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第十三卷 蛮荒大地 第五章 深渊尽头的世界

第十三卷 蛮荒大地 第五章 深渊尽头的世界

    “这深渊。”

    江寒面色一变,他感受到神渊中散发的一股凶戾、霸道而又带着一丝冰冷的气息,那笼罩心头的可怕示警感,令他眼中闪过一丝惊厉。

    “逃。”

    “羽翼。”

    “道意天地。”

    几乎是瞬息间江寒便施展了数种手段,但无论他如何施展手段,那源自血色深渊中的吞吸之力却愈加可怕,而从深渊中传来的兽吼声...愈加恐怖。

    “寒。”一道惊声响起。

    江寒一转头,正是一袭紫衣眼眸中流露一丝惊恐之色且面色苍白的余依,她的实力虽然不凡,但重伤状态下,根本没有多少反抗之力,正在极速朝着血色深渊中坠落。

    “手抓住!”江寒怒吼一声。

    他的右手猛的一伸瞬间延伸出数十丈,揽住了余依的腰。

    “轰隆~”

    轻若无物的余依此却重若千钧,轰!轰!轰!轰!

    原本作用在两个人身上的吞吸之力合一,猛地全部作用在了江寒身上,令他整个人如遭重击,迅速朝下坠落而去。

    “逃不掉了。”余依的的声音又惊又急,却本能抓住了江寒宽厚的手掌。

    江寒心中同样焦急万分:“怎么办?这血色深渊明显是通向另一地带,是那位大能的真正洞府?还是他遗留的圈养凶兽的世界?”

    那不断传来的兽吼声,实在令人心悸。

    “嗯?这是...”

    生死瞬间,江寒这一刻反而冷静了下来,他顺着体内世界的强烈感应,才发现那冥冥中的吸引力并非来自金色巨鼎本身,而是下方的血色深渊之中。

    还未来得及多想。

    突然。

    “轰隆隆!”虚空中俯冲下一头庞大无比的巨兽,纵横足足千丈,一道血色羽翼划过虚空,直接扫向了江寒。

    “小盘,你走啊!”

    江寒心中一颤,眼眶欲裂,向着虚空中愤怒的咆哮。

    “老大。”此刻的小盘已化为战斗形态,它的眼眸中满是焦急,正将羽翼伸下尝试将江寒从血色漩涡的范围拉出去。

    “吼~吼~”深渊凶戾的兽吼突然大响,紧接着血色漩涡猛然变大。

    嘭!

    虚空深处的小盘一个踉跄,紧接着庞大的身躯瞬间朝着下方坠落下方,一边坠落它的身躯也在不断缩小,几乎是瞬间就变成了初始形态来到了江寒的身旁。

    论绝对实力,小盘远无法和现在的江寒相比。

    “小盘。”江寒竭力挣扎,但他的眼眸没有惊恐,反而满是赤红的疯狂之色,怒吼道:“你走啊!你难道不知道这是异族大能遗留的手段吗?”

    “老大,我不想走。”小盘眼中有着一丝泪花,嘶吼道。

    “我怎么能丢下你走?要死,我们一起死啊,我小盘什么时候怕死过。”

    血色漩涡中释放的恐怖吞吸之力作用下,空间封禁,江寒抓住小盘和余依,三人迅速迅速朝着血色深渊中极速坠落而去。

    耳畔听着小盘的尖锐嘶吼。

    “小盘...”江寒先是一怔,紧接着眼角一湿:“好,就让我们兄弟一起,看看这异族大能遗留的手段能不能弄死我们。”

    余依仰头看着江寒和小盘,听着他们兄弟两个的交谈,心头念头百转。

    “余依,小盘。”

    江寒心中恢复平静下来,他的声音坚定在两者的耳畔响起:“我们一定会活下来,一定会的!”

    “咻!”“咻!”“咻!”

    三道流光迅速消失在了血色深渊中。

    很快,金色祭坛沉入血河。

    血色漩涡消散,整个童灵血河迅速隐入了另一重时空,地面再度露出了黑色金属地面,冰雪覆盖大地,一切再度恢复了最初原貌,一如雪河谷亿万年未变的风景。

    只有一头头神级雪傀儡咆哮怒吼,不断巡视游荡着。

    ...

