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346章 真正的开窍!

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346章 真正的开窍!

    “蚂蚁”聚集并消解着。

    消解之后,它会化作一种清凉,又或是一种温热,然后如一滴露水般地融化在许广陵的手心里。

    至于到底是清凉还是温热,又或是二者兼具,许广陵并不能区别。当然此时此刻,他也不可能存在着什么区别的心思。——有心而无思。

    而那心也只是处于寂定之中。

    一滴又一滴的清凉或温热融化在手心里,以至于,慢慢地,那种奇痒虽仍旧存在着,但已渐渐不被感受,许广陵此刻的身心能感受到的,只有那无比美妙的清凉或温热。

    大地山川之气,不知何时,再度地把许广陵包裹成一个茧,而且是越来越浓厚的茧。

    到得此时,它早已不只是从许广陵的身下对他渗透,而是从四面八方。

    那情形,有点类似于许广陵被雪包裹着,而那雪则因为体温的原因融化着,再然后,那融化的雪水缓缓地渗透进许广陵的身体之内,遍达四肢百骸。

    当然,此刻,渗透进去的,不是雪水,而是那雾气。

    进入体内的雾气与气血交融,化作一种莫可名状的存在,然后这种新的气血,在许广陵的右手心处,化作点点滴滴的清凉或温热。

    这种情形一直持续着,直到许广陵自动地退出定境。

    醒来后,许广陵的感觉很奇妙。

    遍体融和,那种如沐清风同时又如沐暖阳的感觉,比以前任何时候都更明显。

    而这种感觉带给许广陵的,是一种说不出的清灵,他甚至觉得,如果记忆以及精神什么的也有指数的话,那他的这指数一定又上升了不少!

    但整个身体的感觉只是次要的。

    主要的,还是右手及右手心处的感觉。

    许广陵把自己的右手抬起来,举到身前,通过天眼观看,但没有看出什么来。

    而在感觉中,这只手现在似乎只有一半属于自己的,而另一半已经融入了虚空。——他对这只手失去了一部分感觉!

    但不是麻木。

    许广陵轻曲手指。

    手指活动如常,灵活无比,但就是缺少了一种感觉。简单来说,如果不是正看着,许广陵会以为自己的手指消失了,不存在了!

    和手指比起来,手心是另一个极端。

    它的存在感极强!

    许广陵感觉自己的手心处鼓鼓的,那里似乎不是一个平面,而是一个鸡蛋样的圆球。

    许广陵下意识地甩手。

    就是手臂在身侧较大幅度地摆动。

    这右手,手心处,既轻灵着,又沉重着。

    勉强形容的话,就好像整个右手的重量消失了,但与此同时,本不该有任何重量感的手心处,沉甸甸地。

    打量并耍动着自己的右手好半天,许广陵也没得出一个什么结果。

    最后,他还是抱着顺其自然的态度,离开了天池。

    春节渐渐临近,从十几天变成几天,然后又从大几天变成小几天,并逐渐归零。

    研究所的大部分人也陆续离去,包括食堂的师傅。

    徐老夫妇也在离开之列,春节之际他们要和儿孙辈团圆,儿孙辈不方便过来,那只有他们过去。

    但除了许广陵之外,也还是有人留守的。

    而他们共同的食物,变成了泡方便面。

    这许广陵就不能忍了,不得不接过做饭的重任。——他自然也可以在小房间里做一个人吃的,但那未免有点不地道。

    所以,许广陵这位在所里略有点特殊的“许研究员”,临时化身厨师。

    他买了大量的排骨、筒子骨以及蹄骨回来,再然后是大量的土豆和豆腐。

    骨头、土豆、豆腐,再加上盐。

    就这几样东西,在许广陵手里化为无比鲜美的羹汤,吃得所里留守的三位研究员简直神魂颠倒,用那句话来形容,“竟不知人间有如此美味!”

    许广陵在所里一直是处于疏离状态的。

    他除了和老站长夫妇有着交道来往之外,和其他人之间,基本也就是点头之交。

    是真正的点头之交。

    也就是在所里遇到了,点点头。

    而且他大部分时间也都不在所里,所以其他人对他是很陌生的,包括现在的这三位。

    但仅仅只是一天的时间,不,一顿饭的时间,在这三位研究员中,许广陵便从陌生人,变成了恍若上帝般的存在。

    “他做的美食,会发光!”

    这好像是一部动画里的东西。

    许广陵做的汤不会发光,但它会发热!

    在这已经达到了零下近三十度左右的严寒里,盛上一大碗炖得烂透烂熟的大骨汤……

    骨头是酥的,一口咬去,连肉带油,土豆饱蘸了油汁,而豆腐浓吸了鲜味,几样配合在一起,再加上热腾腾的馒头,那感觉,那滋味,不是神仙,胜过神仙。

    吃饭,真的比吸DU还过瘾。

    许广陵基本上是每天上午回来开始熬汤,然后熬到下午,晚饭开吃,吃完后,他去天池,而第二天的早中饭时,则是三人热着昨天剩下的汤。

    许广陵每次都做足够四个人一天吃的,但这“一天”是从第一天的晚饭开始,然后加上第二天的早中饭。

    不过,做饭这事,对许广陵来说,算是小得不能再小的琐事了,根本不占用他哪怕是半点的心神。

    这段时间,许广陵日复一日地宴卧在天池底。

    根本窍法一天一次。

    草木之气,加大地山川之气,加根本窍法,让许广陵的身心越来越趋向于一种莫可名状的融和之中,而最为关键的右手心处,则一直是,被那种清凉或温热,渗浸着……渗浸着……

    清凉越来越明显。

    温热越来越明显。

    沉重也越来越明显。

    以至于,十数天过后,许广陵都有点不太敢甩自己的右手了。他怕一甩,那右手心处,就会从自己的手臂上脱离,给甩飞了。

    这肯定是不可能的事,但那感觉太真了。

    这一天。

    情况依然是一如既往,无数的“蚂蚁”在右手心处聚集,然后消解,化作点点滴滴的清凉或温热,融化在手心里。

    一点,一点,又一点……

    不知过去了多久,往日一直持续着的平静在今天被打破。

    像是达到了某种临界。

    突然地,右手心处的那清凉或温热并沉重“炸裂”开来,手心处像是破了一个洞。

    就在这一瞬间,体内的气血疯狂汹涌地向着这个洞倾泻,好像要一下子全部倾泻到体外去,但是没有。

    体外,那包裹着许广陵的大地山川之气更疯狂,更汹涌。

    它们本来只是接近于静态地把许广陵包成了一个茧,而此时,那茧状的雾,所有的雾,都无比疯狂地向着许广陵的手心处灌了进去。

    内外相冲。

    下一刻,很奇妙的情况发生了。

    ==

    感谢“王逸悠”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赵逍”的月票捧场。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