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357章 自从一见桃花后

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357章 自从一见桃花后

    开窍后,许广陵的脚小了一号。

    之前,他的脚是四十三码,而现在,穿在同样的鞋子里,左脚明显感觉宽松。适脚的鞋子大小,已经变成了四十二码了!

    面对这样一个结果,许广陵终于知道过去的那段时间里,根本窍法的运转之下,他的脚为什么那么痒了。

    这是整个脚部从内到外的改变啊!

    但是之前的几十天里,一直都没有看出什么变化,变化出现在最后开窍的那一晚。

    用许广陵学过的中学知识来理解,之前,一直都是量变,而开窍的那一晚,便是达到了质变的条件。

    手心窍比脚心窍更早开,但手只是痒,而最后并未出现缩小一号的现象,缩小的只是手臂的肌肉等,被梳理了一遍。

    这是为什么呢?

    手脚不同的待遇。

    作为一个新司机,对许广陵来说,目前及以后路上遇到的一切效验,都是新鲜的,不可能有什么书或人告诉他,这些是怎么怎么回事。

    以前两位老人还能对他很多方面进行提点,而现在,在这条路上,他早已经越过他们很远了。

    再无人能从前面回头,指点于他。

    所以就以眼下的这情况,许广陵也只能是猜测。

    或许,人类在地上行走及奔跑,为了更稳当,所以脚“并非自然”地大了那么一点?也就是说,这是因为环境的适应,而并非生命体的完美选择?

    许广陵这样猜测着,但也只能是纯猜测。

    在可望见的甚至是较遥远的时间内,关于这个问题,他注定没有答案。

    足窍打开,落地生根。

    面对在自己身上发生的这情况,许广陵忽然就对别人的走路感兴趣了。

    所以在足窍开通后的几天里,许广陵通过天眼,又开始了对周边行人的观察,如同以前在老师那里,早上从公园回来的一路上,观察人体的光环并以此建立人体健康指数一样。

    然后现在这一观察,他就看到了更多的东西。

    人老腿僵。

    腿脚,这是离人体核心最远,也最早会被人体放弃的部分。

    这是两位老人都对许广陵着重阐述过的问题,章老是从医道的角度来说,而陈老是从武道的角度来说。事实却是,这两个角度完美重合。

    想要身体健康,必须要让腿脚积极参予到身体的运化中来。

    想要武学入门,必须要让下盘稳固,“练拳想求达,先站十年桩。”拳法的根本不在拳,而在脚,这很有意思。

    所以陈老先生教许广陵开天步。

    开天步是什么步?它是抬脚后,脚心落地,然后以脚心为中心点,让整个脚掌前后左右次第落地。在这个过程中,配合身体的走动及两手的动作,让气血从脏腑上冲下贯,上冲两手,下贯两脚。

    足窍打通之后,许广陵对这开天步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然后他也发现,这步伐有很多可以改进的地方。不过问题是,他现在的改进,是否适合两位老人?

    观察周边行人,许广陵观察了好几天。

    然后,他就发现,不需要通过人体光环,而只需要通过每个人落脚的态势,他就能判断出那个人的身体健康状况了。

    许广陵先看落脚,得出分数,后通过光环,得出分数。

    渐渐地,经过对前者观察结果的一步步调整和修正之后,他现在,已经不需要通过天眼来观察光环,而单纯地只靠落脚,就能得出相当精确的结果了。

    假设有一个过道或者挡板,底下是空的,空出那么二十厘米左右。

    一行人,在过道的一边走过。

    而许广陵站在过道的另一边,他看不到这些人的其它情况,而只能看到他们的脚。

    但是。

    就通过这个,他就可以知道他们的身体健康状况了,首先是精确的健康指数,七十一分又或八十二分等,其次,是这个人脏腑及肢体方面的具体情况,是心脏不好,还是胃部有毛病,等等等等。

    这属于中医“望闻问切”里的“望”么?

    许广陵又想起了当初和老师在公园里刚相识的时候,那时老师提过的一篇小短文。

    确实很短,但却极具代表性意义!

    甚至都可以说,它是医道体系中的一个标志性旗帜。

    扁鹊见蔡桓公,初见而建议,终见是见而旋疾走。

    他现在的这个本领,和扁鹊比起来,孰上孰下?不太好说,因为缺少更多及进一步的比对。

    但不管怎么说,这能力,在普通人眼中,应该已经是“神乎其技”,并且,已然是跨入了“不可思议”的领域了。

    然而,在大宗师的道路上,他却才只是刚刚起步而已。

    这样的能力,大抵就是大海边一个寻寻常常再普通不过的贝壳吧。——他在大海边漫步,而随着一路的行走,类似这样的贝壳,很可能,又或者注定是,遍地皆是。

    “大宗师,超越于世间一切大宗之上。我师曾如是教我,我今证验之。”

    在脑海里,许广陵记下了这样的一笔。

    “三十年来寻剑客,几回落叶又抽枝。自从一见桃花后,直至如今更不疑。”

    许广陵想起了一首诗,一首不是正宗的诗人所写的诗。这诗中的某些内容,有点含糊不明,但其中的意旨,许广陵今时今日,心有戚戚。

    世间万紫千红,争妍斗艳,它们都是春天,但也都不是。

    春天在哪里?

    春天在冰雪中,春天在冻土里。

    春天在黑暗而又冰冷的冰封地下,起始于最初的那一点萌芽。

    而那萌芽,之所以能突破黑暗,突破冰冷,生长成一抹新绿,开放成姹紫嫣红,是源于根或种子。

    在那里,生命的力量在默默攒聚着。

    许广陵站在山顶,放眼四望。

    长白山从山脚到山顶,一路的几个地带,阔叶林带,针叶林带,岳桦林带,地衣带,这所谓的地衣带,雪层已经很薄了,而一抹抹的新绿,早已浴雪而萌,浴雪而长。

    不久后,很快地,这里将会是一片花的海洋。

    春天将把它的旗帜,插到这座山的最高处,并且,在这最严寒也最贫瘠的环境里,上演出一场关于生命的奇迹。

    是奇迹吗?

    是!

    毫无疑问地是。

    但许广陵现在更知道,奇迹只是最后的展示。

    最初,没有奇迹。

    奇迹是花的故事,而种子的故事,向来都只有默默,也只有在默默中,才能一点点攒聚出展示奇迹所需要的力量。

    ==

    感谢“心灵cai”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帅到吐血”的月票捧场。嗯,帅成这样,过分了啊。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