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388章 美容

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388章 美容

    洗好的黄瓜,许广陵并未立即处理,而是并放在一起,摆在盘子中。

    他和老林就坐在小桌边,看着这盘黄瓜。

    没多一会,第二根黄瓜也和之前的第一根一样,两根的表面全都被胶状的水液给密密麻麻地包裹起来。

    “这黄瓜能吃么?”老林嘟哝道。

    当然能吃!

    老林也知道能吃,不但能吃而且肯定很好吃,因为光闻着这黄瓜散发出来的清香味,他的肚子就情不自禁地咕咕响了。

    只是,这样的黄瓜,他真的是活了大半辈子也没见过。

    不过想起整个菜园都不讲理,老林也就释然了,这时,他的全部心神都只是等着吃。

    “老林,给你做个美容吧。”

    看着水液从黄瓜原本的针刺地方一点点渗出,直到把整个黄瓜布满,许广陵第一时间却是没想着吃,而是这般地对老林说道。

    老林虽然是老辈人,但也是听说过美容的。

    “我一个老头子,做什么美容啊,没得让人笑话。”他是这般说道,也是这般想着的。

    “这里又没外人,谁来笑话你?”许广陵笑着说道。

    然后老林就美容上了。

    两根黄瓜外面的水液,被菜刀一点点地梳理下来。

    偌大的菜刀在许广陵手中,简直像是绕指柔,飞快的转动间,水液被尽数地清下,黄瓜却连一丁点儿的外皮都没带到!

    老林不是个识货人,他也没多少眼力劲儿,但是这时看着这一幕,却仍然是呆住了!

    量正好。

    老林的整张脸都被涂满,却也没剩下的。

    然后,老林瞪着大眼,五十来岁的老头居然有点呆萌样地傻坐在桌边,而许广陵则处理两根黄瓜。

    也就是拍片,然后加蒜末加盐,整个工序简单得不能再简单。

    蒜是老谭从家里带过来的,许广陵没种。最初的时候许广陵是考虑蒜从蒜瓣植入到地下之后,到它长秧,再到新的蒜头长出,时限太长,所以未作考虑。

    现在想来,还是能种的。

    黄瓜的外面,很沾粘,但是拍开后,里面却是半点那种胶状水液都没有的。

    对此,许广陵恍然。

    摘下后,这黄瓜其实仍然在生长,那胶状水液,就是它的化合物,也就是说,是它刚刚“生长”出来的,而黄瓜内部,则并不存在这种东西。

    就算有,其量也应该是微乎其微。

    “老林,什么感觉?”处理黄瓜的当儿,许广陵顺便问老林。

    “凉凉的。”老林回答。

    又过了两分钟,许广陵没问,他自己又说道:“有点痒。”

    “没事,过会再看。”许广陵道。

    没事是肯定的,黄瓜摘下的第一时间,包括后面的整个过程,他的鼻子都没闲过,神农诀更是没闲过,当然知道,从营养方面来说,这黄瓜是好到不能再好。

    整个凉拌做好花了大概五分钟,其实是三四分钟。

    然后许广陵又烧了道汤,加上饼子,这就是他们两人今天的晚饭。

    大概十分钟左右,许广陵让老林洗脸。

    洗完脸之后,老林两只老手一直不自觉地摸自己的脸,可惜这里没有镜子,不然他是肯定去照的。因为他觉得这脸上实在是怪怪的,摸上去,细细滑滑的,完全不像是他自己的脸。

    “小许,怎么样?”老林问许广陵。

    那种小忐忑,简直有一种“妆罢低头问夫婿”的感觉,许广陵好笑地说道:“没事,看来这黄瓜确实可以用来美容。”

    老林也没多想,接下来两人开始吃饭。

    和前面的空心菜一样,这黄瓜也还是鲜嫩可口的。

    但是!

    它有点苦,还有点涩。

    而且那苦涩并不是可以忽略的程度。

    单纯从品尝上来说,已经是相当地影响口感了,但是老林还是吃得津津有味,直到盘里吃得连一点渣末都不剩,他还是情不自禁地咂吧着嘴,道:“小许,这黄瓜真不错,好吃!”

    许广陵同意他的这评价。

    那苦,益心,那涩,益脾益肾,老林身为老人,又常年在山林中奔波,身体底子不是那么好,所以这黄瓜是非常受到他身体的欢迎的,说是久旱逢甘霖也不为过。

    所以那苦涩的口感,在他口中,会被本能地判定为“有滋味”。

    但如果是小盆友来吃这盘黄瓜,许广陵觉得,他们多半会觉得不太好吃。

    所以,这黄瓜也许不是很适合做凉拌,用来烧汤,应该会更好。许广陵这么想着,然后决定明天做一道黄瓜蛋汤来试试。

    饭后,还是老林收拾饭桌锅碗,而许广陵再次地徐徐漫步着走出小站,向山上而去。

    林木春葳蕤,这个时候,树上的叶子都已经长开,稍走几步,就已经是“只在此山中,林深不知处”了,而且本就是已近黄昏。

    黄昏再过是傍晚。

    傍晚向真正的晚上过渡的时候,老谭巡山归来。

    “老林,今天许先生又做了什么吃的?”啃着干饼子,就着白开水,老谭开启了每次例行的“望梅止渴”,哪怕吃不到,听老林说来过过干瘾也是好的。

    当面的时候,老谭叫许广陵“许兄弟”,老林叫许广陵“小许”,而背地的时候,他们全都叫着“许先生”,而且是满带着尊重敬仰以至敬畏的那种。

    若许广陵知道这事,也不知该是哭是笑,或许是哭笑不得吧。

    其实菜园就在门外。

    老谭哪怕回来晚,去菜园摘点东西回来弄弄也是极方便的,连手电都不用,光摸索着就行了。

    但是许广陵不在的时候,不论老谭还是老林,两人从来都没有踏进那并没有围栏的菜园一步,更别说摘里面的任何东西。

    许广陵也根本没想到这一茬。

    不然,他肯定会叮嘱两人的,摘,尽管摘!

    这是一个疏忽。

    但当下阶段,说实在的,许广陵的大半心神都沉浸在对于“清”的思虑以及根本窍法整体的推演上,根本无心也无暇注意其它太多的边边角角零零碎碎。

    听小谭询问,老林又情不自禁地咂咂嘴,那清香直到现在还残留在嘴巴里,让他的口水瞬间又分泌了好多,“许先生做了拌黄瓜,他还用黄瓜汁给我涂脸了。”

    那根本就不是黄瓜汁!

    但对一个老头来说,也不必要求太高了。

    听他这么说,老谭便看向老林的脸,而这一看就让他唬了一跳,“老林,你的脸怎么白了这么多!”

    ==

    感谢“10911118”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soundangel”的月票捧场。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