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第十三卷 蛮荒大地 第六十章 追随者

第十三卷 蛮荒大地 第六十章 追随者

    虚空中。

    当江寒露出脸庞,并笑着叫了一声莫桑国主,莫桑国主也微微一愣,紧接着便他便疑惑道:“道友,你似乎是...”

    “也对,国主之前并未太关注我,记不得也正常。”江寒一笑:“我百年前游历四方时曾在莫桑古国成为黑魔统领,雪河谷一战后,我便悄然离去,如今算是故地重游。”

    “哦?道友,你难道就是思雨和我说过的那个‘寒’?”莫桑仙人顿时明白了。

    “对,莫思雨将军当初对我颇为照顾。”江寒笑道。

    经过上次的雪河谷一战,江寒相信莫桑仙人他们也会猜测雪河谷内有大秘密,所以他并未说自己刚脱离雪河谷,那样只会惹人遐想引来麻烦。

    “当初思雨还以为你陨落在雪河谷,原来是独自离去看了。”莫桑仙人感慨:“是啊!你世界境时便能轻易斩杀天地境,如今论实力更足以媲美下位仙神巅峰,寒道友,你应当是来自我人族中的一些不朽道统中的绝世天才。”

    江寒一笑。

    不朽道统?火云洞天作为人族至高圣地,倒也可以说是不朽道统,而且是最最强大的道统!

    “寒道友,不如随我们一同前往雪旋渊人族联军驻地,待摆下仙宴,我定要好好感谢一番。”莫桑仙人笑道:“你看可好。”

    “对啊,寒道友,不如先随我们一同前往联军驻地。”一旁的赤谒神将也道。

    在他们这几位仙神看来,能跨越力量层次上的巨大差距斩杀仙神,证明江寒的法则感悟已达到极高水准,待将来突破至神灵境,轻而易举便能成为上位仙神...乃至成为天地间的大能霸主。

    这等人物,即使没有之前的救助之情,若是交好也会受益无穷。

    江寒却是微微一愣:“联军驻地?难道不是去莫桑城吗?”

    莫桑仙人和赤谒神将相视一眼,尔后莫桑仙人才苦笑道:“道友,这一场战争席卷方圆数十亿里的大地,莫桑城已经毁灭在了战火中,如今整个雪旋渊圣境以上的人族修行者组成联军,九成都已汇聚一处。”

    江寒点头暗自思索,看来,这一场战争应该是两大神国之间的大战,波及范围确实广阔。

    沉吟片刻。

    “莫桑国主,既然如此,我便直言了。”江寒轻声道:“我这次重游雪旋渊,除了处理一些俗事,主要便是要来见莫桑国主一面。”

    “嗯?”莫桑仙人一怔。

    “我此行,希望能以宝物换取莫桑国主手中的奇物刀石碑。”江寒一笑:“当年我曾观刀石碑,虽未参悟出什么,却感觉其中蕴含诸多玄妙,我便想以此物,作为我师尊八十年后的寿诞贺礼。”

    “莫桑国主若想换取什么,尽可一说,不管是天庭蟠桃,还是神兵法宝,我皆可取来与你交换,只求国主能够割爱。”

    说罢,江寒便盯着莫桑国主。

    没办法。

    江寒原本的计划,是打算潜入莫桑城,寻找机会强夺刀石碑,但如今莫桑城被毁,若刀石碑没有被异族仙神夺走,肯定在莫桑国主身上。

    至于斩杀莫桑仙人?江寒没有丝毫把握。

    仙道强者不修体内世界,不演化世界,不凝练真实,故而肉身孱弱,近身战弱,但他们以自身体悟天道,以人意代天意,能够调动超过神灵十倍百倍的天地之力,施展种种可怕法术,想要缠住敌人轻而易举。

    像莫桑仙人,单凭自身,便能施展超大范围领域法术困住敌人,即使同阶强者都会受到影响,这种手段是神灵所不能及的。

    且不要说莫桑仙人是仙君三阶,即使是一名仙君一阶强者,除非是突然暴起偷袭,不然江寒想要斩杀都是千难万难。

    仙人,比神灵要稀少十倍,但个个都很难缠。

    而且,没有大仇恨,江寒也不愿肆意斩杀同族强者。

    人族,想要诞生一位仙神并不容易。

    如此,便只剩下交易一途。

    赤谒神将、铠叶神将闻言都是一怔,莫桑仙人更是有些懵,但他神魂强大思考速度何等之快,仅仅瞬息便开口道:“寒道友,你对我,对莫桑古国有大恩,道友的师尊,亦是我等前辈,这刀石碑虽有些奇特,但于我却是无益,道友若想以此物作为贺礼,我便将其赠予道友,如何?”

