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354章 春来无息,万木听召

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354章 春来无息,万木听召

    身心的锻炼和进益,是根本,却并非全部。

    许广陵此行客居长白山,也并不是游山玩水,而是因为他其中的一个身份,药师。

    春节已经过去了一个月,长白地域却仍然还是被严寒与冰雪封锁着,看不出半点春将到来的迹象,而在江南,这个时候已经步入仲春时分了。

    这里,却正是那句诗所说的,“笛中闻折柳,春色未曾看。”

    但许广陵发现了一件事。

    漫山遍野的大地山川之气和草木之气,都在减少,在变得稀薄!

    若单只是草木之气变得稀薄,许广陵多半会不以为意,因为他早习惯了这种雾气的不太稳定,而大地山川之气,自许广陵能够看到这种雾气后,它就一直非常地,像大地一样地稳定分布在地表之上。

    而现在,两种雾气都在减少!

    在天眼的洞察下,减少的原因自然无所遁形。

    寒冬之季,漫山遍野的草木,嗯,草也罢,木也罢,或者草木都谈不上的地衣等也罢,俱都沉睡着,冬眠着,又或者“待机”着,而现在,它们在呼吸着,在贪婪地汲取着两种雾气。

    换言之,它们醒了过来。

    于是,许广陵便知道,虽然这山仍然是白雪皑皑,这山下的河仍然是一片冰冻,这山水之间的草木看起来也仍然处于沉寂之中,但是,春天已经来了。

    它来的悄无声息。

    它所带来的生机,仍然被严寒给压迫在地面之下。

    但是。

    它确确实实地,已经来了。

    “长白山区的春天,自二月始。春来无息,万木听召。”

    作为一个药师,又或一个不太专业的兼职植物学家,许广陵记下了第一条记载。如是以前,他会记在小本子上,记在笔记本里,而现在自然是直接在脑海里建档。

    自从发现了春天的脚步之后,许广陵闲暇时间的注意力,便大多被牵扯到了这个方面。

    他的脚步,也开始跟着春的脚步,在这片地域间徘徊。

    阔叶林带。

    其正式的名称叫“红松阔叶混交林”,顾名思义,在这片区域,红松是最主要的树木种类。

    冬天的红松并不红,呈现在许广陵眼前的,是一片灰褐,或者说灰扑扑的,和其它的树木一样地不起眼。

    许广陵在一棵卧倒的红松旁停步。

    这红松,本来就是歪的,然后可能是因为地势,又或是因为冬天的雪压,总之,由歪而倒了,并且呈现出枯死之象。在今春,它肯定还是会抽枝,但它的主体,也多半步入腐朽。

    松蘑,以及榛蘑等,在今年夏秋时节,有可能从它身上或附近长出来。

    许广陵在脑海的地图里新增了一个标示点,“蘑菇采集点”!

    在这棵红松边上,许广陵看到了一株大约需要两人合抱的大榆树。

    榆槐这类树木,是蝉比较喜欢的。

    在南方农村,特别是某些山区的农村,夏季的时候,那蝉鸣真是铺天盖地。

    时间往前略回,夏至的时候,一场雨过,往往一棵老榆树底下,地面遍是“虫眼”。用小手指轻轻一抠或一按,那豁口便变大,然后露出里面待蜕壳化蝉的小东西来。

    拿个盆,一棵夏日聚蝉的老榆下能轻易挖满一盆。

    然后从小盆倒到大盆里,加水,加盐,搅拌冲刷着,冲刷干净之后,略晾,然后,倒入油锅……

    这便是一道简简单单却又美妙绝伦的“江湖美食”。

    用来下酒,不能再赞。

    这是酒鬼佳公子以前的时候向许广陵普及的知识,可把他和大傻两人给馋的,并约定来年夏至日前后,前往某山区。

    从时间来说,今年的夏至其实已经不远,只不知到时,两位总经理及副总经理是否还能抽出时间来了,就算抽得出时间来,也不知是否还有这种属于江湖散人的闲情雅致。

    许广陵那时,同样也未必抽出时间来。

    他们现在,都不再是“散人”,而已经有了各自所奔赴的目标。

    由眼前的黄榆而想及蝉,许广陵却也只能想想而已了。

    长白山,没有蝉。

    就算有蝉从南方不远千里万里来到这里,也绝对不会有任何一只蝉卵,能在自然的生存环境下,挺过这里的严寒。

    其实也正因为寒,正因为冷,这里的空气才这么的清冽,然后到夏秋的时候,变成清凉。

    不过没有蝉,可以有蘑菇。

    黄榆树同样也是一种会长蘑菇的树。

    榛蘑炖小鸡,黄蘑炒鸡蛋,各自相宜。

    除了松和榆,在漫步中,一路上,进入许广陵视野的,还有椴树、柞树等。

    椴树,元蘑、香菇。

    柞树,黑木耳,猴头菇。

    自从梦中见识了“十菌清汤”之后,山野中的菌菇之类,便对许广陵形成了一种召唤,又或者说,成为他的一种情结。

    最开始的时候,他以为云南才是菌的天堂,当然,事实也是如此。

    但来到长白之后,尤其是在研究所里翻阅了许多的植物调查资料之后,他才发现,原来他此刻所在的这个地方,同样也是一个菌的天堂。

    并不逊于,那彩云之南。

    这一南一北,从某种意义来说,也可以说是交相辉映。

    许广陵期待着菌菇满山林的日子,届时,他会踏遍此地的山水,尝遍此域所有可食的菌菇。

    既然有“厨师”的这个身份,那“美食家”的这个身份,也不妨兼一兼,免得浪费了。神农诀在身,梦里可以有十菌清汤,他的手中就不可以诞生其它的清汤么?

    由阔叶林,而针叶林,而岳桦林,而地衣带,而山顶。

    这样的路,许广陵已经走了不知道多少次,但以前的多数的时候,只是行路,而稍带着探查,此时却是反过来,探查为主,行路才是顺带。

    许广陵慢慢地辗转而行,在许多树木又或枯萎的草丛前停步,一路上,观察着,记载着,思索着,并重新标记了重点观察区。

    根本窍法的习练仍然在受阻着,左足心窍毫无打通的迹象。

    主要是因为痒而无法长久地保持在定境,而若非处于定境,开窍的行为也就无从谈起。所以一切说到最后,都要求许广陵能熬受住那痒,然后“定”下来。

    身暂时还定不了,但许广陵的心,却早已经定了。

    没有半点急切。

    许广陵只是一次又一次地,尝试再尝试,并把这种尝试作为一种习惯,而不是努力和勉强。

    ==

    感谢“青金小叶紫檀”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rarelyrare”的月票捧场。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