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332章 万里南行

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332章 万里南行

    那株由枯枝而萌发的小树苗,在许广陵两种雾气的交相培育之下,展现出了惊人的生机及适应性。

    刚开始,每天许广陵都需要使用雾气灌注一次,否则小树苗必定被严寒冻得蔫蔫,但这样的情况也只持续了两天而已!第三天,许广陵再看到小树苗,发现时隔一夜,它仍然昂然抖擞着。

    这一天,许广陵特意地没有灌注。

    隔日,小树苗的生长情况仍然很好,没有丝毫蔫蔫,就连生长的势头也只是略现慢了一些而已。

    这一日,许广陵再次灌注。

    然后,一天,两天,三天,四天……

    连续四天,许广陵只是观察着,而没有再对小树苗进行任何灌注,但它似已完全适应了严寒,并把严寒当成砥砺,生机旺盛得很!

    这,不是真的产生适应性变异了吧?

    许广陵狐疑着。

    但目前为止,他对植物学只是有了一点很粗浅的了解,当然是无法作出任何判断。

    而且,纵然是换了资深的植物学家过来,一时之间,恐怕也是无法得到什么有用结论。

    这棵小树苗,算是许广陵最近很关注的事物之一,而除此之外,他就是身心沉浸于二气的交相沐浴中了,哪怕回到研究所,在房里推研着药和针的时候,二气对于身体的作用或者说效验,也仍然是持续着。

    让他半醉半醺醺。

    身心轻适,内在安和,而又似是春风吐绿,暖阳耀雪。

    草木之气,大地山川之气,共同在他身体内,上演着一场造化,而许广陵,是这场造化的发起者,体验者,享受者,以及观察者。

    时间在这样的一种身心状态下,过得飞快。

    几乎是不觉中,一日就过去了,然后,又一日过去了……

    日月时针,似乎被拨快了十倍不止。

    在许广陵的感觉中,上午,他独自在房中推演药草,三四个小时的时间,就像是喝了一杯茶,茶还没有喝完,哦,到点了,该吃中饭了。

    中饭完,为两位老人针灸。

    针灸之后,也正好是让两位老人趁中午的时间,好好地睡上一觉。

    在许广陵针对性的针灸之下,可以保证他们睡得很酣。

    老所长且不说,老夫人就是,她来到这里之后,这些日子过来,好像比之前都年轻了几岁!

    从这里就可以知道,老夫人从刚开始的隔三差五“顺带着”地为许广陵加餐,到后来的一日三餐都给他专心地准备着,真不是没有道理的。

    每天也就是这个时候,许广陵才感觉时间的流速稍微正常一些。

    然后,下午,在许广陵沉浸于针术的推演中,又是,几乎只是一刹地,就过去了。

    晚上,山上,天池中。

    这两点自不用说。

    尤其是天池宴卧,在许广陵的感觉中,几个小时,也只像是几分钟一样。

    这一天,许广陵又接到了大傻的电话。

    总经理向董事长汇报、交流兼谈心,末了,大傻的意思是,近日,他想和佳公子过许广陵这边,兄弟三个共谋一醉。只电话里的交流,有点隔靴搔痒。

    “你们都是大忙人,只有我还闲着。我这个董事长就屈尊纡贵,过你们那边去吧。准备好迎驾!”

    许广陵笑着说道。

    然后,他就启程了。

    第一目标却并不是西南,而是东南。

    象棋大赛就在近日,许广陵也不用多考虑,反正是往南边去,所以,顺便就参加了吧。

    许广陵还是很想和高手对决的。

    而线上的高手,终究是虚了那么一点。

    这次线下,十二位名家,足以满足他的这一需求。

    有了上次徒步的经历,这一次,许广陵依然选择了徒步。

    时间是够的,不过也并不是很充裕就是了。

    第一日,许广陵栖息于青山沟。

    在青山绿水间,许广陵置身于一个租来的小船中,而小船,停泊在大湖中央。夜晚,暮色升起,四望苍茫。

    没有“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

    没有“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许广陵体会着这迥异于南方的北地风物,直到月上中天,而后,身心沉浸,梦境中,再次化为一茧。

    次日,沿着鸭绿江畔,许广陵继续向南。

    其实,他都有进入江里,一路顺水而南下的想法,但担心途中会有堤坝之类,以及,衣服也是一个问题。是以,想法最终也只是想法。

    第二日,许广陵进入京津区域。

    站在野外的一段长城上,向身前身后而望,许广陵目光悠远。

    长城,他是来过的。

    彼时,说不上附庸风雅,但确实是按图索骥,因名而至。

    不止是长城,黄山及五岳,青海、西湖、丽江等等,都是这般地,去了。

    而这次,再次地来到长城,许广陵的感受,自然是和以前完全不同。长城还是那个长城,山岭也还是那个山岭,但许广陵,不是以前的那个许广陵。

    身不同,心不同,意不同。

    一层淡薄的普通人看不到的雾气,从山岭之下缓缓升腾而起,直到漫山遍野。而在这雾气的掩映下,于重重山岭间蜿蜒而去的长城,是真的犹如一条巨龙。

    他日,他当会沿着这巨龙的脊背,从头,行到尾。

    考察其行经的山脉情况。

    第三日,越过渤海,许广陵进入了济南。

    这是宋朝“不徒俯视巾帼,直欲压倒须眉”的那位一代才女李清照的出生地,也是豪放派一代词宗和苏东坡交相辉映的另一位大佬辛弃疾的出生地。

    当然,也是大明湖的所在地。

    “千古风流八咏楼,江山留与后人愁。水通南国三千里,气压江城十四州。”

    “我最怜君中宵舞,道‘男儿到死心如铁’。看试手,补天裂。”

    “皇上,你还记得大明湖畔的夏雨荷么?”

    思绪流转,许广陵莞尔一笑。

    但许广陵最初对济南留有印象,却是因为济南的泉。

    许父嗜茶,书桌常置陆羽一本,而其对茶叶茶水茶具之类,无不了然。耳濡目染中,许广陵得知济南有名泉,宜煮茶。

    站在趵突泉边,时隔千年岁月,今日的泉水依然清清,可堪一看。

    他日若有暇,当遍览斯地,踏山访水。

    看着眼前的这泉,许广陵隐隐觉得,这方地域,或会给他带来惊喜。

    第四日,许广陵途经黄山而未登临,径自南下,而栖止于庐山。

    这也是国内不多的名气很大而许广陵却未来过的地方,但在千年之前,被老师列名的两个人物,李白,苏东坡,都来过这里。

    “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两首诗,却正是两种不同的况味,一者如仙人御剑,摘星邀月探苍龙,一者如老僧拈花,花开九瓣色亦殊。

    栖止半日,许广陵继续南下。

    第五日,许广陵到达了此行的第一个目的地,然后手持请柬,住入了主办方安排的大酒店。

    ==

    感谢“知北遊”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Stone妖怪”的月票捧场。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