    “赠送我?”江寒似笑非笑。

    “道友眼光如炬,我还有一小小请求。”莫桑仙人道。

    “莫桑国主请说。”江寒道,这才正常,虽然自己确实帮了这莫桑仙人,但要说对方白白送出刀石碑,那倒要小心有诈。

    毕竟,都是活了不知多少年的老不死。

    “小事。”莫桑国主微微一笑:“寒道友和思雨比较熟悉,觉得她如何?”

    “莫思雨将军?”江寒微微思索,沉声道:“当初她对我颇为照顾,为人正直,天赋超群,可称女中英杰,将来有望神灵。”

    对莫思雨的评价,江寒其实是颇为中肯的。

    “那便好。”莫桑仙人大笑:“道友天赋绝顶,追求大道,但漫漫旅途总需要人陪伴解乏,且总有些凡俗事物需要人打理,我便想让思雨在侍奉道友左右,不求正妻,做一侍妾足以,道友觉得可好。”

    江寒为之一呆,这是莫桑仙人的要求?送宝物又送妹子?

    一旁的赤谒神将却是若有所思。

    思索片刻,江寒才道:“莫桑国主,我虽欣赏莫思雨将军,但我曾立下誓言,一日不悟大道一日不触情欲,故而这个请求我无法答应。”

    莫桑仙人为之一呆...这么狠!

    正犹豫着。

    只见江寒继续道:“但莫思雨将军才情高绝,若她愿意,可做我麾下一追随者,我必以友待之,国主你看可好。”

    莫桑国主沉默了,根据他的观察,眼前这绝世天才寒并非那种无情之人,故而追随者名义上虽比侍妾地位高,但论亲近却是万万比不了的。

    忽然。

    “嗡~”江寒的掌中突然出现一紫色圆形令牌,令牌上有一淡淡的模糊人影,背负双手,脚踏山峰,身旁悬浮着一柄长剑...紫色令牌虽小,却仿佛有一种魔力,令人不自主生出一种臣服感。

    “这是...好奇特的令牌,竟能迷惑我们的神魂。”铠叶神将颇为惊讶,“但这寒,拿出这枚令牌是何意?代表什么?”

    赤谒神将也露出好奇之色。

    “这令牌...紫色令牌,这人似乎有些熟悉?”莫桑仙人忽然面色一变,他毕竟是三阶仙君,活了漫长岁月见识极广,且他麾下也有圣境强者前往源界成为人族核心成员,故而也知晓一些隐秘讯息。

    几乎是瞬间,莫桑仙人就确定了江寒的身份,又联想到江寒之前口中的‘师尊’。

    深吸一口气,莫桑仙人才沉凝道:“寒道友,既如此,思雨能成为道友的追随者,是思雨的福分,之前是在下孟浪了,还望道友恕罪。”

    “道友请接着,那刀石碑便在这这储物法宝中。”

    莫桑仙人言罢,一枚无主的空间戒指便飞向江寒,

    江寒伸手接过,当即留下生命印记认主,只觉眼前视线一变,只见一片洞天中,一块长宽约三十米的灰色石碑屹立虚空,似有永恒之意,带着压迫和厚重感,在石碑中央则是一条浅浅的划痕,似是刀劈,又如剑砍。

    江寒一边感应参悟着刀石碑,心中也不由生出一丝激动。

    终于到手了。

    《不朽刃》虽然是至高绝学,但它终究属于战斗秘术,对参悟法则的帮助远不如一些悟道类的绝学神通,如传说中的《黄庭经》、《三世学》、三清仙决等等。

    “但有了这刀石碑,借鉴它参悟《不朽刃》,我感悟法则的速度会更快。”江寒的心中闪过一丝坚定。

    漫漫时光,多少号称永恒的神朝覆灭,多少号称不朽的道统消亡,连太古天庭都坠毁了,连雄霸洪荒的巫族都衰落了。

    这便是时光的力量。

    没有什么能永恒,一切一切,都会走向终结。

    “但走来人世一遭,纵然不能如东帝、天帝名威万代,也当如妖帝,荡平心中之意,立千秋之传奇,才不愧活这一世。”

    赤谒神将、铠叶神将闻言都是一怔,莫桑仙人更是有些懵,但他神魂强大思考速度何等之快,仅仅瞬息便开口道:“寒道友,你对我,对莫桑古国有大恩,道友的师尊,亦是我等前辈,这刀石碑虽有些奇特,但于我却是无益,道友若想以此物作为贺礼,我便将其赠予道友,如何?”

