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345章 画龙,起始

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345章 画龙,起始

    金陵的大地山川之气并不比其它地方浓厚,这是这两天许广陵发现的第一点。

    秦始皇穿凿淮河的地方叫“秦淮河”,而许广陵去了夫子庙附近逛悠了半天,也没有任何发现。

    谈不上失望,因为本来也没抱什么希望,而且这本来就是一件可以归类为“闲暇”的事情,所以许广陵就当是正常出去逛了下,和逛公园也差不多。

    就在这一天的下午,许广陵打道北上,回返长白。

    这一路,也基本没有什么游览,可以简单地描述为长途马拉松,当然他的这个长途可能比一般人理解的稍微长一点,但对一个能“日行千里而不觉倦”的准大宗师来说,也就是那么回事。

    四天后,许广陵回到了研究所。

    这一去一来,差不多是小半个月的时间,徐老先生两口子再次看到许广陵分外亲切,“小许,我还以为你年后才过来的呢。”

    “在家也没有什么事。”许广陵道。

    也不用两位老人提醒,当天下午,许广陵自觉地为两人再次针灸了一下。

    而当天晚上,许广陵便上山了。

    上山的第一件事,是去看那株小树苗。

    临走之前许广陵是给它喂饱了的,而从之前的情形看,应该并无大碍。

    果不其然,哪怕许广陵这个园丁离开了十来天之久,这小树苗也依然还是生机勃勃,并且,似乎比许广陵走之前,要更加的精神了!

    许广陵基本确定,它已经适应了这严寒。

    虽然如此,他还是又好好照顾了它一下,而以后,基本上,就只需观察就可以了。

    天池。

    好多天没游泳,许广陵都有点不习惯。

    这时再次入水,他也就又好好放纵了一下,然后,藉这种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活动,许广陵的精神意识,也开始渐渐地复位。

    复位到那种安闲静寂的状态中。

    然后就是,当许广陵再次宴卧于池底的时候,这十几天的来去,已然如同一场风尘,被从内到外彻底地洗去。

    象棋的事淡去。

    广陵集团的事淡去。

    金陵的事淡去。

    而至于研究所那边的事更是淡去。

    身外的一切,都自然而然地淡去。在这个过程中,所有的感知感觉感受,都渐渐地收缩,然后聚集于身体。

    心脏缓慢而有力地跳动着,在它的推动下,血液于身体内缓缓地流,如河水流淌于大地的河床上。

    静静地体会着这种流动,莫名地,许广陵便有了自身化为大地的感觉。

    下方,比较微弱但却绝不可忽视的热量,透过背脊,透过手脚四心,缓缓地渗透着身体。当然,真正渗透身体的并不是这热量,而是那大地山川之气。

    在这种渗透下,许广陵恍惚觉得体内的气血,有一种氤氲之感。

    身安定,心清寂,意识尽敛一灵独觉,而气血在流动和氤氲中与渗透于体内的大地山川之气融和成一片,如水如云,如雨如雾。

    这是最好的状态!

    不求而自得。

    在许广陵万里归来之后,只是如正常睡觉一般地静静躺在天池之底,然后这么的一个状态,便轻轻地静静地缓缓地,同时也是自然而然地,到来了。

    归元息机,根本窍法!

    许广陵在梦中所得到的,不再是便宜法,而是归属于“九成法”之一的法诀,于此时此刻,攸然启动。

    人身,三大根本窍,十二大窍,三十六中窍,若干乃至无数小窍。

    而根本窍法的第一步,便是用体内冲盈的气血,冲开十二大窍!

    先大窍后中窍再后小窍,最后才是根本窍。当然换个说法,也可以说,前面的所有步骤和过程,都只是准备,为最后的打开三大根本窍而准备。

    中国古代有一个成语,也是故事,“画龙点睛”。

    用在这里,打通大窍中窍小窍大抵便是”画龙“,而最后打通根本窍,应该便是那“点睛”。

    当然这只是许广陵目前的理解。

    究竟是否如此还不知道,梦境只为他呈示了这法诀,却并未为他揭示法诀的根本原理什么的。其实不到那个层次,就是揭示了,也只是雾里看花,徒添幻象而已。

    现在这样就好。

    他只要一步一步行去,行到水穷处,那自然就是云起之时。

    十二大窍。

    许广陵以前从章老及陈老两位老人那里所了解的手足心窍,便属于十二大窍其中的四窍,四外窍。

    心神动处。

    许广陵体内的气血缓缓地向右手处汇集。

    仿佛时光倒转,回到了几个月之前,而那个时候,许广陵并不知有手心窍这回事,一切都在懵懵懂懂间发生。

    今日,其实许广陵仍然懵懂着。

    因为他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当然这个时候许广陵身体内的变化更接近于本能,而并没有思绪的波动。

    此时此刻,许广陵既是当事人,同时也是局外人,是在一种无任何心神意识干涉的情况下,“观察”着体内的所有变化。

    右手。

    不止是手心,包括手背,包括五根手指,俱皆变得很热,那种热在感受中甚至达到了“炽热”的程度。

    热之后是麻,麻之后是肿涨。

    再然后,许广陵曾经体验过也被弄得抓狂过的那种痒,再次地出现,这一次不是全身,而是只聚集在单独的一只右手之上。

    但这绝不意味着轻松。

    因为那种痒的程度,比以前那次还要厉害得多!

    刚开始,是如同一只蚂蚁在爬,而几乎就在感觉到这只蚂蚁的同时,它已经迅速变成了十只蚂蚁,然后,一百只蚂蚁……一千只蚂蚁……一万只蚂蚁……

    万蚁噬骨,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没有任何词语,可以形容。

    许广陵必须感谢之前那段时间的痒和抓狂,因为假若没有那段“演习”,他现在,哪怕整个身心都沉浸在定境之中,也依然会忍受不住地如触电般狂跳起来。

    然后把自己的手当成别人的手,不,是把手当成苍蝇拍,总之当成什么都好,就是不当成是自己的身体。

    把它朝墙上、地下、树上等任何可以触及的地方,拼命地拍、拍、拍!

    不如此,不足以缓解那种令人想要剜心的痒。

    这时,却堪堪能忍受着。

    一,他禁受过,二,他此刻身心俱沉浸在定境之中。

    除了一二,还有三。

    三,千千万万只“蚂蚁”不停地向这里聚集,却也不停地一直处于消解之中,聚集被清晰感受着,消解一样被清晰感受着。

    这一二三叠加在一起,才是许广陵此刻能堪堪继续下去的原因。

    ==

    感谢“哀世莫吾知兮”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该你了逗比”的月票捧场。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