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第十三卷 蛮荒大地 第二十五章 界木芯之变

第十三卷 蛮荒大地 第二十五章 界木芯之变

    一片被血雾笼罩的世界。

    嗡~阵阵时空波动。

    穿着青色战甲,背生青色羽翼的江寒已出现在虚空中,刚一显现,他的目光便落在了下方。

    “好惊人的煞气,这些血雾中...”江寒不由皱眉,在他下方,目光所及之处,尽皆是无边无际的血红色雾气,就仿佛是无边血液汇聚的海洋,令人心悸。

    而且,不单单是肉眼,即使是神识都无法透过血雾观察远处情形。

    “道意天地。”

    江寒心念一动,道意领域便已笼罩了方圆数百里,这方世界的空间极为稳固,这已是他道意领域所能覆盖的极限了。

    道意领域笼罩之下,一切都能被观察到。

    “这血雾竟然一眼望不到尽头?”江寒皱眉:“难道这里完全就是血雾汇聚的世界,但是...血雾只在我的脚下,我的头顶却是一片光明。”

    这血雾,就仿佛一方世界表层的隔膜一般,而江寒,却刚好站在这隔膜的边缘上。

    “下方,确实有引力,应该有陆地。”江寒暗道:“这第四关的任务,是让我催发界木芯生长,按道理,不会给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看来,这关键点便在‘神魔埋骨地’上。”

    神魔埋骨地。

    “难道说,这无边的血雾,是古代神魔死后遗留的?”江寒猜测着。

    犹豫了片刻。

    江寒身形一动便已俯冲进入这血雾中,而刚进入那血雾中,江寒便感觉到一股奇异的力量在渗透进入自己的身体中。

    温暖。

    沉浸在无边血雾中,令江寒整个人都感觉到舒畅。

    “谁能想到,看似凶戾血腥的血雾中,竟让人感觉异常温暖,就仿佛蕴含了某种神奇的物质,有点熟悉...可太稀薄,感应有点模糊。”江寒暗道。

    “往下面,下面的血雾中蕴含的特殊物质,似乎更浓郁些。”

    没有任何迟疑,江寒顺着自己感应的方向,不断朝下方冲去,他的速度何等之快,但即使如此,他也足足飞行了数十息才破开重重血雾。

    再俯瞰下方。

    依旧是被无边的血雾笼罩,但道意领域之下,江寒却能看清楚...广袤无边的血色大地上,有着一座座巍峨的高山,有着风沙不断的戈壁,有着深不可测的深渊。

    在高山、深渊之间,偶尔有一些纵横数百里的光滑山崖峭壁,就仿佛被某种利器凭空斩开。

    这里...就仿佛是一处战场的遗迹。

    “血雾笼罩,除了道意领域的区域,我根本看不清楚,也无法探查我所处的这方天地到底有多大。”江寒暗道,虽说第四关的考验没有生命危险,但江寒也不敢大意。

    嗖~

    江寒终于落在的陆地上。

    “这是...”江寒看着自己前方不远处残缺的战斧,从气息感应,江寒能确定那曾经是一柄神兵战斧,但号称永不腐朽的神兵都已完全破败,再无一丝灵性可言。

    “那里。”

    江寒望向远处,那里的沙丘显露了一块巨大的白骨,骨头冲出地面足足十余米,即使如此,依旧散发着惊人恐怖的气息,令江寒都感到一丝惊惧。

    “是仙神的尸骸,而且生前实力最低也是金衣仙神层次。”江寒做出判断。

    一个闪身,江寒已飞跃数十里,在他的眼前,又是一具强大的仙神尸骸,而它的尸体更残破,连骨头都要破败了,又飞跃数十里,这次江寒看到了三具仙神尸骸...

    不断探查,不断飞跃...江寒探查的区域越来越广,可他心中也愈来愈震惊。

    轰~江寒停止了探查。

    “怎么可能...”江寒眼眸中有着一丝不可置信的神色,在这短短时间,光他看到的仙神尸骸便已达到了数百具,而在更远的地方,恐怕还有更多。

    “这些可都是仙神啊!”

