天河路,我才闯到了第十峰,这还是爹爹赐予了灵宝的缘故,而哥哥,如今已相当于闯过十五峰了。”

    “罗伯,我是不是很笨?”

    “大公子?”黑袍老者笑道:“大公子天赋惊艳,即使放在太古时代,也仅有极少数人也与他相比,他又找到了适合的路,自然一飞冲天。”

    “小姐只要坚持,将教祖赐予的宝物参悟透,即使是大能者都无惧...若是将来掌握杀伐,一剑在手,站在巅峰之上,不弱于任何人。”

    “嗯,我知道。”少女点头,眼眸中满是坚毅,继续开始悟道练剑。

    罗伯站在一旁却是轻叹,他满含忧虑的望向了虚空,仿佛是想穿过层层空间,去看到小世界外的凉亭发生的一切。

    “教祖,这一次,你又要如何去选呢?”

    ...

    人族疆域、源界、初始之地晗域大陆

    西区,第九域主的宫殿,内部也分为不同的殿厅,每一座殿厅都颇为广阔,江寒这几日便是居住在其中一座殿厅。

    咚咚咚~殿厅外忽然响起敲门声。

    “请进。”江寒睁开眼站起身。

    嗡~一名白袍青年迈步走入了殿厅中,满是笑容望着远处刚从玉台上站起来的江寒。

    “罗刀师兄。”江寒颇为惊喜,但依旧恭敬行礼。

    虽然,到今天,江寒已经知道第九域主、湮阳神皇、辉渊神皇都是自己的师兄,且他们论实力恐怕都已站在称皇大能的巅峰,但真正能令江寒发自内心尊重的,只有罗刀神将。

    那是长达百年教导的感情,就如同一名兄长循循善诱教导着弟弟。

    “我来了,不请我喝两杯?”罗刀神将笑道。

    “师兄请。”江寒连忙道,一挥手,在殿厅中摆下了案牍,将所有的最好的灵果、仙酿摆上,道:“还望师兄见谅。”

    “无妨。”罗刀神将笑道。

    两兄弟分别坐下。

    “我奉师尊之命,让你二十年内闯过通天塔一百四十层,你倒好,只有十七年就闯过了一百五十层。”罗刀神将一边喝着,一边无奈道:“这让我很没面子。”

    “都是师兄们帮助。”江寒老实道。

    确实如此,若无罗刀神将请兵主出面阻拦了紫衣、金衣圣境门的挑战,若无湮阳神皇赠送的‘神魂碎片’,他不可能有如此惊艳的表现。

    “哈哈,你表现惊人,我自然开心。”罗刀神将大笑道:“你可是不知道,这两天,有多少大能者给师尊,还有湮阳、渊辉两位师兄传讯,超过两百位...以你现在的进步速度,顶多几千年就会封神并直接成就紫衣,怎么样,想过去哪里没有?”

    “去哪里?”江寒一愣。

    “对,真正的雄鹰不是在长辈的羽翼下长大的,按师尊的习惯,也会让你去进行生死闯荡。”罗刀神将笑道:“要不跟着我去边域?那里可是最刺激,最令人血脉喷张的!”

    江寒一笑:“我现在还没考虑这件事。”

    确实,江寒还没想仔细想过这件事,但他知道,一旦跨入仙神境,便必须离开圣境域前往仙神域,到时作为联盟核心,他也需要执行各种任务,或者担任职位。

    人族联盟培养一代代绝世天才,便是要令人族更加强盛,能够在未来的征战中拥有更强大的实力,而接受了联盟的培养,便也要为人族而战。

    这是作为联盟核心成员的责任和义务。

    没有一代代先烈血的付出,也就没有人族的今天。

    “没想好也正常。”罗刀神将笑道:“走吧,跟我来,该去见师尊了。”

    “师尊到了?”江寒一愣。

    “嗯。”

    “其实,我是和师尊一起来的,只是他一到晗域,第一域主便来拜访,他们谈话,我便先来叫你了。”罗刀神将笑道。

    “拜访?”江寒一惊。

    第一域主。

    从名字上就可以看出,这位存在恐怕就是人族镇守初始之地的最强者,而上一次刺杀事件,更令江寒基本确定,这位第一域主,是一位真正的帝境!

    帝。

    这是江寒第一次见到活的。

    但是,这样的一位至高存在,竟然在兵主来到晗域后主动前来拜访?

    “很奇怪吗?”罗刀神将笑道:“论实力,第一域主确实是我人族如今最最巅峰的强者,但师尊是何等人物?诞生于上古,见证了共主时代,见证了十帝时代,...渡过了一场又一场大劫,不要说第一域主,就算是天帝,见到师尊也要行晚辈礼。”

    “师尊,乃是如今我人族历史上最古老最神秘的大能者。”

    江寒点头。

    确实,据他所知,普通的下位仙神寿元约莫是千万年,金衣仙神一般能活个上亿年,紫衣仙神活的更长,但如果无法突破,最终会衰老死去。

    即使是大能者,寿元漫漫无尽,但放眼无尽岁月,那些古老大能者最终都一一死去了,到今天的绝大多数大能者,都是中古纪元后诞生的。

    即使是十帝,即使是天帝,如今,都已化为了历史,化为了神话。

    “师尊收徒,非常稀少,非常难得,他老人家对弟子的要求也极高。”罗刀神将笑道:“最初,他收你为弟子,无论是诸多师兄还是我,都是很惊讶的,那时的你表现虽不错,但也远没达到师尊的标准。”

    江寒点头。

    诸界域会上,自己表现的虽然不错,但也只能说这个时代最顶尖,和同期的罗刀师兄、历史上最顶尖的那群天才差的很远。

    “如今你的表现已得到所有师兄的认可。”罗刀神将点头道:“现在随我,一同去见师尊,记住,不可对师尊无礼,更不要以为过去师尊是忽视你而产生不满。”

    “不敢。”江寒连道。

    “好。”罗刀神将一笑,他自认不会看错人,但也要提醒一下。

    嗡~罗刀神将一挥手,两人便已凭空消失于殿厅中,紧接着再出现,江寒发现自己来到了一条幽谷中,幽谷深处的一座古朴神殿印入了江寒的眼帘中。

    罗刀神将带着江寒,很快便抵达了神殿入口。

    入口处,有着数十位守卫,这些守卫实力最低的都是中位仙神层次,一个个肃穆。

    见到罗刀神将和江寒两人,诸多守卫同时行礼:“见过两位少主。”

    “这些仙神,都是出自师尊的九黎界域,师尊乃是九黎界域之主,但没有子嗣后裔。”罗刀神将解释道:“所以我们这些师尊弟子若是去九黎界域,都是被尊称为少主的。”

    江寒默默听着。

    两人进入神殿中。

    入口处的一群仙神守卫却是议论开了。

    “刚才的那圣境,应该就是小少主江寒吧。”

    “你不知道?那你刚才拜什么拜?”

    “我是看你们都拜了...再说,之前可没见过,他的气息和诸界域会时变化可不小。”

    “估计是兵主第一次召见他。”

    ...

    神殿内。

    江寒跟随着罗刀神将,很快便抵达了主殿外的廊道中。


同类推荐: 大圣道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