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第十三卷 蛮荒大地 第三十一章 本命法宝

第十三卷 蛮荒大地 第三十一章 本命法宝

    汹涌的圣力澎湃。

    空间漩涡遥遥对着界木幼苗。无比强大的吞吸力量持续发动,令这界木幼苗不断颤抖,甚至那晶莹身躯上都开始出现了丝丝裂痕。

    但整株界木幼苗依旧缓慢朝着空间漩涡飞去。

    “不,吾秉承天命,注定主宰诸天,让界木一脉的威名传播万界,怎么能陨灭在这里。”界木之灵疯狂咆哮,作为木祖之一,只要给它足够时间,它就能成长至巅峰,最终镇压诸天无尽世界。

    但它才刚刚诞生,出生还不到一刻钟。

    “不要担心,你死后,我便是界木。”月木的声音冷酷:“我一样会让界木之名传遍万界。”

    “滚,我才是界木。”界木之灵不甘咆哮。

    “我们本是一体,而且我的本体才是真正的界木本源,算起来,你叫我一声父亲未尝不可...不过,我不需你这个逆子,安心去死吧!”月木疯狂和界木之灵争夺着控制权。

    空间漩涡迅速扩大。

    终于,界木幼苗被完全吞吸了进去,坠入了江寒的体内世界中。

    作为江寒完全主宰掌控的世界,想要封禁一株刚刚诞生的界木幼苗,江寒还是能做得到的。

    哗哗哗!

    体内世界。

    浩荡的内海中,圣渊之上,汹涌的圣力疯狂涌入界木幼苗的身躯上,每当触碰时,便有大量的圣力被界木释放的木之元力消融掉,但随着时间流逝,界木幼苗也无法抵抗江寒圣力的侵蚀。

    江寒作为世界主宰者,对体内世界任何微小的变化都一清二楚。

    他能感受到界木幼苗的反抗力量在变弱。

    “炼化。”江寒操纵着,他和月木交流,很明白要怎么样才能真正炼化这株界木幼苗。

    哗啦!

    终于,界木幼苗扛不住汹涌圣力的侵蚀,圣力直接冲入了树苗躯干中,而一入树苗躯干,江寒便能感受到在界木幼苗中有着两股力量正在不断争夺着。

    一股力量庞大,气息却显得有些凌乱,正是界木之灵掌控的力量。

    另一股力量要弱很多,正是月木掌控的本源力量。

    毫无疑问,如果没有帮助,伴随时间推移,月木肯定会被界木之灵完全吞噬。

    但现在。

    “江寒,界木难以灭杀,更无法被夺舍的,所以你要做的便是先炼化我为你的本命法宝,让你的体内世界本源和我融合为一,到时我是你体内世界的一部分,自然能借助你的力量完全吞噬这界木之灵的本源。”月木连道。

    江寒点头。

    要炼化这界木,最简单的办法便是直接灭杀这界木之灵,但那样会使界木损失掉大量生命本源,得不偿失。倘若月木完全吞噬这界木之灵,那便不会损失什么了。

    没有任何犹豫。

    “嗡~”

    携带着江寒生命印记的圣力和月木的本源融合在一起,令整株界木的气息都产生了一些变化,和江寒散发的灵魂气息都有了一些相似。

    “能够以界木为本命法宝,想必常人想都不敢想。”

    不过,想要完全掌控这件本命法宝,首先便是要将界木之灵灭杀。

    “灭杀吧!”

    江寒没有任何犹豫,浩荡的圣力加持在了月木的本源中,如今月木作为江寒的本命法宝,从某种程度上,月木已经是江寒的一部分。

    界木之灵被隔绝了空间,无法吸收外界的元气。

    而月木有着江寒的圣力补充,所掌控的力量开始暴涨,很快便发动了对界木之灵的吞噬攻击。

    “不!”界木之灵绝望嘶吼。

    但彼此差距太大了,甚至它都无法自爆本源,因为月木也掌控了一部分本源,它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掌控的本源力量被逐渐炼化。

    最终。

    “除了这界木之灵被核心的一点灵光,其他界木本源尽皆被炼化吞噬。”江寒圣力感受着,不是不想炼化那一点灵光,但除非界木之灵像月木一样愿意认主。

    但界木之灵又怎么会认主?毕竟一株界木只能有一道灵智,而江寒肯定更相信月木。

    界木之灵,灭杀!

    “哈哈,终于被我完全炼化了。”月木在疯狂大笑着:“主人,你当年是多么渴望,但昔年的我终究不是真正的界木,始终无法帮助你跨出关键的一步,但从今天起,我便是真正的界木,真正能沟通宇宙本源的木祖!”

    江寒静静感受着月木的精神波动,没有打扰它。江寒知道,月木口中的主人应该就是‘永月仙皇’,那位埋葬在‘葬皇界’的神秘称皇大能。

    “主人。”月木喃喃自语:“荒将当初说是你的指引,让我跟着江寒这小子,我当初是有些不愿意的,可没想到,他独自一人,短短时间竟走到了如此高度。”

    “有我的帮助,他一定会走的更高更远。”

    “终有一天...”

    月木的精神波动逐渐平复,最后的话语江寒没能听清楚。

    终于,月木完全平静了下来。

    嗡~这一刻,界木幼苗终于发生了变化,在它的躯干中央,隐隐浮现出了一孩童的脸庞,只见它直接开口道:“江寒。”

    “月木,这是你以前的模样?”江寒询问道。

    “嗯,这脸庞,是我当年行走诸天化为人形时的模样。”月木点头道:“自今日起,我便不再叫月木,而是界木,江寒,我如今成为你的本命法宝,也算是真正认你为主...江寒,谢谢你,若没有你,我恐怕要永远沉睡下去。”

    “你沉睡,本来就是因为我,而且,能拥有一株界木作为我的本命法宝,是何等幸运之事。”江寒颇为感慨,确实,即使昔年的东帝,也只是令界木臣服罢了。

    当年,现在的月木,哦不,界木刚刚诞生没多久,想要成长为至巅峰,不知要何等漫长的岁月。

    “界木,你能告诉我,你为何会突然觉醒,还演化出了本体。”江寒询问道,这是他颇为好奇的,毕竟算起来,当年的仅仅只是一快残片。

    界木摇曳树枝,沉思片刻,才道:“倘若是你幼小时,我是不愿告诉你的,毕竟知道的太多对修行没什么用,但你既然想知道,我便告诉你一些我所知道的。”

    “一切,要从太古时代谈起。”


同类推荐: 大圣道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