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372章 两个小时之间

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372章 两个小时之间

    岌岌可危!

    这就是病人现在的情况。

    生与死,就取决于这个时候,反正是一分钟之内。

    草木之气,激发活力。

    身体的运转,会在草木之气的作用之下,全面加速!

    对于普通以至健康人来说,这是非常有用的一个功效。一次灌注下来,比不知多少次运动的效果要强了不知多少倍,两者之间根本就不存在可比性。

    但对于现在这位昏迷中的病人来说,这就是饮鸩止渴。

    草木之气,就如火一样,在疯狂地消耗着其身体内已然所剩无几的“有生之力”。

    所以许广陵现在面临着一个时间的选择。

    快那么一点,可能草木之气的作用未能最大限度地发挥,然后让大地山川之气的补养百尺竿头独缺最后一步,功亏一篑。

    慢那么一点,可能草木之气已经把病人给“烧成灰烬”了,等不到大地山川之气发挥作用,便已经宣告生命终结了。

    而这快慢,就取决于那么一两秒之间!

    许广陵全神贯注中,时间仿佛被诡异地拉长了,然后,就在某个瞬间,似慢实快地,向病人身体内灌注的草木之气变成了大地山川之气。

    这同样得益于许广陵现在的身心进展。

    如果是治疗周青竹的那时候,不论是时机的把握,还是对这两种雾气的牵引和操控,都绝做不到现在的这个程度。

    相差不是一点半点!

    两秒后,许广陵起出了针。

    起针的速度比扎针的速度更快!

    该做和能做的,他都已经做了,没有任何保留,做到了他当下所能做到的最好!

    所以接下来,也就是听天由命了。

    “像之前一样维持他的生命体征,等,结果会在两个小时后出来。”许广陵对房间里的几位医生说着,然后再次点了点头,走了出来。

    而在现场及非现场的所有人看来,许广陵从出手到收手,整个过程也不超过十秒钟!

    这个治疗过程,姑且说它是治疗的话,显得相当诡异。

    而此时,听到许广陵的话,所有人的目光也都转到病人身上,但当然,他们什么都没有看出来,一切如前!

    如果不是这当儿他们知道不可能有什么不知所谓的人出现在这地方的话,肯定会以为这简直就是胡闹。不过也不好说,许广陵扎针与起针的速度实在是太快太快了,就这个速度,就有着相当的震慑作用。

    “给我找个房间休息一下。”

    这还是之前来过的那个训练基地,走出被布置成病房的房间之后,许广陵对门外的人说道。

    此时此刻,他同样也不方便说什么和做什么,只有一个字,等。

    时间静静地流逝着,说不出是快还是慢。

    但肯定有人心中是充满煎熬的,会觉得这两个小时比什么都漫长,又会害怕着这时间很快过去,而到时……

    一秒,两秒,三秒……

    这个时候,时间肯定是以秒来计了。

    秒累积成分,分累积成小时,大约过了半小时之后,病房中突然响起“嘀”的一声,然后是其中一位医生的惊叫:“心跳起来了!”

    也就从这一刻起,好多种仪器的提示几乎一直就没有停。

    病人的生命体征处于急遽的变化之中,房间里的四位医生忙着察看及调整仪器参数,忽左忽右,忽前忽后,差不多是忙成一团乱麻。

    而不在现场的观看者。

    此刻,几乎所有人都紧紧握着手,有人的指甲,都握进手里去了。

    骤然出现的这变化,就像是一个梦。

    就不知梦过之后,结果到底会是什么。

    病人的母亲,身体突然失去了力量和支撑,无力地躺靠在身边的老者身上,但两眼无神中,还是紧紧地盯着前面墙上的屏幕。

    “妈!”病人的妻子也就坐在其边上,此时,焦急地低呼着。

    “我没事。”

    另一个地方,病人的几位战友,全都双手紧握,青筋绽出。

    一秒,两秒,三秒……

    半小时过去。

    一小时过去。

    一个半小时过去。

    观看的所有人,并不真正知道两个小时里面究竟有着什么玄奥,但他们却很知道,这两个小时对于病床上的那人来说意味着什么。

    大概一小时四十五分钟的时候,病房里的四位医生全都目瞪口呆。

    事实上,在仪器指示着病人第一个异常的体征变化之后,他们就一直地处在目瞪口呆中了,直到这时,其中的一位医生舔了舔干涩的嘴角,他的喉咙也是一样地干涩,然后艰涩说道:“正常了。”

    心跳正常了。

    血压正常了。

    除了呼吸还是不能自主,那是因为肺泡严重破损的关系,病人的整个生命体征,好像都恢复正常了!

    “快,快!”另一位医生急步走出病房,两脚踉跄交错,差点自己绊倒了自己,“请那位先生过来!”他对门口的人这般说着。

    几分钟后,许广陵再次踏入了病房。

    也直到这时,他才再次地启动了天眼。

    之前,他直接就没有关注。还是那话,该做的他都做了,在其后两个小时的时间内,他关注还是不关注,对结果再没有任何影响。于是,他是静静地坐在不远处的一个房间里,心神内敛,关注起自身的气血变化来着的。

    这时,走进病房,启动天眼,下一刻,一抹淡淡微笑便出现在了许广陵嘴角。

    “病人已经度过危险期,接下来,是你们所拿手的了,该手术就手术,该换血就换血。没问题吧?”许广陵对四位医生中,那位生命光环最为稳定的一位老者说道。

    “您放心,您已经做了最关键的,剩下的部分就交给我们吧。如果这都还做不好,那还要我们有什么用?”那位老者沉声说着,同时也微笑着,对许广陵伸出手来。

    “蓝秉坤,一直致力于对心脏方面的研究。以后如果有机会,还请您多多指教!”

    场中两人。

    一个看去至少六十,而另一个看去至多二十,不,十几。

    老者神态恭敬以至恭谨地称着您,而场中场外的所有人看来,却都不觉得有半点违和。

    “乾坤离震的那个坤?”许广陵道。

    “对!是!”老者眼中一亮。

    “许拙言,一位中医师的弟子。以后多交流。”许广陵道。

    ==

    感谢“Cat猫妖君”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唉伤脑筋”的月票捧场。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