    可以想象,在遥远的过去,曾经在这片大地上发生过一场惊天的大战,无数的仙人、神灵在这里浴血搏杀......

    “神魔埋骨地...”江寒喃喃自语:“难道,这里是太古浩劫的某处战场?”

    从神渊的残破、泽帝的消失,再到人族十帝时代的落幕,江寒又想到葬皇界中所遇到的种种,想到月木说过的话。

    江寒清楚,这诸天岁月中埋葬着数不清的悲壮与史诗。

    “逝去的已逝,即使他们曾是纵战天地的神魔,如今也只能与黄土相伴,我能做的,便是让自己强大到无惧一切灾劫,求的真正的大自在。”江寒坚定了心中的信念。

    “这血雾中蕴含中的神秘物质...应该是混沌之力。”江寒默默感受着。

    来到地面,这神秘物质比高空要浓郁的多,虽然也仅仅只有一丝,但却令他能确定了。

    毕竟,他所修炼的**玄功,说到底上便是吸收“混沌之力”强化肉身。

    元浑果实中蕴含的便是混沌之力,对这种力量,江寒可熟悉的很。

    “虽然这血雾中蕴含的混沌之力稀薄到近乎不可察觉,但这也颇为震撼...”江寒暗暗心惊,因为从他得到的讯息来看。

    混沌之力,传说乃是世间一切能量之源头,太古时代的洪荒天地中,这种能量还算较多,但自太古终战,诸天破灭,混沌之力便只存于天宇中的一些神秘之地。

    能蕴含混沌之力的东西,无一不是隗宝。

    如元浑果实,十枚便足以购买一件神兵。

    “这无边的血雾,其中的混沌之力再稀薄,可汇聚起来,恐怕也相当于万千枚元浑果实累积。”江寒暗叹:“可惜,我没有那等逆天手段收集这些混沌之力。”

    至于吸收?

    须知,吸收混沌之力,是非常困难的,当初元浑果实中的混沌之力极为纯净,即便如此江寒当初都吸收了数年。

    这血雾中的混沌之力太稀薄,江寒虽也能缓慢吸收,以此来修炼**玄功,可即使努力吸收百年恐怕都不及一枚元浑果实蕴含的混沌之力。

    付出的时间和收获不成正比。

    “我的任务,是催发这界木芯,令其完成第一阶段生长。”江寒的掌中出现了刚得到的一小截残破的灰绿色的界木芯。

    “任务提醒我,说要借助这神魔埋骨地。”江寒皱眉:“可是要怎么办?”

    江寒一挥手,天地之力已将这一截界木芯托起,完全至于这一片血雾环境中,但这一截界木芯却没有任何变化。

    江寒自嘲似的道:“也是,若是如此简单就令其生长,还需要专门来设立考验?”

    盘坐在一块巨石之上,江寒的手中抓着这一截界木芯。

    “我在前三关的表现,应该是足够惊艳,不然那白袍女神使不会专门出现对我说那一番话,这证明我在她眼中有冲击第九关的可能。”江寒思索着。

    “既如此,我肯定是有完成这一任务的希望...不然,我若是连第四关都过不了,不要说带小盘和余依离开,连我自己都无法离开这神府。”

    “这希望是什么呢?”

