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364章 细雨湿衣看不见

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364章 细雨湿衣看不见

    比较早的时候,农村种稻子,是要先把稻种育秧,等秧子长得差不多的时候,再一棵一棵分插到水田里去的。

    那是一个辛苦活。

    当然,农活也基本上没有几样是不辛苦的。

    白居易曾写过一首,用“足蒸暑土气,背灼炎天光”来形容收麦的辛苦,这种辛苦,其实适用于大多数的农活,当然也包括栽稻。

    农夫把稻秧一棵棵地插到水田里。

    这个过程中,腰一般都是弯着的,往往插一路,插了好久,待腰实在酸痛,累得快要直不起来的时候,才直起来休歇舒缓一下,然后继续。

    随着时代的进展,机械化的推广,这样的一种劳作基本上已经成为过去。

    然后都市里,有一种新的职业产生,叫做程序猿。

    网络上有人写过“程序猿的自我修养”,分成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等等,关于编程。

    第二阶段:,等等,关于修养。

    第三阶段:,等等,关于……呃,这是关于什么来着的?

    第四阶段最简单了。

    !

    程序猿辛苦吗?

    很辛苦!

    有时候是老板,有时候是客户,有时候是自己……

    老板、客户、自己,这三座大山压在头上,使得绝大多数程序猿绝大多数时候都是不可能履行“正常上班、正常下班”这一基本原则的。

    晚上,加班,一直加。

    深夜了?

    夜深了?

    不,对程序猿来说,没有深夜和夜深的概念,哪怕才入职的程序猿,也很快就会习惯,他们是没有日夜的。

    晚饭过后,时针指向十一点十二点,以至一点两点三点,这对他们没有任何意义。

    真正的时钟只有一个。

    那就是他们的身体。

    当实在累得睁不开眼的时候,才会去床上困上那么一觉,而没条件的直接键盘朝前一推,趴桌上。

    吃饭,可以是方便面,可以是盒饭,也可以是正规饭。一天吃几顿不要紧,但基本上,都是坐在电脑前吃就是了。

    在都市外的范围,旷野里,又或者并不是旷野,也有一种职业,叫做矿工……

    其实还有很多很多的职业。

    人生三大苦,撑船打铁做豆腐。

    人生三大难,挑重赶远摆早摊。

    太多太多的劳作,都可以让人触摸到身体的极限,累着,累得腰直不起来,累着,累得脚迈不开步,累着,累到眼睁不开来。

    这种时候,人会很容易感受到身体的存在。

    心脏在身体的哪个部位?

    有人知道,有人不知道。但如果它疼,当它疼的时候,所有人都会知道。

    同样,气血是什么?

    有人能感受到,有人感受不到。

    感受不到的居多。

    但当一个人劳作,或者运动,疲累至极的时候,当其静止下来,放松心神,气血便会从四肢,被抽调着,临时地,一点点地向脏腑处聚集,优先供给脏腑代谢所需,这个时候,其会比较容易感受到气血在身体内的那种流动。

    这种感受,会让人比较容易沉浸在一种特别的身心状态中,忘了自己,忘了外界,忘了时间,而只剩下对那种感觉的体验。

    但这种体验,时间一般不长。

    精力稍微恢复,这种感受便会消失,人会再次地失去对身体的“切身体验”。

    想再次感受,那就必须等到身体再次处于疲累至极的时候。

    那么,透过“身体疲累”这个现象,究其本质,人能够产生这种感受的条件是什么呢?

    是气血在身体内自肢体与脏腑之间的非常规性流动!而且最好是身体处于静止、静态下,这样,人的注意力才容易集中到这里,感受着这个。

    劳作,运动,总之是身体的活动,是会让身体内的气血产生这种非常规性流动的。

    但人的身体这时是动态的。

    所以不是很符合这个条件。

    两个条件都符合的是什么呢?有很多。

    喝酒,抽烟,吸DU……很多这样的行为,都产生着类似的结果,那就是让身体,因受到某种刺激,而让气血产生应激性流动,然后在这种流动中,人体验着很根本很切身的“存在感”。

    酒有白酒啤酒红酒等,也还有一种,叫做药酒。

    药酒是酒+药的双重组合,而这药大多数时候是补药。

    补药的发挥过程是怎样的呢?气血在脏腑中丰厚,然后脏腑把这种丰厚一点点地传输给肢体……

    以前,哪怕是离开两位老人前后的一段时间,许广陵想体会身体内的这种气血流动,也要么是在伏羲诀等的习练中,要么是在公园中汲取雾气的时候。

    其它时候,哪怕是能体会,也并不明显。

    但当接触了根本窍法,真正地打通了四外窍之后,情况变了。

    哪怕他什么都不做,无心也无念,两手心处、两脚心处,也都会有小小的漩涡在若有若无地慢慢旋转着,然后,就在这种旋转中,外界的非常淡薄的大地山川之气,并着体内流动到四窍处的气血,奔腾着,倒卷而回。

    由肢体而脏腑。

    由脏腑而肢体。

    如是这般,来回往复。昼夜无休,二十四小时不停。

    气血一天天地越来越清澈,而藉由着气血在身体内的这种流动,许广陵对整个身体内部的感受,也越来越全面,越来越细微以至于入微。

    身体内部,始终在被细细密密而又柔柔地涤荡着。

    气血如水、如雾、如雨,又如风,在许广陵的身体内,由上到下,由下到上,由内到外,由外到内,由脚到手,由手到脚,由脏腑到肢体,由肢体到脏腑……

    遍及全身的每一个角落。

    不论做着什么,静还是动,行还是止,站坐还是睡卧,许广陵始终都感受到来自身体内的酥麻。

    如三月雨。

    有一首歌不是这么唱的么,“三月里的小雨,淅沥沥沥,淅沥沥沥下个不停……”

    许广陵假若伸出手,譬如举手向天,那丝丝缕缕的清凉或者温热,总之还是凉热难分,便会如细雨一般地,从上到下流注而去,一路上,那“细雨”润泽着手臂,润泽着头脸,润泽着脏腑,润泽着腿,也润泽着脚……

    那种感觉,真的是很美妙,无法用任何言语来形容。

    而其实,就算他什么都不做,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当然,坐着或躺着也一样,这样的“细雨”,始终地,以他的四外窍为出发点,把整个身体,来回地润泽。

    在这样的状态下,有一次,许广陵在天池底站着,一不小心,就站了三天。

    而整整三天的时间,在感觉中,和三分钟也没什么两样。

    ==

    感谢“意狂人”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4141416”的月票捧场。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