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381章 把脉

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381章 把脉

    护林员是个统称,其底下还有各种具体的分工,比如说值守员、巡山员,还有高塔眺望员等等。.。

    许广陵此刻寄身的这个小站很简单,一共就两名成员,而他们的分工就是值守和巡山,没有其它的职责,年轻的老谭和年老的老林,两人轮流着值守和巡山。

    大王叫我来巡山,有一首歌是这么唱的,很轻快,很俏皮。

    但真实的巡山工作,与轻快或俏皮什么的完全无关,而是一累二苦三单调。

    许广陵晚上住进来,第二天一大早,是老谭出去巡山,然后大抵要到晚上才能回来。小站里只剩下许广陵和老林。

    老林在准备早餐,两个人的。

    泡好的干蘑菇在热水里翻滚着,然后配上‘花’荠菜,再洒点味‘精’和盐,哦,还有油,再然后,搭配干硬的面饼子,这就是他们两个人的早餐。

    “小许,怎么样,能吃得下么?”老林道。

    他一开始是很拘谨地叫着许广陵为许先生的,也不知道是老谭给他说了什么还是其它原因。以后常住一起,许广陵又哪能让他这么叫呢?所以劝了几次后,还是执意地让他叫着小许。

    许广陵不会告诉他自己也干过护林员。

    这话说出来只有鬼才会信,所以他只是笑着道:“老林,你猜我是干什么?”

    对的,许广陵在让老林叫他小许的同时,他也改口称这位林大叔为老林,对这个称呼,至少老林看起来是‘挺’高兴的。

    “小谭说你是医生。”老林道,然后着重地补充,“神医!”

    “对,我是医生,不,走方郎中,需要自己进山挖草‘药’的那种。”许广陵这个介绍也不知道算不算是自黑,“我们挖草‘药’的,有时进山,一待就是好几天,多的时候十天半月也是常事,中间大多也都是吃点自带的干粮,锅盔大饼或者炒面什么的。”

    “所以,经常吃的,还不如咱们现在这一顿呢。”

    许广陵这话倒不是胡扯。

    只不过他是把老师的经历给搬了过来,“我们挖草‘药’的”,以前确实有过这样的经历。

    至于现在是不是这样,就不知道了。

    当然就算有,那也肯定是山区。都市里,或者寻常乡下村镇的医生,就算想体验这种生活,也是没得体验的。

    章老先生给许广陵讲自己的过往经历,讲到这段时是很有缅怀神情的,缅怀的肯定不是锅盔大饼面,而是那段采‘药’识‘药’的日子。

    许广陵听的时候,其实倒也是‘挺’神往的,而这时就顺手将其搬了出来,把它给章冠许戴,套到自己的头上。

    弟子假冒老师的经历,嗯,没‘毛’病。

    然而老林不是很信。

    不是许广陵的话没有说服力,而是他的人没有说服力。具体怎么滴,也不太好说,总之他现在的样子,与他所描述的东西,在老林看来很不一致就是了。

    用某个词来说就是违和,很违和!

    许广陵有天眼神通。

    但神通不启动,他的‘肉’眼现在观察力也绝对是杠杠的,如果去测视力的话估计只有鸟人才能和他相比了,“‘欲’与苍鹰比远眺”。

    现在不远眺,而只是观察近在一张小桌对面的人神情,那当然是不可能错过什么,“老林,你不信?”

    老林也是很有个‘性’的,扯了扯嘴角。

    就差说出个“呵呵”来了。

    不知为什么,明明昨晚才见面,到现在,老林发现和这个有点神秘的年轻人却已经有点很熟的样子,感觉很投缘,很像是“自己人”。

    要不然,以他的‘性’子,这时,哪怕是客套,也肯定会说“哪能呢”什么的。

    而绝对不会现在这样“骄傲地表达出了自己的不信任。”

    “老林,你把手伸出来。”许广陵道。

    “干嘛呢!”老林嚷嚷着,却还是依言把手伸了出来,垂放在两人间的桌面上。

    “我来给你把把脉。”许广陵笑道,“咱们现在怎么说也是住在一个屋檐下,我来看看你身体有没有什么大小‘毛’病之类的,如果有,我免费给你医治,放心,绝对不收你一‘毛’线。”

    老林不领情,“我没病!”

    “有病没病不是你说了算,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许广陵呵呵着,然后颇为强硬地稍微拽过老林的手腕,“别说话,平心静气,我要把脉了。”

    老林没有平心静气,他小憋气,然后又大呼吸,以为这样就能让“神医”吃憋。

    把脉,是你想把就能把?

    那得要我老林配合!

    但他这番表演是做给瞎子看了。

    章老先生传授给许广陵好多东西,讲疾病,讲养生,讲针灸,讲‘药’草,但他就是没有讲过把脉。许广陵也不是好奇宝宝,老人不讲的东西,他从来不问。

    老人没‘交’待让他看的医书,他也从来不看。

    在医道的学习上,一律听从老人安排。

    尊其为师,那就信任到底。

    就这么简单。

    这时为什么要做作地把脉呢?那当然是要过过瘾,嗯,就是过过瘾。

    顺便也逗逗老林,许广陵发现这小老头儿还‘挺’有意思,以后相处起来应该会很轻松而且愉快。

    “老林,你有心脏病!”把了足足有一分多钟之后,许广陵这般说道。

    这发言,很像是古代传说中的那种说客,shàng‘门’劝说,往往第一句直接就是:“君有大祸事矣!阁下岂不知已经危在旦夕乎?”

    老林真没有心脏病。

    所以他这时就用一种“你在逗我”的眼神看着许广陵。

    同时,眼神里,毫不掩饰其对于自己人的那种鄙视,唔,很亲近的鄙视,就是能力上我不信任你,但是关系上我们是自己人,我不笑话你。

    “老林,我猜你巡山的时候,有时中午头会有点晕,不是很严重,就是稍微有点晕淘淘的,像喝高了酒一样。”

    “下傍晚的时候,有时腰可能也有点疼,同样不怎么严重,再多走点路就好了。”

    “老林你的‘腿’关节没什么问题,但是手肘却是有关节炎,天气变化的时候会发麻,发痒,有时还会酸疼,很不得劲也很不对劲。”

    ……

    许广陵这一说,就一连说了十好几条,简直说得老林从头到脚都是‘毛’病。

    最后,他的收束语是:

    “老林,怎么样,我说得对不对?”

    老林已经给跪了。

    没法不跪,实在是对面说的一点都不差!而且这也不可能是小谭透‘露’的,因为刚才说的里面大多数小谭都是不知道的。

    这还不算什么。

    真正要命的是,有好几条,是小许说了之后,老林一回想,才发现,“哦,确实有这事!”

    “我还有救吗?”老林苦巴着脸问许广陵。

    本来好好的,被小许现在这么一说,不得了啦,老林感觉自己明天就快要挂了!

    ==

    感谢“超甜的蜜三刀”的推荐票支持。同意你的看法,蜜三刀确实太过甜腻,还有羊角蜜也是。

    感谢“幻梦幽灵”的月票捧场。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