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356章 落地生根

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356章 落地生根

    随着春天的行进,各种当季野菜,也逐渐被摆上餐桌了。

    在研究所,要么是食堂,要么是老夫人给准备的“小食堂”,许广陵几乎是每日都能吃到新鲜的蔬菜,嗯,野菜。

    绿中带紫的香椿芽,被开水烫着,捞上后,放酱油,放醋,放香油。

    “小许,你吃蒜不?”老夫人问许广陵。

    “吃。”许广陵道。

    于是这一天的早饭,便多了一道蒜末拌椿芽。

    “阿姨,这香椿哪来的,我记得北方好像没有这东西吧?”许广陵一边享受地吃着,一边问道。

    其实要说有多好吃,那也不是。

    而且香椿这东西还不能多吃,它是“药”,而不是已经被驯化完全的日常食用菜,与人体并不是百分百地契合。不契合的地方,换个说法,就叫做“毒素”。

    不过,少量吃点的话,益远大于害。

    而且,这菜,吃着很清香。

    那是春天的味道。

    “老头子在云南的朋友寄过来的。那边的香椿,发芽得最早,也最好吃。”老夫人回答道。

    于是许广陵心里小小诽谤。

    大傻和佳公子那两个家伙,也太不识数了。

    作为总经理和副总经理,不上贡一下董事长,这像话?这是人干事?尤其佳公子,亏他还是个美食爱好者!

    这一天的晚上,多了一道新的焯菜。

    不再是香椿芽,而是枸杞芽,也就是枸杞树春天新发的嫩苗儿。

    许多人可能接触过枸杞子,红红的葡萄干一样的小东西,甚至是经常拿它来泡水喝,但枸杞苗吃过的人应该不太多。

    许广陵以前就没吃过这玩意儿!

    别说,味道还相当不错,嫩嫩的,同样有着一种淡香味,或者这不是香,而只是属于嫩叶的清新。

    和椿芽比起来,二者各有千秋。

    第二天中午,吃的饺子。

    而饺子的馅,是荠菜,“春入平原荠菜花”。

    不过从吃的口感来说,这时的荠菜还很嫩,远未到开花的时候。

    晚上,依然还有一道凉拌小菜。

    刺五加的芽。

    春天,就这样走上了许广陵的餐桌。

    晚饭后,告别了两位老人,许广陵再次地向长白山而去。

    左足心窍,在三日前打通。

    打通后,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只能说,很美妙,和右手心窍打通后的感觉一样美妙。

    和右手心窍一样,左足心窍,不,还包括右足心窍,在之前都是“打通”过的,并且也带给了许广陵两腿轻盈日行千里而不觉倦的本领。

    但现在许广陵才知道,那真的不算什么。

    右腿很沉重!

    不是它真的沉重,而是在真正打通了左足心窍的左腿对比下,它既沉重,又僵直,以至于让许广陵走起路来,始终觉得有点怪怪的,好像左腿如风,而右腿如水。

    风无形无质,一下子就到了。

    而水还要慢慢地流动着。

    这么说可能有点模糊,也不是很恰当,但其实真的不太好形容,总之,许广陵觉得自己现在有点像是另类的“瘸子”,左右两腿,并不平衡!

    走起路来,他总感觉踉跄。

    当然实际上没有。

    还有一点,和金鸡独立有关。

    抬起一只脚,只用一只脚站立。

    这个时候,人体固有的平衡会被打破,然后要求寻找新的平衡。就在这个趋向新平衡的过程中,人体的气血会加速地流转。

    一般而言,这时,人的两只手臂会张牙舞爪地乱晃。

    但是,它们应该被垂在身体两侧。

    肢体处不动,加速流转的气血才会在脏腑间动,然后,通过脏腑,调和整个身体的气血。

    但哪怕两臂垂在身侧不动,人依然会通过眼睛,向外界寻求定位。这个时候,“眼睛是一种力量。”

    所以,眼睛也应该闭上。

    人完全依靠脏腑间气血的自主性流转,完成对人体新平衡的确立。

    这个动作,最简单的动作,却也是许广陵目前发现的,在单个的动作中,对人体气血活动及调节功效最显著也最“事半功倍”的动作。

    最。

    没有之一!

    在这种动作下,人体能完成新平衡吗?

    答案是,不能。

    这个架式本身是不平衡的,想让它平衡,就必须让体内的气血运行“恰如其分”,或者说,有快有慢,有多有少,不平衡着。这样,两者相加,才能平衡。

    人体的气血运行能那么恰如其分吗?

    答案是,不能。

    小孩能保持的时间最长。

    然后,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个时间也渐短。

    别看已经是“准大宗师”,许广陵以前也依然不能这般地一直站下去。

    开始时候是可以的,只不过是气血运转略快而已。但慢慢地,气血的运行出现了絮乱。虽然那个时候许广陵还是能站得稳当,但究其实,已经是一种“用力的”、“勉强的”稳当了。

    而不是自自然然的稳当。

    但现在,不一样。

    如果是右脚着地,左脚抬起,那情况和以前一般无差,嗯,程度上要好不少,但性质上并没有彻底为之改变。

    但如果是左脚着地。

    也就是刚刚打通了关窍的这只脚。

    身体的气血,所有运行的要求,都被左脚心窍完全地满足了。

    只是一只脚站着,但许广陵却感觉自己站得比一座山还稳,似乎都可以一直站到地老天荒。

    他也真的这样试了。

    在天池底。

    结果,十几个小时的站立,感觉,和站立了十几秒是一样的。

    “足窍打通,落地生根。如山如岳,巍然不动。”

    许广陵如是记录着。

    所谓日行千里而不觉倦,那终究只是一种“力”,是一种外相的表达,而对人体来身来说,意义并不大。两相对比,许广陵知道了内外的差别,也知道了,以前的所谓开窍,是伪而非真。

    体会到“落地生根”的感觉后,定境中,许广陵就真正地觉得自己是一棵树了。

    以前的时候,手时手,腿是腿,脏腑是脏腑。

    虽然它们都是身体的部位,但在感觉中,明显地,它们并非浑然一体。而现在,右臂,左腿,在许广陵的感觉中,已然彻底地完成了与脏腑的深度融合。

    气血在这一路上,畅通无阻。

    须臾在手,须臾在脚,须臾在脏腑,一念之间,如影随形。

    而左臂,右腿,它们和脏腑之间,以及和右臂左腿之间,却明显还隔阂着。

    有对比,才有发现。

    许广陵以前认为,他对肢体的操控已经到了一个相当的层次,尤其是经过特殊训练之后。但现在,他才知道,那时的所谓“相当的层次”,仍然还是门外的功夫。

    而现在,他入门了。

    ==

    感谢“王超win”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灵魂使徒”的月票捧场。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