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365章 开!开!

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365章 开!开!

    细雨湿衣看不见,闲花落地听无声。

    气血在身体内绵绵细细柔柔的涤荡,给许广陵带来的并不止是身体的感受,同时让他的一颗心也变得有点“缠绵”起来。

    具体而言,不论是看什么,还是做什么,又或者思考什么,似乎都变得相当地细致入微起来。

    一方印石在许广陵手中慢慢打转,而他另一只手中所持,则是刻刀。

    大概两个小时后,这方印石变成了一个盘龙绕柱,也就是一条龙盘缠着,绕在柱子上。

    那条龙,极其的细致逼真,从龙头龙睛龙须到龙身龙尾,每一个细节,都完全地刻画到位,就好像,这不是一条雕刻的龙,而是一条真龙缩小了无数倍地被置放在这里。

    这不是微雕,微雕没有这么l,但却已经是相当地朝微雕的层次逼近。

    中学课本中,有一篇名为的文章,说的是一个擅雕刻的好手,大抵以苏东坡的赤壁赋为取意题材,雕刻了其游览赤壁的情景。

    核舟。

    一个桃核雕刻成的小舟。

    然后在这个小舟中,两边有窗有字,舟中坐了五个人,其它还有好多的细节刻画……

    许广陵现在所刻的这个盘龙绕柱,已差可与其相比。

    但其实,许广陵会雕刻,水平只是业余中的业余,而他之所以手头备着有雕刻工具,也只是对过往的一点记念而已,真正动手雕刻,一年也未必有那么几次。

    然而现在,就以手中的这件作品来论,公允地说,稍加磨练,在雕刻上,他就是一位所谓的“大师”了。

    更主要的是,刚才,在雕刻时,许广陵的心神不知不觉地便沉浸在了印石上、刻刀中,恍惚间,那方小小的印石仿佛变成了无边无垠的大地,而同样小小的刻刀,也变成了一条巨大的蛟龙。

    蛟龙肆意地在大地上腾云驾雾,纵横八荒……

    而待他回过神来之后,呈现在手里的,便是一件已经完成的盘龙绕柱。

    这件作品完成的时间是近中午,而就在这一天的下午,许广陵站在窗前消食,不期然地,听到了叮咚一声。

    好吧,没有这个叮咚。

    就如一个小小的阻碍被水流冲开,甚至冲开这个词都显得太过粗暴,而只能说是漾开。

    就那么轻轻地一漾。

    然后,许广陵的右肩窝处,气血在手臂与脏腑之间的出入海口,十二大窍之一,就那么地被打通了。

    四外窍打通之后,许广陵原以为接下来被打通的会是四中窍,毕竟,按理来说应该是从外到内一步步推进嘛,但事实显然并非如此,而大抵是遵循着“先外后内再中间”的次序。

    如果后面,也是这个顺序的话。

    右手心窍也就是外窍已通,现在右肩窝窍即内窍又通,许广陵的整个右手臂,感觉开始变得分外强烈。

    气血从脏腑流到这里,真实地如同一个汪洋无量大海的激流向着一条大河冲贯。

    排山倒海,势若千钧。

    以至于,许广陵总有一种,握起拳来,把这只手臂狠狠地打出去的冲动。

    这个冲动很好解决。

    晚上。

    天池中。

    许广陵已经不知道多少次了,再一次地身化蛟龙,在天池中尽情折腾着。

    但和以往不同的是,这一次,他的心神及注意力有意无意地集中在了两只手臂上。——右臂的感觉太强烈,他就是想忽视都做不到。而因为左右臂的不平衡,所以左臂也被他稍刻意地关注着。

    这个时候,许广陵需要非常刚猛、一往无前的拳法。

    他手中的太极拳,打出来就非常硬实,但那种硬实,也只像是一件绵一点的汗衫,夏天穿起来感觉太热太暖,而不需要冬天,只是秋天再穿着,就发现它非常地单薄了。

    所以那种硬实,充其量也只是气血由内而外的充实,而非刚猛,更非霸道。

    刚猛的、霸道的拳法许广陵有没有呢?

    有!

    还不止一套!

    作为一代武学大宗,陈老先生所会的拳法可谓是兼容并蓄,无所不包。

    有任何偏倚,都不是大宗。

    大宗就是要揽天下之所有,而为我所用,取百家之所擅,而成一身之所长。

    所以他教给许广陵的那些拳法中,柔若春水的有,绵若绣花的有,大开大合的有,拳脚只在方寸间的也有,沉雄厚重的有,刚猛霸道的同样也有。

    许广陵这时,就把那些刚猛的,霸道的,使了出来。

    其实以他的性格,之前并不是太喜欢这类拳法,虽然不反感,并且也饶有兴致,但只是单纯地将之作为拳法中的一种而加以研习罢了。

    就如一个植物学家来研究竹子,他可能对某些竹子无感,不是很喜欢,但身为一个植物学家而不是爱好者,他注定不可能就此忽视那些竹子。

    最多,研究上不那么深入而已。

    许广陵以前对刚猛霸道类的拳法就是这样的。

    但现在,他感觉自己的两只手臂,嗯,尤其是右臂,那简直就是攻城木,是开山鞭,一拳击去,或一臂甩出,那感觉,仿佛就是城为之破,山为之开。

    而且似乎,不止是感觉。

    许广陵是在水中打拳的,水是一种阻碍,而它的阻力大小,许广陵早已经再是熟悉不过,但现在,他感觉,水的这阻力明显变小了,小得多!

    水肯定没有变。

    变的是他!

    以前还能聊作陪练的水阻,现在变得轻若无物,完全地不堪一击,以至于,许广陵不满足于击水,他非常非常非常地,想把他的手臂,朝山壁击去!

    这样的拳法,这样的力,就当开山,就当破壁!

    最终,还是理智阻止了他的这想法。

    许广陵不知道,以他现在的这种出拳力道,以及开窍后的身体条件,把拳头全力地击在山壁上之后,到底会是山开了,还是他的手臂折了。

    真的,他完全没有兴趣尝试!

    所以许广陵还是只在水中,一遍遍地,攻城木擂起,开山鞭击起!

    整个身体的气血,都在他的这种动作下,于脏腑及肢体间,来回往复地激荡,许广陵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在“燃烧”。理智告诉他,这种状态不可能持续太久。

    果然,哪怕以他现在的身体条件,这么竭尽全力地折腾,也只持续了两个小时左右。

    大约两个小时后,没有任何刻意,许广陵的拳法自然而然地从刚猛霸道,变成了小桥流水。而就在这种流水潺潺中,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自然地,也是突然地,又是叮咚一声。

    好吧,还是没有那个叮咚。

    许广陵只是感觉左手臂轻轻一震,然后,肩窝处,熟悉的感觉再次传来。

    左肩窝窍,左手臂的内窍,也开了!

    ==

    感谢“明河千里”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纵马歌行”的月票捧场。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