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352章 笨拙

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352章 笨拙

    几乎是许广陵心念动处的瞬间,右手心处的漩涡,便开始了旋转的加速。

    然后,熟悉的一幕再次发生。

    许广陵整个身体的气血,都在右手心窍的带动下,开始了加速的流动。往常,这种流动是遍及全身的,没有侧重。而今天,则稍微有点不一样。

    左脚!

    依然是许广陵熟悉的那个顺序,由右手而至左脚。

    许广陵的整个左腿,都开始了热、麻、涨的过程,然后这种感觉一点点地传递到足心,再然后,左足心除了热麻涨之外,也开始痒了起来。

    之前,已经被痒折磨过两次,许广陵以为他已经适应了的。

    但这时,当足心处痒起来,许广陵才发现他高估了自己的定力。——手和脚根本不一样!

    脚的耐痒能力,完全就是个战五渣!

    哪怕是在定境之中,对身体的感受微乎其微,许广陵却依然受不了这痒,然后他的五个脚趾头不自觉地一蜷,这甚至都可以说是本能性的反应。

    好了。

    定境被破坏!

    身体的气血一阵絮乱,之前的工夫,算是白费了,需要从头再来。

    许广陵很晕。

    真的,从自觉不自觉地能够进入定境中之后,这还是第一次,他保持不了状态,然后“掉线”了。

    从定境中退出之后,许广陵的左脚更难受。

    痒的程度一下子被放大了很多倍。

    所以他的脚就在那里左晃右晃,前抖后抖。——这样才能稍微舒服一些。

    再来!

    许广陵强行地让自己的感觉从左脚那里抽离,就当它不存在,然后,气息缓缓,沉心敛识,再一次地进入了定境之中。

    可是。

    然并卵。

    片刻之后,许广陵再次掉线。

    其后,第三次尝试,第四次尝试,第五次尝试,全都无一例外地,掉线!

    许广陵简直无语至极,明明感觉身体的气血已经充足到不能再充足,明明感觉身心的总体状态好到不能再好,但这才只是一开始,就被拦在了门外!

    第一次掉线,许广陵还不太以为意。

    然后第二次、第三次……

    到了这个时候,许广陵终于不得不承认,几个月以来,他真正碰到的第一个难关,来了!

    人为什么会痒?

    根本窍法的习练被迫中断,回来后,许广陵第一次认真地对待这个问题。

    是的,前面两次他都被痒折磨过,也差点抓狂过,但既然都被他忍过去了,所以许广陵也就没再把这个问题放在心上。而现在,他在查找。

    图书馆,网络。

    医学类知识,生物学类知识。

    其实两位老人是更好的询问对象,但许广陵想了想之后,还是没有打电话给老师。

    很努力地经过一番查找之后,然后许广陵就从晕变得非常晕了!

    目前为止,不论是医学界,还是生物学界,人类对痒居然没有多少有深度的研究。

    许广陵了解了不少关于痒的基本知识,也知道了不少关于痒的笑话,但是这些……这些和他所面对的问题有什么关系么?

    许广陵很怅然。

    看来,只能学习“五年高考三年模拟”了。

    板凳需坐十年冷……面壁十年不嫌多……高考奋斗三百天……好吧,许广陵已经有点神经错乱了。

    因为接下来的几天,他在不住地掉线、掉线、掉线。

    而经过这么多次的掉线之后,他所能坚持的时间,居然没能延长多少!

    这才是真正让许广陵感到抓狂的事情。

    脚不是离人体核心比较远么?它应该比较迟钝才是,可是怎么从情况看来,它比手要敏感得多?这与许广陵的常识及之前了解到的知识明显不符。

    但现在这个时间点,许广陵真的无暇多想,他所能做的,只是不住地尝试,尝试,再尝试。

    爱迪生当年实验灯丝材料,大概也就这样了吧。

    不过人家是一种种材料换着试,而许广陵则只是一直和他的左脚较劲着。

    “为师是因为‘勤’,而成就大。”

    “所以对为师来说,大,就是‘勤’。不管做什么,只要把路子找对了,然后在任何一个方面上,持之以恒地‘勤’下去,那就是在一步步地走向大。”

    许广陵拿老师的话给自己鼓劲。

    但这里有一个问题,那就是老人的话里有一句,很关键的一句,“只要把路子找对了”。

    他现在找对了路子没有?

    许广陵不知道。

    他也不知道有什么路子好找,所以只能用最笨的办法。

    闭着眼,咬着牙,就这么不讲任何办法的,朝前面横推,拿出推土机的精神。

    一天,一天,又一天。

    许广陵推了整整半个月,眼看着这正月都快要出去了。

    被这痒折磨得已经快要麻木,但面对着这事,许广陵却是哭笑不得。

    他想哭。

    但肯定不可能真去哭的,那不是许广陵。所谓想哭,也只是郁闷至极的一种表达而已。

    那为什么又说想笑呢?

    许广陵只是想及以后。

    “我居然被那么低级的一个难关给挡住了那么久!真是弱爆了!”彼时,回首这事,云淡风轻之余,想必会有对此时自己的一种嗤笑吧。

    是的。

    哪怕郁闷至极,哪怕被折腾得简直抓狂,但许广陵从不怀疑,他会越过这个难关。

    开玩笑!

    如果这么一个“小小的”难关都越不过,他还谈什么以后?

    说好的向医道的最高境界攀登呢?

    说好的大宗师呢?

    说好的“他年我若为青帝”呢?

    青帝就是这个样子,匍匐屈倒在这么的一个关卡之下?

    笑话。

    天大的笑话!

    ……

    就这样,许广陵用各种各样的方法,为自己鼓着劲。

    大地山川之气,草木之气,伏羲诀,根本窍法,交相作用着。许广陵慢慢地已经不再把打通左脚心窍作为目标,他开始着只问耕耘不问收获的潜心之旅。

    这是许广陵第一次如此“笨拙”。

    其实一直以来,许广陵都是比较聪明的,不论是以前的学生时代,还是后来的这走上了一条别样的道路。而不管在这两条中的哪一条路上,他都没感到什么吃力。

    这时,所有的聪明都远去。

    甚至,到了现在,如果说有什么方法可以快速地越过这个关卡,许广陵都不会去考虑了。

    他就是要一点点地,用最笨的方法,把这个关卡磨薄,磨弱,磨通,磨透!

    许广陵体验过聪明。

    但现在,他想体验另一种滋味。

    ==

    感谢“星绛琉璃”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方的圆的”的月票捧场。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