    “赠送我?”江寒似笑非笑。

    “道友眼光如炬,我还有一小小请求。”莫桑仙人道。

    “莫桑国主请说。”江寒道,这才正常,虽然自己确实帮了这莫桑仙人,但要说对方白白送出刀石碑,那倒要小心有诈。

    毕竟,都是活了不知多少年的老不死。

    “小事。”莫桑国主微微一笑:“寒道友和思雨比较熟悉,觉得她如何?”

    “莫思雨将军?”江寒微微思索,沉声道:“当初她对我颇为照顾,为人正直,天赋超群,可称女中英杰,将来有望神灵。”

    对莫思雨的评价,江寒其实是颇为中肯的。

    “那便好。”莫桑仙人大笑:“道友天赋绝顶,追求大道,但漫漫旅途总需要人陪伴解乏,且总有些凡俗事物需要人打理,我便想让思雨在侍奉道友左右,不求正妻,做一侍妾足以,道友觉得可好。”

    江寒为之一呆,这是莫桑仙人的要求?送宝物又送妹子?

    一旁的赤谒神将却是若有所思。

    思索片刻,江寒才道:“莫桑国主,我虽欣赏莫思雨将军,但我曾立下誓言,一日不悟大道一日不触情欲,故而这个请求我无法答应。”

    莫桑仙人为之一呆...这么狠!

    正犹豫着。

    只见江寒继续道:“但莫思雨将军才情高绝,若她愿意,可做我麾下一追随者,我必以友待之,国主你看可好。”

    莫桑国主沉默了,根据他的观察,眼前这绝世天才寒并非那种无情之人,故而追随者名义上虽比侍妾地位高,但论亲近却是万万比不了的。

    忽然。

    “嗡~”江寒的掌中突然出现一紫色圆形令牌,令牌上有一淡淡的模糊人影,背负双手,脚踏山峰,身旁悬浮着一柄长剑...紫色令牌虽小,却仿佛有一种魔力,令人不自主生出一种臣服感。

    “这是...好奇特的令牌,竟能迷惑我们的神魂。”铠叶神将颇为惊讶,“但这寒,拿出这枚令牌是何意?代表什么?”

    赤谒神将也露出好奇之色。

    “这令牌...紫色令牌,这人似乎有些熟悉?”莫桑仙人忽然面色一变,他毕竟是三阶仙君,活了漫长岁月见识极广,且他麾下也有圣境强者前往源界成为人族核心成员,故而也知晓一些隐秘讯息。

    几乎是瞬间,莫桑仙人就确定了江寒的身份,又联想到江寒之前口中的‘师尊’。

    深吸一口气,莫桑仙人才沉凝道:“寒道友,既如此,思雨能成为道友的追随者,是思雨的福分,之前是在下孟浪了,还望道友恕罪。”

    “道友请接着,那刀石碑便在这这储物法宝中。”

    莫桑仙人言罢,一枚无主的空间戒指便飞向江寒,

    江寒伸手接过,当即留下生命印记认主,只觉眼前视线一变,只见一片洞天中,一块长宽约三十米的灰色石碑屹立虚空,似有永恒之意,带着压迫和厚重感,在石碑中央则是一条浅浅的划痕,似是刀劈,又如剑砍。

    江寒一边感应参悟着刀石碑,心中也不由生出一丝激动。

    终于到手了。

    《不朽刃》虽然是至高绝学,但它终究属于战斗秘术,对参悟法则的帮助远不如一些悟道类的绝学神通,如传说中的《黄庭经》、《三世学》、三清仙决等等。

    “但有了这刀石碑,借鉴它参悟《不朽刃》,我感悟法则的速度会更快。”江寒的心中闪过一丝坚定。

    漫漫时光,多少号称永恒的神朝覆灭,多少号称不朽的道统消亡,连太古天庭都坠毁了,连雄霸洪荒的巫族都衰落了。

    这便是时光的力量。

    没有什么能永恒,一切一切,都会走向终结。

    “但走来人世一遭,纵然不能如东帝、天帝名威万代,也当如妖帝,荡平心中之意,立千秋之传奇,才不愧活这一世。”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