    雪河谷外的雪河之上,数千位圣者呆在圣兵飞舟中,莫思雨正和黑筱等三位神将站在一处,默默看着下方的浩荡的美丽雪河。

    他们已等待了整整两个时辰。

    但雪河上,再无一道人影飞出,也没有任何空间波动出现。

    “莫思雨,已经几个时辰,按常理,余依和寒两位圣者要么陨落在雪河谷中,要么已经悄然离去。”黑筱神将轻声道:“毕竟按你所言,他们的来历都非常神秘,或许有什么我们所知的手段。”

    “或许吧!”莫思雨黛眉紧蹙,绝美脸庞上难掩一丝担忧。

    其实他们心中都清楚,想在三位神将眼皮子底下悄然离去的可能性太小,‘寒’和‘余依’两位圣者陨落的可能性非常高。

    但神级雪傀儡出现,根本不可能再派遣人下去探查。

    “三位前辈,走吧!”莫思雨轻声道。

    “嗯。”黑筱神将心中一叹。

    随即操纵着飞舟缓缓启动。

    飞舟在虚空中迅速化为一道流光,朝着莫桑城的方向而去。

    ...

    幽暗无尽的深渊。

    四周弥散着血光。

    呼~以江寒如今的实力,能清晰感应到自己掠过周围一重重时空的扭曲感,令他明白他们三个是在一条时空通道中前行。

    他的脑海中念头百转,想到一种种手段,却都无效。

    因为空间封禁,连余依都说她无法将求救讯息传递给长辈,而那恐怖的吞吸之力,无时无刻不作用在他们的身上,令他们没有挣脱的希望。

    而且,就算冲出这深渊,要面对的也是数量惊人的神级雪傀儡。

    活命的可能性同样极低。

    江寒一手抓住小盘,另一只手揽住余依的腰,因为他们两个的实力比自己要低很多,三人若是分开,一旦遇到危险,陨落的概率太高。

    “这通道,到底有多深?”

    江寒看着周围如浮光一般闪过的幽暗血光,心也逐渐坠落到了谷底,他现在能做到的就是做好准备,去夺取那一线生机。

    这血色深渊是异族大能遗留的,而自己杀了这位大能多少同族的圣者?

    能活下来吗?

    江寒心中清楚,这种可能不算高,当年自己闯入神渊是经过一场场血战才活下来,那是非常算幸运的,因为神渊给了自己拼命的资格。

    实际上。

    陷入陌生的秘境、洞天、大能洞府等等,绝大多数时候都是直接死去。

    “老大。”小盘突然道。

    “怎么?怕了吗?”江寒摸着小盘的脑袋:“刚才你明明可以走,就不该跟我一起下来。”

    “不怕。”小盘摇头道:“当年你在江北失踪了两次,两次都是遇到了莫大的凶险,我都只能默默担心和等待,老大,这不就是一秘境?有什么好怕的?”

    “嗯。”江寒一笑。

    他的心,已平静到了极致。

    生,或者死。

    坠落许久许久。

    “老大,我感应到前方似乎是空间通道的出口。”小盘的声音响起,紧接着在深渊的尽头出现了一巨大的白色光团。

    江寒、余依、小盘都紧张起来。

    ...

    “轰!”

    江寒带着小盘、余依,只感觉周围时空一阵涟漪泛起,原本一片血色的空间已变得光明,三个人顺着惯性砸向了下方的地面上,令大地轰隆的一声被震碎,烟尘四起,在地面上出现了一道大坑,数十道惊人的裂缝沿着大坑向四周龟裂而去。

    一片安静。

    江寒、小盘和余依接连从大坑中飞起,他们朝着周围望去,入眼的景色令他们都惊愕起来。

    这是两座巍峨山脉之间的峡谷荒原,荒原上风沙走石,上不时有高达足足千丈的树木,两旁的山脉足足有数十万丈之高,即使相隔极远,依旧能令江寒感受到那连绵山脉的巍峨磅礴。

    “这世界,很稳定。”

    江寒微微驱动肉身,但周围空间连涟漪都未出现,空间稳定的可怕,比天界都不知要强多少。

    突然。

    “这世界的天地元气,好浓郁...但是,这元气太狂暴了。”

    江寒眼眸中闪过一丝惊异,他能感应到这片天地间的天地元气浓郁的惊人,但但平日能轻松吸纳的天地元气此刻却狂暴无比,他根本无法将其吸入体内,更不用谈将其转化为圣力了。

    修行者的肉身虽然强大,但圣力才是根本,没有圣力,种种神通都无法施展。

    “老大...这是什么世界?我怎么感应不到空间法则了?”小盘的惊呼声音响起:“不但空间法则,因果规则也感应不到了...”

