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353章 生命进行曲

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353章 生命进行曲

    天池底。

    根本窍法又一次地启动,全身的气血流转渐渐地再次加快,而后,随着气血的充盈,以及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灌注,许广陵的左脚,感觉渐渐灵敏起来。

    不是说之前不灵敏。

    而是当值此际,那感应的灵敏度被无限放大,大到似乎可以感觉到每一个细胞,都在“绽放”着。

    蚁行感,也就在这个时候渐次升起。

    千千万万的蚂蚁,往一个个细胞里钻着,然后开始着永无休止的啃噬,从脚心处开始,向整只脚漫延……那是一种噬骨钻心的痒,而不是疼痛。

    许广陵自觉可以忍受相应程度的疼痛,但这般的痒,却实在忍受不了,坚持不下去。

    这已经是不知道多少次了。

    其实,以许广陵现在的记忆,记住这般的细节,不要太简单。但既然是“只问耕耘,不问收获”,他又怎么可能去记忆耕耘了多少次呢?

    不过就是一次、二次、三次、四次、五次……

    失败了之后,重整旗鼓,再来就是了。

    最初的时候,许广陵期望着成功,但后来,他的心中竟然升起了一种奇异的想法。——这个难关,它究竟能把我挡在门外多久呢?

    于是,许广陵期望着,它不要太早地投降。

    他希望它能坚持得更久一些。

    这样的拉锯战,最初,让许广陵感到郁闷,感到哭笑不得,但到了现在,却让他感受到了一种蚕食般的快乐。

    “雨里鸡鸣一两家,竹溪村路板桥斜。妇姑相唤浴蚕去,闲着中庭栀子花。”

    给周青竹治疗的时候,许广陵向小姑娘提过这首诗。

    浴蚕,是对蚕种的一种处理。

    怎么个处理法,许广陵并未见过,但蚕宝宝生出之后,在桑叶上爬行,吃着桑叶的场面,他却是见过的。嗯,在旅游景点,作为新时代的参观风物之一。

    蚕很小,尤其是蚕宝宝。

    而相对于很小的蚕来说,桑叶简直就是庞然大物。

    但是,蚕的进食,是一刻都不停止的。

    它一直在吃、吃、吃。

    于是,很大很大的一张完整桑叶,要不了多长时间,也就被蚕食干净了,而只剩下孤零零的梗。

    相比起蚕食,许广陵其实更熟悉的是印章原石在磨刀石上的磨砺。

    他买的,是那种初级的原石,并未被切割成印章的形状,别说四面不平什么的,其实是连较平整一点的“面”这个概念都没有的。然后,就那么不规则的石头,在砺石上磨着。

    一下,一下,又一下……

    这就是许广陵最近这段时间,隔三差五地会做着的事情。

    用那句俏皮点的话来说,他磨的,不是石头。

    当然,也不是光阴。

    他只是在体会着一种平静如水。

    除了材料的不同,它们和荒郊野地,又或城市的公园里等地方,随处随意看到的零碎石块,并无任何差异。

    而后,就是这样的一块小石头,在磨刀石上,在成百上千以至于上万次的磨砺中,一点点地变得规整,变成许广陵想要看到的模样,

    先粗磨,后细磨,再抛光。

    然后,刻刀在其上一点点地篆刻着。

    最终,一方晶莹剔透的印章出现在手中。

    那种喜悦,不是因为收获,而是因为见证,或者说体验。

    用一种更高的、更上的、理想的、也是超越的视角,来看着自己的现在,许广陵的目光是温和的,也是平静的。

    些许的急切,以及由这种急切而带来的那一星半点浮躁,早已如被水冲洗而去,剩下的,只有坚定,以及因为坚定而呈现出来的从容。

    挫折是什么?

    有时候,它是一种成全。

    它可能会让你发现自己很狼狈,很不堪,有很多的不足和缺陷,有时,它却同样也可能会让你发现,原来,你比自己以为的要更好。

    左脚心窍迟迟无法打开,一次又一次地在那种无法用任何言语来真切形容的奇痒面前败退,许广陵对自己的表现,却是满意的。

    如有一面镜子,真实地照着他的现在及将来。

    现在,面对这个关隘,他想突破,他日夜都想突破,他无法可想,他只能笨拙地用最原始的方式对它发起一次又一次的进攻。

    将来,他必会突破这个关隘。

    而在现在和将来之间,作为一个音乐创作者,许广陵只想以自身为音符,谱写出一曲能令他自己满意的乐曲。

    而那必然——

    与急切无关。

    与浮躁无关。

    与郁闷无关。

    与沮丧无关。

    这些都可以有,但它们只能是点缀。

    点缀背后,这首乐曲的主题,必须是淡定的,必须是从容的,必须是缓缓推进慢慢积蓄着力量的,最后,铿锵应在自然中到来,昂扬应在自然中呈现。

    这样的一首曲子,才能及格,才能过他自己的关。

    然后,一生之中,他也只有谱写一次的机会。

    当这首曲子完成,再谱的,就会是另外的曲子了,而已完成的这一首,已不再有被修改及重新谱写的机会。

    哪怕是上帝来了,也不行。

    是以,此时此刻,虽然被卡在关隘前,被困在荆棘里,但他对自身,实是有着无上的权柄。

    “谱写你自己,让上帝都点赞。”

    在一方印章中,许广陵如是刻着。而后,同一方印章上,合适的位置,他又另刻着四个字,“庄严”,“权柄”。

    对生命庄严。

    然后,拿起你应有的权柄。

    在伏羲诀的运行中,许广陵体会着自己如一棵树,扎根在土里,如一片芽,萌长在黑暗里,如一朵花,绽放在春风里,又如一粒花的种子,在花开花又谢之后,再次地跌落在土里,于默默中,蓄养着生机。

    在草木之气的汲取中,许广陵体会着自己的整个身体,以至于心神,都在“发芽”,在雀跃着,在活泼着。

    在大地山川之气的汲取中,许广陵体会着自己就如一片干渴的大地,而丰盛的雨水从天上落下,于是,贪婪地汲取着和吸呼着,让那雨水渗透着自身的每一个角落。

    在根本窍法的运行中,许广陵体会着自己如一个战士。

    进攻!

    进攻!

    进攻!

    一次又一次地进攻。

    进攻无果,退回。

    再进攻。

    进攻无果,退回。

    再进攻……

    战士,就是要让战斗成为本能。

    而英勇的战士,最为渴望的,便是那一场又一场淋漓尽致的战斗!

    ==

    感谢“朝霞漫天飞”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阿瑞斯2000”的月票捧场。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