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339章 风定池莲自在香

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339章 风定池莲自在香

    华灯初上之际,许广陵进入了小区。

    他家的房子买得比较早,属于某种“伪别墅区”,现在要买的话可能要花大价钱,但是当初似乎并不很贵。

    许广陵是由门卫带着进去的。

    因为两道门禁,全都换了。

    六年的时间,在都市中,尤其沧海桑田。

    门卫换了,门口的绿化甚至连走道都改了,只有那栋位于小区中后部的房子,还沉默地守候在那里,等着昔日小主人的归来。

    眼前的一切,无比熟悉,而又无比陌生。

    许广陵感觉此时此刻,不论是他,还是外面的世界,都分化成了两半,一半真实,一半虚幻,而他似乎就行走在真实与虚幻之间,脚下是坚实的,但又仿佛随时都会松垮。

    “孙哥,进来坐坐?”打开前门,许广陵对身后招呼道。

    “不不,不了,你刚回来,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明天早上我会把门禁卡给你送过来。”

    “好,多谢,麻烦你了。”

    关了门。

    门内,瞬间就成了一个故旧的世界。

    过去的记忆,翻涌在许广陵的意识里,也主导着他的身心。

    这一刻,没有那个得到特殊际遇的人,这一刻,没有那个被两位大宗收为弟子的人,这一刻,没有那个在训练基地中不可一世的人,这一刻,没有那个在伏羲诀等习练状态下不动如山的人。

    这一刻,同样也没有那个正在向超凡迈俗的大宗师境界奋勇攀登的人。

    这一刻有的,只有一个很脆弱很虚弱很不堪一击的人。

    开了房门,进了客厅。

    背上的包裹无暇卸下,许广陵就站在客厅中央,目光痴痴地望着四面。

    客厅正面墙壁,一幅大画,画是许父请友人画的,然后他自己题的字,“忆昔午桥桥上饮,坐中多是豪英。长沟流月去无声。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

    许父其实并不会吹笛,就算吹,也只能吹出嚎叫。

    他题这阕词,多半还是为了讨好爱侣。

    客厅左面,是一幅横轴长画,画中所示,却是一首曲谱。

    许母创作,许广陵为之“校正”的曲谱。

    这幅画上同样有许父的题字,宣示着其一家之主的地位。而所题的内容是三个人的姓名,许母最前,许广陵中间,许父自己殿后。然后就是日期。

    许广陵的目光在这三个名字上,注视了很久,很久。

    这一晚,许广陵就在自己的家中,辗转着。之前的万里跋涉,如同闲庭信步,而现在的闲庭信步,却如同万里跋涉,让许广陵身心俱疲。

    是疲,不是累。

    一种说不出的无力的感觉。

    就好像感冒发了高烧一样,脚下是轻飘飘的。但这种轻飘飘并没有带来轻松,相反,很沉重,以至于酸涩疼痛。

    感冒这种东西对于许广陵来说早已经是过去式。

    当然这种感觉也是。

    但这个时候,他主动地卸下了一切心防,让过去的所有,都对他发动着凶狠的袭击。

    袭击得有多狠,他就有多痛。

    而痛中,却是沉湎和沉醉。

    许广陵后来,就坐在早已积满尘灰的地板上,直到最后,由坐而躺,躺在客厅中,躺在过去的记忆和岁月里,直至像是回到了最初,躺在母亲和父亲的怀抱里。

    一夜静静过去,然后,天还是亮了。

    许广陵的身心意识,也仿佛从某种迷雾又或泥淖里走了出来。

    哪怕如斯地放纵了自己一夜,以及一天,他此刻的身体和精神却还是那么的好,甚至是好得过分,有着一种说不出的通透和清灵。

    这让许广陵甚至都有点苦笑。

    因为当夜过去,昨日的伤感和缅怀仿佛也都从他的心间彻底流走。

    昨日的伤感是自然而然,他无法控制,更不想控制。此刻若再伤感,却属于“强行”了,因为身体这一刻的感觉,是说不出的好。

    好到让他整个身心意识,都很安宁。

    如经水洗。

    玉润冰清。

    “爸,妈,我回来看你们了。”许广陵嘴里喃喃地说着,然后微微屈腿,脚尖只是在地上轻轻着力,整个人便从地板上站了起来。

    “爸,妈,你们的儿子已经是一个快要成为大宗师的人了。”

    “你们知道什么叫大宗师吗?”

    “就是很厉害很厉害很厉害,厉害到和爸你扳手腕,只需要一个小指头,厉害到和妈妈你比音乐创作,你创作出一首的时间,我就可以轻易地创作出一百首,甚至一千首。”

    “爸你不是很喜欢朝游北海暮苍梧那样的意境吗?你们的儿子我,已经半只脚踏进那个层次中去了。”

    许广陵看着客厅右面的墙壁,轻轻地缓缓地说着。

    那上面是一幅放大的照片,大部分是风景,而画面的中间,却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分别用左手和右手,牵着走在中间的小男孩的两只手。

    画面正定格在小男孩倚仗着父母的牵扯,恣肆地两脚离地那一刻。

    “你们的儿子现在长大啦!”

    许广陵说着,微笑着,然后开始打扫整个家中的卫生。

    久无人住,哪怕打扫得很干净,也依然有着那种奇怪的味道,这味道对许广陵现在的嗅觉来说,完全是一种折磨。其实也不只是味道,而是一种整体的感受。

    昨夜无心,自不用说。而此刻,许广陵就着实难以忍受这个了。

    想了片刻之后,许广陵忽然做了一个奇怪的举动。他用意识,牵扯着附近淡薄的草木之气和大地山川之气,然后让二气在整个建筑内外,来回涤荡着。

    没有任何理论支撑让他这样做,许广陵纯粹是一时的随意为之。

    但是。

    起效了。

    仅仅十几分钟之后,那种奇怪的味道便彻底消失无踪,代之以清新,代之以自然。

    整个建筑,其内其外,都像是一直沐浴在亘古的阳光中,然后因为阳光的熏照,而散发出独特的同属于阳光的味道。

    窗户大开,真实的阳光透入。

    许广陵坐在焕然一新的侧房中,两手微动,身前的钢琴,在阔别多年之后,再次地开启着演奏。

    琴键微动间,一首乐曲,如流水又如月光般轻泻了出来,然后渐渐融进了照入房内的阳光中。

    许母曾经的曲子,《莲》。

    月明船笛参差起,风定池莲自在香。

    ==

    感谢“化雨鲲”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湮主”的月票捧场。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