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338章 回家

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338章 回家

    不需要多复杂的搭配。

    就笋,和肉。

    大块笋,青白交加,大块肉,肥瘦相间,然后放一起,加水,烧着,一直烧,烧到咕噜咕噜,又或者说噗噜噗噜,气泡从笋里而出,从肉里而出。

    然后那热气连同香气,便会弥漫在整个屋子里。

    还可以加点海带,调味,也是调色,让这盆菜从色泽角度来说更清新悦目一些,也可以加点菌子,调味,并增味。

    然后,洒上盐……

    这是笋的非常简单的做法。

    当然,大巧不工。

    简单并不意味着简陋。

    就这么简单的工序,做得好了,却依然是天下至味之一。

    以前章老先生交给许广陵的那份御厨菜单中,便有七种,是关于笋的做法!由此也可见,笋这种东西,对大厨来说,所受到的钟爱。

    竹的吃法,不只在笋。

    竹节,竹叶,都可以化生出形形色色的美食,再扩大点,还可以牵曳出竹虫、竹荪、竹茶、竹酒等。

    中国向来有几大菜系的说法,但这种区分,是按照地域及文化来分的,有其道理,也较为合理,但却并不纯粹,以至于繁芜及相互混杂的现象,屡见不鲜。

    而若只是按照材料来分法,就简单多了。

    比如竹,就依据“竹”这一根本源体,就可以组构成一个“竹之美食”菜系。

    之前的竹里馆,又或现在的竹林岛,都可以是纯粹的关于竹子的美食园。

    国内目前,遍地美食街林立,但其实,就是小吃摊夜市等比较红火,官立的美食街,好多都经营凋敝得很,其中更不乏那种三天不开张,指望着开张吃三天的坑蒙拐骗之所。

    设若有这样的一个地方,聚天下之竹,然后竹间林海中,聚天下之所有关于竹的美味。

    这样的地方,厨师,美食家,旅行爱好者,等等,他们会不会想去?——恐怕在很多人心里,这甚至会是一个“圣地”。

    国内目前还没有这样的一个地方,以及更多的类似的地方。只能说,所谓舌尖上的中国,还做得不够到位,这张可以冠绝全球的文化名片,也还没有打好。

    在竹林间漫步,因为身为半个厨师的身份,许广陵不自觉地便由眼前的景,想到了食。眼睛和口舌之间的通感,便这么神奇地达成,想来也是有意思。

    再然后,他就想到了梦里的“十菌清汤米线”。

    云南不是竹和笋的王国,却实实在在地是菌子和米线的王国。

    然而现在是冬季。

    纵观整个云南境内,纵然还有菌子在适宜的气候和环境下生长着,但更多的绝大多数的菌子,却还都以菌孢的形式,安静地栖息在山里。

    或树上,或地下,或枯叶腐叶间。

    等待着明年雨季的到来。

    哪怕很馋,并向往着“十菌清汤”从梦中到现实中的落实,许广陵也只能是想菌而兴叹,有待来日。

    这一晚,这一夜,许广陵四处闲逛。

    去了老街,去了滇池,然后以滇池为中心点辐散着游览,天明后,随便找了家小店吃了碗豆花米线,然后,又去了石林景区。

    傍晚时分,许广陵离开了昆明,开始北上。

    这一次,路上没有再任何游览,许广陵直道金陵。

    六朝金粉地,金陵帝王川。

    同样,也是夏天的一个大火炉,此外,雨还超多,是那种一下就让人印象深刻的雨,而不是云贵的那种,“前刻下雨下刻停,夜里下雨白天停。”

    甚至,和国内其它有些城市比起来,它的好多地方,都可以用脏乱差来形容。

    但对于许广陵来说,这却是他自小长大的地方。

    夫子庙、中山陵、栖霞山、雨花台……几乎每一个大大小小的知名不知名的人文或自然的景点,他都被父母携带着,一一踏访过。

    他在中山陵的台阶上磕过膝盖,他在音乐台的草坪上打过滚,他在栖霞山爬过树,他在夫子庙划过船。

    太多太多的点点滴滴。

    当时只道是寻常。

    不止寻常,那时,许广陵还很烦。

    大好的周末,留在家里,弹弹琴听听歌不好吗?又或者窝在床上或沙发上,看看书不好吗?

    非要出去瞎走。

    累死个人!

    而今,许广陵甚至都有点恨自己现在的记忆为什么要这么好,好到童年少年时的所有记忆,在他将要抵达金陵却都还没有到达时,便开始纷纷如雨。

    侵蚀他的思绪,侵蚀他的意识,侵蚀他的心神,也侵蚀他的身体。

    脚步变得越来越缓慢,越来越沉重。

    明明是宽阔的平坦的坚实的大道,两脚踏在上面,却好像行在泥淖里。

    许广陵一天可以走过千里,但最后的这一百多里的路,他走了两天。

    际遇之后,近几个月来,许广陵以为自己不会再伤感,不会再难过的,但直到这一刻,他才发现,他还是太过太过太过地高估了自己。

    他无法控制自己。

    当进入市区,站在长江大桥底下,家已经隐约在望的那一刻,许广陵忽然地,就泪湿了眼眶。

    然后,就怎么止都止不住。

    没有大哭,更没有嚎啕,甚至都没有哽咽,单纯地只是眼睛在这一刻就突然地失去了控制,然后开始不听话地让眼前的整个世界都变得模糊。

    不是不伤心,只是未到伤心时。

    不是不伤心,只是未到伤心地。

    此时,此地,许广陵再次体会到了一种已经久违的情绪,伤心,也蚀骨。

    金陵,这是一座承载着他整个“前尘”记忆的城市。

    那记忆,一直都尘封着,哪怕许广陵的意识回溯能力得到超越之后。那记忆太多太深太沉重,也太久远,久远到许广陵根本没有半点想要触及它的想法。

    然而这一刻,封条不拆而自解。

    或许那所谓的封条本来也不存在。

    十数年的记忆,如洪流一般地汹涌袭来。和父母相处的每一个点点滴滴,在这一刻主宰了许广陵的整个身心。

    以至于让他在桥头,一站,就从中午站到了傍晚。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时隔六年,许广陵这个游子,终于迟迟归来。

    但母已不在,父已不在,没有那一扇门,为他打开,没有那一盏灯,为他点亮,没有那温热的饭菜,为他准备着,没有那两颗心,为他牵挂和守望。

    漫步万里不寂寞,只有此时觉影孤。

    ==

    感谢“一剑若成殇”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荒古一帝”的月票捧场。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