    江寒心念一动,体内世界的圣力汹涌澎湃,瞬间涌入了四肢百骸,随即催动**玄功,令江寒瞬间散发出雄浑可怕的气息。

    圣骨之力。

    嗡~

    原本平静的那一小截界木芯猛地颤抖起来,若非江寒强行抓住,恐怕它已撞向了江寒的心脏处,而心脏,正是**玄功运转之核心。

    “果然,当我未催发**玄功时,只和它产生淡淡的吸引力,可一旦催发,它就仿佛有了灵性一般。”江寒暗道。

    微微沉思。

    江寒心念一动,战甲褪下,他的胸膛已打开一道缺口,紧接着便释放了对界木芯的束缚,只见界木芯‘嗖’的一声便冲入了他的胸膛中。

    界木芯来到了**玄功的运转核心——心脏。

    传说中,帝之血,一滴可斩灭日月星辰。

    江寒的心脏虽没有那般神奇,但内部其实也仿佛一空间,很是浩大。

    来到了江寒心脏处,界木芯仿佛是孩童回到了母亲的怀抱,显得异常欢快,不断沿着金色血液盘旋,游动在心脏中。

    而江寒催动心脏中的血液,化出丝丝混沌之力,盘旋在这一截界木芯的周围,这一截界木芯一接触到这些温和浓郁的混沌之力,似乎也产生了吞噬的**。

    但无论这截界木芯如何颤抖,如何努力,如何想要吞噬周围的混沌之力,都无法吞噬丝毫。

    “显然,我修炼**玄功化出的纯净温和的混沌之力,正是它所需要的,可为何它还是无法吸收。”江寒感觉自己已找到了关键。

    但缺少了重要的一环。

    “界木乃是传说中的太古第一神树,即使是伴东帝而生的扶桑树都无法与之媲美。”江寒默默思索:“若这一截真是界木芯,想要将其催生,便需要让其如真正的界木一样。”

    “而界木...”

    “大能的真实界拥有世界树,传说当一方真实界演化如洪荒天地般强大,世界树便可蜕变成为真正的界木。”

    “那世界树和界木最本质的差别,是什么呢?”

    江寒不由想起了月木,那个看似霸道实则仿佛孩童的声音。

    “应该是...真正的...那一道灵吧!”

    “希望如此。”

    江寒心念一动,他体内世界最中央的圣渊中,一截灰绿色仿佛碎木的物体被重重圣力托起,这正是月木残魂附着的那一截界木芯。

    其实,不到万不得已,江寒不愿意拿出它,毕竟它牵扯太大,牵扯到了神渊,牵扯到了永月仙皇,牵扯到了那疑似破碎冥界的葬皇界...更是月木苏醒的关键。

    但现在,这欠缺是江寒唯一能想到的方法。

    嗖。

    这一截灰绿色碎木便从江寒的体内世界中消失。

    下一刻。

    它已出现在了江寒的心脏中。

    嗡~自月木消失后一直沉寂的这一截界木芯,竟然在这一刻微微颤抖起来,猛然向了心脏的另一端冲去。

    另一端。

    远处被混沌之力包裹着的那一截界木芯,也仿佛感应到什么,同样冲了过来。

    江寒闭着眼,感应着心脏中发生的一切,心中生出一丝期待。

    嗖~

    两截界木芯几乎是刹那便触碰到了一起,而就在触碰的瞬间,它们原本坚不可摧的断裂处在这一刻竟开始融合,似乎要融为一体。

    轰隆隆~

    一阵阵浩大的威压散发开大。

    这股威压,蕴含着一丝至高浩大的意念,这才是传说中镇压洪荒万域的界木该有的威势。

    两截界木芯上,显露出了无数的神秘的道纹,结合处更是有无比玄奥的秘纹,而那至高的威压释放,更是令其显得神奇,若非那意念仅仅一丝,恐怕江寒的心脏都无法承受。

    融合,说起来很漫长,其实仅仅数息便已彻底结束。

    完全恢复平静。

    此刻,在江寒的心脏中,只剩下一截全新的界木芯留存,它比之前的两截残木任意一截都要大,但却都要神异美丽。

    若说之前的两截界木芯,都带着一丝衰败和落寞。

    那现在这一截界木芯,便是活力,一种生命的活力,就仿佛有了生命的种子一般。

    “种子?”江寒感受着心脏中这一截全新的界木芯残片。

    “试试。”

    心脏血液化为的混沌之力包裹在这全新的界木芯上,顿时这界木芯开始有了变化,不断吞噬着混沌之力,它所蕴含的生命活力也更强。

    吸收的越多,这界木芯便变得愈发晶莹,甚是似乎在它的表层长出了许多小凸起,似乎是要逐渐演变为一株真正的树苗。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