    “什么?”

    江寒面色一变,他也立刻发现,过去能清晰感应到的宇宙水之法则本源、宇宙杀戮规则本源等等诸多道之本源都感应不到了。

    感应不到,也就无法施展过去感悟的道法,更无法悟道。

    “我也感应不到宇宙本源了。”余依同样惊呼:“更无法吸纳外在的天地元气。”

    “不对。”

    江寒心念一动,化掌为刀,朝着虚空一劈,便是一道血色刀光划过,且带动了周围的青色水流汇聚,威势惊人。

    很明显,江寒这一记掌刀引动了天地之力。

    “老大,你能感应到宇宙本源?”小盘连道。

    余依同样望来。

    江寒摇摇头:“我凝聚了道意,成就‘自我大道’,能引动的只有我自身大道法理,至于宇宙本源,我同样无法感应,更无法悟道。”

    “道意。”小盘惊呼:“老大,你才修炼多少年,竟然凝聚出了自己的道意,难怪之前在血河中能爆发那等战力。”

    余依眼中也闪过震惊之色。

    “这些先不谈了。”江寒低沉道,他的目光扫向了周围

    “不怕。”小盘摇头道:“当年你在江北失踪了两次,两次都是遇到了莫大的凶险,我都只能默默担心和等待,老大,这不就是一秘境?有什么好怕的?”

    “嗯。”江寒一笑。

    他的心,已平静到了极致。

    生,或者死。

    坠落许久许久。

    “老大,我感应到前方似乎是空间通道的出口。”小盘的声音响起,紧接着在深渊的尽头出现了一巨大的白色光团。

    江寒、余依、小盘都紧张起来。

    ...

    “轰!”

    江寒带着小盘、余依,只感觉周围时空一阵涟漪泛起,原本一片血色的空间已变得光明,三个人顺着惯性砸向了下方的地面上,令大地轰隆的一声被震碎,烟尘四起,在地面上出现了一道大坑,数十道惊人的裂缝沿着大坑向四周龟裂而去。

    一片安静。

    江寒、小盘和余依接连从大坑中飞起,他们朝着周围望去,入眼的景色令他们都惊愕起来。

    这是两座巍峨山脉之间的峡谷荒原,荒原上风沙走石,上不时有高达足足千丈的树木,两旁的山脉足足有数十万丈之高,即使相隔极远,依旧能令江寒感受到那连绵山脉的巍峨磅礴。

    “这世界,很稳定。”

    江寒微微驱动肉身,但周围空间连涟漪都未出现,空间稳定的可怕,比天界都不知要强多少。

    突然。

    “这世界的天地元气,好浓郁...但是,这元气太狂暴了。”

    江寒眼眸中闪过一丝惊异,他能感应到这片天地间的天地元气浓郁的惊人,但但平日能轻松吸纳的天地元气此刻却狂暴无比,他根本无法将其吸入体内,更不用谈将其转化为圣力了。

    修行者的肉身虽然强大,但圣力才是根本,没有圣力,种种神通都无法施展。

    “老大...这是什么世界?我怎么感应不到空间法则了?”小盘的惊呼声音响起:“不但空间法则,因果规则也感应不到了...”

    “什么?”

    江寒面色一变,他也立刻发现,过去能清晰感应到的宇宙水之法则本源、宇宙杀戮规则本源等等诸多道之本源都感应不到了。

    感应不到,也就无法施展过去感悟的道法,更无法悟道。

    “我也感应不到宇宙本源了。”余依同样惊呼:“更无法吸纳外在的天地元气。”

    “不对。”

    江寒心念一动,化掌为刀,朝着虚空一劈,便是一道血色刀光划过,且带动了周围的青色水流汇聚,威势惊人。

    很明显,江寒这一记掌刀引动了天地之力。

    “老大,你能感应到宇宙本源?”小盘连道。

    余依同样望来。

    江寒摇摇头:“我凝聚了道意,成就‘自我大道’,能引动的只有我自身大道法理,至于宇宙本源,我同样无法感应,更无法悟道。”

    “道意。”小盘惊呼:“老大,你才修炼多少年,竟然凝聚出了自己的道意,难怪之前在血河中能爆发那等战力。”

    余依眼中也闪过震惊之色。

    “这些先不谈了。”江寒低沉道,他的目光扫向了周围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