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383章 种菜

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383章 种菜

    天池中。

    许广陵一招一式地打着拳。

    打拳的过程,是对从陈老先生那里学的百多套拳法的解析过程,是对自身武术体系的建立过程,更是对身体气血的感应和探索过程。

    这三者中,最后一个,才是许广陵的真正重心所在。

    打上那么两个小时左右,一般也到了晚上九点时分。

    此际,许广陵便来到天池之底,那个老地方,躺在“床”上开始睡觉。

    许广陵再没有运行根本窍法,不再徒劳地想要打通中窍什么的,他已经完全抛开了这事,而只是似睡非睡,似练非练地,把伏羲诀运转起。

    像一棵树,既清醒着,又休憩着。

    似乎是休养生息,在等待着什么,又好像只是单纯地休息,并没有进一步的目的。

    这是夜里。

    白天,许广陵和老谭老林都不一样地,以自己的路线“巡山”,一一探查着那些他现在早已熟悉的草木。

    草木的生长,比想象中慢,也比想象中快。

    具体说来,就像陶渊明那句话所说的,“勤学如春起之苗,不见其增,日有所长;辍学如磨刀之石,不见其损,日有所亏。”

    不见其增,日有所长。

    这便是草木的生长状态。

    一日继一日,草木的性状改变很小,但如果是和一周之前的比起来,又让人分外感觉到,变化真的是太大了。

    大得足以让许广陵从中感受到岁月的力量。

    这力量贯穿大树,也贯穿小草。

    哪怕是一株巴掌大小草的一枚叶片中,你也能够清晰地感受到,一天,一天,又一天,随着时间的流逝,其形状在改变,其脉络在改变,其色泽在改变,其药性也在改变……

    许广陵再次拈了一枚蒲公英的叶子含在口中。

    一点点甜、一点点苦、一点点涩,还有许多种难以用言语形容的味道和感受,在舌头间缓缓释放出来,然后通过神农诀,其药性一点点地呈现在许广陵脑海中。

    这是许广陵第三十七次品尝蒲公英的叶子。

    从刚出土开始,到其一点点长大,到其开花。

    从清晨带着露水,到上午被初阳褪去露水,到中午被微微薰蒸着,到傍晚沐浴在夕阳中,到晚上星月点灯露水渐滋。

    一个药师的草药实践,就这般地缓缓展开。

    蒲公英只是其中一例,或者说,一个剪影和缩影。

    春取叶花夏取茎,待到秋来采果根。许广陵的这一次实践,也是第一次实践,会一直持续到这一年的秋冬时分,直待寒冬来临,万物归藏,步入下一个轮回。

    于一个药师而言,嗯,于一个立志向着巅峰境界进发的药师而言,这只是基本功课,没什么好说。

    超绝的身手。

    天眼。

    神农诀。

    还有通过气血对身体越来越细致入微的感受。

    这些,都是利器。

    一个“准大宗师”向着药学大宗及整个的医道大宗进发的利器。

    身怀这样的利器,应该说,哪怕就是一头猪,只要假以时日,也照样可以顺顺当当地步入大宗。

    在保护站,许广陵开始部分地接过做饭的权利。

    老谭老林做的饭,他一样可以吃得津津有味,而且是别有风味,只不过,吃上那么三五回还可以,一直吃,就没必要了。——老谭做的饭,许广陵评分二十分,老林做的饭,许广陵评分十分。

    同样的东西,同样的工序,许广陵做来,再怎么做,也至少是七十分起步的。

    当然,条件实在简陋,想达到八十分也难。

    不过,这七十来分相比十分二十分,那就真的只有“天秀”这个词才能形容了。

    无法详尽描述老谭老林两人第一次吃到许广陵所做的饭时的场景,只能说,那不是两个人,而是两头饕餮在进食,真的,一大锅的汤,被两人喝得几乎是滴水不剩,喝得肚子都明显鼓了起来。

    然后许广陵才发现,相比医术,他的厨艺明显更受青睐!

    许广陵只担心一点,等他走了,他们还能吃下自己做的东西吗?

    想必还是可以的,人的适应性终究很强。

    只不过到时,嘿,那么一个“由奢入俭”的过程,可不那么好受。

    保护站外便是山林。

    许广陵让老谭从家里带了一把铁锹过来,在保护站院外的东侧开始垦地,辟一个菜园。

    许广陵没有挖过地,但是老林是好手,其实老谭也不赖,经过他们的演示,许广陵也很快就是一个好手了,而且以他的身手,干起这活来,可比两人要强得太多太多了。

    他们再次地被许广陵秀得眼花。

    许广陵让他们两人分别给带了些种子或秧子回来,共计九种,番茄、萝卜、茄子、空心菜、莴笋、菜花、大白菜、黄瓜、小葱。

    都是常见的不能再常见的蔬果。

    “小许,好多东西在这里可能种不活的。”老林道。

    如果和中原地区相比,长白山山区的春天,其实真正意义来说,是六七月份才到来,而他们这里虽然说是山脚,但昼夜温差也是很大的。

    老林以前是在别处但也是此地的某个伐木场工作,一干就好多年的那种,当然那是好多年前了。

    他和那些工友们也试图开个园子种点菜的,但好多菜都种不活,种得活的也长不好,长得还将就的,味道也很难吃,根本就不如市场上买的。

    林地就是林地。

    哪怕是被清出来的没有树的林地,也不适合种东西。

    更别说现在这里是山上了。

    “我就是种来玩玩。”许广陵道。

    老谭和老林两人都信了。

    然后……

    “小许,小许!你快过来,这种子怎么就发芽了?”早晨,老谭在站外扯着大嗓门地喊许广陵。

    “怎么,有什么不对么?”许广陵慢条斯理地迈步过去。

    “太不对了!这是萝卜吧?哪有第一天种下去第二天就发芽的?不行,我得去农种店找那个卖种子的算帐,他卖的这个种子有问题,很可能是只长稞不长萝卜的。”老林气愤道。

    “老林,莫急,到晚上再看看。”许广陵道。

    老林几乎是一整天都在这个菜园边晃荡,结果,中午的时候,他发现空心菜也发芽了,傍晚的时候,他发现小葱也发芽了……

    ==

    感谢“我去年买了个超额”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在大学中流浪”的月票捧场。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