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349章 绘画

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349章 绘画

    刻刀在一方小小的寿山石上轻轻点按。m.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

    寿山石是常用的篆刻雕刻用石之一,硬度还算可以,最主要的是质地比较细腻。

    而此刻,在刻刀的点按间,石块却仿佛是豆腐一样松软,而且还是很嫩很嫩的嫩豆腐。——这一幕若让任何的篆刻爱好者看到了,都会怀疑,位于刻刀底下的那不是荔枝冻,而是果冻。

    这是许广陵右手心窍真正打通之后的效验之一。

    许广陵原本的右手臂上还是有点肌肉的,但自从右手心窍打通之后,那肌肉却渐渐渐渐地变少,在短短几天的时间内,眼见着少到近乎没有了。

    但与此同时,右臂的力量却变得很大。

    比左臂要大很多!

    具体大多少许广陵也没有测过,他的注意力或者说兴趣本也不在这个方面,所以虽然切实地感到力量变得很大,许广陵却也没有怎么在意。

    他惟一在意的是,洗澡的时候见到左右臂的大小明显不一样!

    这让许广陵有点晕。

    只能说,这所谓的“大窍”,打通之后,给身体带来的改变实在是太大也太霸道了。

    这才只是打通十二大窍之一,等十二个大窍全部打通之后,许广陵还不知道他的身体会变成什么样子,如果再整体地缩小一号,那就真晕了。

    许广陵的字并不是很好,至少相比于他其它的一些方面,是有点拿不出手的。

    陈老先生曾经建议他有空练练字,嗯,毛笔字,而且是站着,悬腕练,说这样对身体的气血也会有所锻炼。

    但还没等许广陵实践这做法呢,但便已经远远地越过了需要用这种方法来锻炼气血的阶段,再加之一直也没有多少空余时间,所以许广陵同样也一直没有练字。

    字不好的这一点,也反应到了篆刻上。

    不过在练习了好久又精心地篆刻了几方印章之后,许广陵想着的却不是书法,而是绘画。

    在老师那里的时候,某天早上在公园里,邂逅的那两个女生,给许广陵打开了一扇新的门户。当初,那女生送画一幅,而许广陵还画一幅。

    那一幅,许广陵画得相当不错。

    但直到现在,他也不知道关于绘画的任何技法。

    许广陵在艺术学院的校内论坛上招绘画的初学教导,在连续换了两个男生之后,他不得不放宽要求,可以让女生来教导。

    然后,他也果然就找到了一个态度和能力都相当不错的女生来为他上绘画入门课,讲解基础知识及演示种种技巧。

    “果然是同性相斥啊!”许广陵暗自诽谤着。

    这女生教导得细心多了,根本就不是前面的那两个男生能比。

    一教一学,持续了三天之后,许广陵画出了他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幅画。

    画的内容,是池塘边的一棵柳树。

    一棵树干需要两三人才能合抱的大柳树,树干斜欹,伸向池塘,而其无数的柔嫩枝条,就如钓丝一样地垂向池塘,有的在池塘上方,有的浸入池塘中,有的静止地下垂着,有的则被风吹着,飘荡在半空。

    柳条上,是深深浅浅的绿,深的,浅的,淡得,以至于由嫩绿而转向淡黄,甚至是那黄都还未萌出,只有半透明的水样之色。

    其中好几样色调,还都是许广陵现场调制了。

    好多种颜料,被他摆弄了好久,才试验出了想要的色调。

    江南柳,春风过。

    安然不动如大地,却把柔条当垂钩。

    这幅画,就被许广陵命名为了。

    这幅画完成,许广陵感觉自己已经无需再学什么了。

    并不是说绘画的艺术他已经彻底掌握,其实别说彻底,就连掌握都谈不上,在这一门技艺上,需要他学习的东西还有太多太多。

    只是许广陵并不是想要成为一个绘画大师。

    他只是想学绘画而已。

    学到这里,从情况看,他已经能够比较自如地把脑海里想要呈现的东西,给画出来了。

    那也意味着,关于绘画的学习,可以到此结束了。

    而高晓燕则呆着。

    如果说三天前见面之时,她为这男生的形象气质而惊艳的话,那现在,站在他画出的这幅画面前,她的一颗心怦怦怦地跳。

    有错愕,有震惊,有难以置信。

    画面上,那些柳树的枝条,仿佛为她展示了整个春天。

    看着画,微微闭上眼,那画中的风似乎就穿过画纸,从虚拟来到了现实,吹在她的身上,轻轻吹着,凉凉的,又暖暖的。

    而被风送入鼻中的,是浓的淡的清香气息。

    那是从那些柳树的枝条上散发出来的,从翠绿的叶片上,从鹅黄的嫩芽中……

    不自觉地深呼深吸着,而那气息便从鼻端钻入,然后,沁入整个身体,这令她慵懒,也让她精神。

    天呐,我是不是疯了!

    从陶醉中清醒过来,高晓燕实在难以相信这是一幅画带给自己的感受,而更让她感到难以相信的是,这真的是一个“初学者”画出的东西?

    自身的绘画水平谈不上如何之好,但高晓燕鉴赏和见识的水平还是有的。

    她欣赏过很多的画,大师的,名家的,以及普通画展水平的。

    但从来都没有一幅画,有带给她现在这样的感受!

    高晓燕感到自己的鉴赏能力在这一刻出现了差错,而且是极大的差错!又或者说,她的鉴赏能力在这一刻根本就消失了!

    她竟完全不能评价出这幅画是一个什么样的水平。

    “许先生,您的这幅画能让我带回去,给我的老师看一下么?我想让她评价一下这幅画。”高晓燕说道。

    “不用了,涂鸦之作而已。”许广陵摇摇头,“高老师,课程就到今天为止吧,感谢你这几天的用心教导!”

    “啊,你不学了?”高晓燕急切地脱口而出,“也是,以您现在的水平,我根本就没有资格……”

    “不是,高老师,你教得很好!”许广陵说得很真挚,“你这几天的教导对我很重要,只是绘画仅仅是我的一个小爱好,现在及以后,我不会有太多的时间能放在这个上面,所以学到这个程度,我觉得已经差不多了。”

    高晓燕是怀着满腔复杂的心情被许广陵送走的。

    直到回到学校,晚饭过后躺在床上小憩,高晓燕脑子里想的也仍然都是这些。

    关于许广陵这个人。

    关于许广陵画的那幅画。

    “这位许先生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各种各样的身份在高晓燕的脑海里闪过,但却没有一种是比较符合的,哪怕只是大体符合。

    哪怕是晚上的睡觉,高晓燕的脑海里也仍然是乱哄哄的,一时想这个,一时想那个,而不管这个那个,总是围绕着那个人,那幅画。

    ==

    感谢“梦喝醉”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叶颂叶真名0828”的月票捧场。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