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第十三卷 蛮荒大地 第四十九章 我主名造化

第十三卷 蛮荒大地 第四十九章 我主名造化

    江寒沿着曲折的小径向前走去,这小路的地面上铺垫的是看似平凡的玉石,但江寒却感受到了其中散发的惊人的灵气,同等体积的仙晶散发的灵气都远不及。

    “这些花草。”江寒忍不住看了好几眼,生长在这花园中的植物,随便几株,怕都不知生长了多少岁月,堪称仙品、神品,若是拿到外界去卖,都不知价值多少仙晶。

    “可惜,不能拿。”

    江寒暗叹,不清楚这花园有没有禁制,且还不了解情况,所以他不敢轻举妄动。

    很快,他便走出了小径,看见了不远处有着一凉亭。

    “嗯?”

    凉亭不过丈余高,方圆数米,显得很是小巧精致,在凉亭中有着一圆桌,圆桌旁有两个石凳,再无余物,显得很是空旷。

    忽然...凉亭中凭空出现无数星光,这些星光迅速汇聚成为一道单单虚影,很快虚影凝实,就如同真人一般,是一位浑身金袍的老者,老者的脸上有着深深皱纹,眸子径直朝着江寒望了过来...江寒只感觉周围的时空都仿佛在瞬间凝结,随即又散了。

    “来了,便过来坐吧。”金袍老者微笑着开口。

    “是,前辈。”江寒恭敬道,随即走入凉亭坐了下来,虽然他心中有无数疑问,为何会在这蛮荒界设下这考验?为何神女雕像模样和雪琴一模一样?金色血液又到底是什么?

    但他却很恭敬,没有开始,只是默默观察着这金袍老者。

    “这老者...真奇怪。”江寒暗道:“即使是在黑魔神皇面前,我都能感觉到时间的流逝感,但这老者,竟然给我一种永恒之感。”

    真正的永恒,仿佛命运时光都无法作用在它的身上。

    “应该不是帝,帝者...应该会带有一丝至高气息。”江寒暗自思索:“但既不是帝,又不像大能者,却有永恒之感,是什么?”

    “很好奇吗?”金袍老者微微一笑:“我等待了漫长岁月,我不想卖什么关子了...我乃是这造化塔的塔灵,你所闯的神府九关世界,便是造化塔中的一部分洞天。”

    江寒心中一动。

    镇界塔?

    自己闯神关?实际上便是一直在这造化塔中闯荡,而眼前的金袍老者,便是这造化塔的法宝塔灵?

    “我乃是我主的本命法宝。”金袍老者微笑道:“小家伙,你便不要多想了,即使是你们口中的封王、称皇存在都无法炼化我,你就别想了。”

    江寒心中一惊。

    称皇存在都无法炼化?这造化塔是什么层次的宝物,难道是传说中的帝兵?

    “敢问前辈,您的主人是谁?”江寒询问道。

    “我名造化塔,我主自然是造化。”金袍老者笑道:“这都是很久远之前的事情了,我主曾经也是站在巅峰之人物。”

    “没听说过。”江寒老实摇头道。

    造化二字,究天人之极,有无穷奥妙,放眼万界,真正修炼有成者,谁敢以‘造化’为名号,故而,即使未曾听说,江寒也明白,这金袍老者口中的主人恐怕是一位至尊级数的人物。

    只是,时光之下,再伟大的传说也湮灭了。

    “我主的故事,太久远了,你都知晓了也没什么意思,只是徒增烦恼。”金袍老者笑道:“我之前还很好奇你是如何能融合金液,我现在倒发现了...你竟融合了界木和黑液,难怪能成功。”

    江寒心中一惊,这黑袍老者竟看破?如果说界木还有迹可循,那永恒真血可是早已融入自己身体中,在源界初始之地多少大能都未曾看破。

    心中虽惊,但江寒表面却很镇定:“界木?界木不是在洪荒时期就碎裂了吗?至于黑液,是什么东西?还有,你说神府九关是造化塔的一部分,你是这造化塔的塔灵,没人能炼化你,那为何神府天地的神使能随意出入神关?我又为何能通向神魔妖陵?”

    “哈哈。”金袍老者笑道:“我会为你一一道来,毕竟我等待你太久太久了,漫长岁月,我大多数时间都是在沉睡中。”

    “我来替你解惑吧!”

    江寒坐在石凳上听着。

    “在太古纪元之前,那还是盘古开天之时,不,甚至是更早之前,连命运长河都未曾诞生。”金袍老者眼眸中有着回忆之色:“混沌中便已经生活有一群强大的生灵...他们以混沌气流为食,体悟无上大道。”

    “其实,像盘古,便是其中一位,只是他的实力达到了不可思议的层次,最终以一己之力开辟天地,铸就了一个辉煌的洪荒世界,洪荒开辟,自然也诞生了无数生命,这些生命便弱小多了。”金袍老者笑道:“而那群原本生活在混沌中的生灵,也来到了洪荒世界,被洪荒众生称为开天圣灵,亦或是混沌神魔、先天圣灵。”

    “我主,便是开天圣灵中的一位。”

    江寒屏息。

    开天圣灵?他曾经听界木谈起过,那是活跃于初判时代的一群伟大存在,摘星捉月,遨游星宇,以天荒兽为坐骑,每一位的实力都强横的无法想象。

    这造化塔的主人,来头这般大,难怪敢号造化。

    “再后来,时间流逝,洪荒界也发生了诸多浩劫,甚至连许多开天圣灵都不断陨落...”金袍老者感慨:“某个阶段,我主决定离开洪荒踏上了一条未知的路...一条近乎必死之路,所以在离开前,他留下了我,并留下了这滴金液,算是留下传承和后手。”

    “我便一直等待着我主归来。”

    “可惜...”金袍老者摇头叹息。

    江寒亦是暗叹,初判时代,那是太古纪元之前的时代,如此漫长的岁月都未曾归来,恐怕早已经陨落了。毕竟像从上古活到现在的兵主就已是古老。

    “我主离去,经历了什么不是我所知晓的,我只是奉我主之名,寻找金液的传人。”金袍老者笑道:“至于我为什么知道你融合了界木和黑液,哈哈,我主名为造化,开天圣灵中,除了女娲之外,又有人谁能在造化一道上与之相比?”


同类推荐: 大圣道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